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35章 喜得公子

第1935章 喜得公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诺小朋友赶在饭点前回到了封家。

    而且还给亲爹和妈咪她们从浅水湾那里打包带回了很多美味的小食和糕点。

    “大亲儿子,快过来给妈咪抱抱!”

    雪落推开了怀里又蹭又哄的男人,张开双臂迎接替他亲爹留在浅水湾尽孝照顾河屯的大儿子封林诺。

    其实并不用小家伙真的照顾河屯什么,只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

    “大亲侄儿,先让大冉冉抱抱!大冉冉好久都没好好的抱抱我家大亲侄儿了!”

    看到越发帅气的封林诺,莫冉冉张开双臂拦在了雪落的跟前想截住小家伙。说真的,随着封立昕年纪的增长,莫冉冉是越来越期盼自己的丈夫能有个像诺诺一样的健康儿子照顾在丈夫的身边。虽说这几年封立昕的身体见好,但莫冉冉知道,丈夫

    的身体已经被那场火灾透支得元气大伤。即便有这些年来的补养,也很难再补足元气的。

    莫冉冉很害怕如果自己死在了丈夫的前面,那谁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呢?

    团团怕是指望不上了!从小就被大家宠成了小公主,娇生惯养的,封立昕宠还宠不过来呢,还能指望让他的心肝宝贝照顾封立昕他自己啊!

    莫冉冉强烈的希望自己能给丈夫生个壮壮的健健康康的儿子!虽说她个人比较喜欢女儿!

    可林诺小朋友却一个急刹,拐了个小弯儿往自己的妈咪身边奔了过来。

    见妻子没抱着大侄儿,封立昕也挺心疼的,他心疼小妻子跟了自己连想要个子嗣都不能如她的愿。

    “臭小子,大伯和大冉冉真是白疼你了!连抱都不让抱!想必以后要是有谁再挨了妈咪打,大伯也不用挺身而出了!”

    封立昕跟莫冉冉是真心疼爱封家的这三个孩子的。整个封家除了二太太林雪落之外,其它的家长几乎从来没伸手打过这三个孩子!

    “雪落姐,你肚子里这都有第三个孩子了……就把虫虫过继给我家立昕呗!反正你也照顾不过来!”

    从封行朗和雪落那里过继一个男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要孩子自己生去!我们哪怕有一百个孩子,都是我们自己的!”

    封行朗直接回绝。一副亲兄弟明算账的模样。

    要他的孩子照顾大哥封立昕一家,完全可以;但要谈什么过继,那是行不通的。

    其实封行朗也拐弯抹角的问过莫冉冉:为什么不像团团那样,再弄个试管婴儿?

    可莫冉冉说,她想自然受孕!

    封立昕的身体能不能让妻子自然受孕……这几年来应该已经有了实践上的答案。但莫冉冉执意如此,别人再劝也是徒劳。

    其实封行朗也知道:莫冉冉真正的心结并不在自然或是试管,而是内心深处对爱情的卑微感!

    “封老二,你好小气!”

    莫冉冉赌气的直嚷嚷,“我家立昕可是你大哥耶!为你抛过头颅、洒过热血的最好大哥!”

    “要孩子没有!要我的命,随便拿!”

    封行朗的这句话,能把本就生气了的莫冉冉给直接气炸!

    “哼!我们不稀罕了!我们自己争气!我们自己生!”莫冉冉憋足了火气。

    没办法解气的莫冉冉,突然又哼叫起来:“祝你们这第三胎,再喜得一公子!”

    “冉冉……你干嘛啊?你跟行朗斗嘴干嘛要带上我跟晚晚啊?我还想生闺女呢!”

    雪落一听莫冉冉说她肚子里又是一公子,整个人都不明媚了。

    “公子就公子呗……我们都喜欢的!”封行朗笑得腹黑。

    “雪落,我们不理他们……快看看诺小子都给我们打包了什么好吃的。”

    封立昕向来都是和事佬角色。大部分情况下他会偏护弱者。比如说现在正怀孕中的雪落。

    ……

    封行朗才往嘴里塞了一筷子牛柳,一旁的手机便作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但不是乱码。能知道他封行朗私人电话的并不多。

    封行朗接通了手机,但没有立刻说话,而是静等着对方先开口。

    “封总,我是卫康,您现在说话方便吗?”

    卫康?

    封行朗侧头看了一眼正欢快吃着晚餐的家人,便起身朝书房方向走去。

    “嗯,你说。”

    “您能来一趟启北山城吗?Boss他……他……”

    卫康的声音急切又焦躁,而且还带上了少有的颤音。像是在恐惧着什么。

    “丛刚怎么了?他又作妖了?”封行朗哼声问。

    “Boss他刚刚休克了!应该是败血症!”卫康的声音压得很低。

    “败血症?”封行朗微愕。

    败血症是致病菌及其毒素和代谢产物进入血流后激活并释放炎症介子而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过程。

    “丛刚哪来的败血症?”封行朗紧声追问。

    “Boss身上的伤,一直没能痊愈!都拖延了两年……”

    “你它妈是干什么吃的?丛刚受伤了,你它妈没送他去医院做治疗吗?”

    关上书房的门后,封行朗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Boss身上的伤,估计伤得比较隐私,他从不肯让我们看他腰际的伤口……Boss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谁都不让进!刚刚我送上楼药剂时,听到有摔倒的声音!估计

    又休克了!”

    “那你它妈的还等什么?直接破门进去啊!”封行朗急吼一声。

    “可Boss身上有枪……他很抵触别人进他的房间!”

    “你它妈怕死是吧?还不赶紧的去破门?!我马上就到!”

    封行朗厉吼一声,“要是丛刚出什么意外,老子让你们这帮怕死的东西跟着一起陪葬!”

    封行朗这才想起:丛刚好像说过他腰上的伤是旧伤。

    可又怎么会拖延了两年呢?难道是两年前在游轮上受的伤?

    封行朗快步飞奔出了书房,径直朝客厅大门冲了过去。

    “亲爹,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啊?亲儿子陪你一起去!”

    “乖乖吃你的饭吧!亲爹去趟公司,你留在家里照顾好妈咪和弟弟妹妹!”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封行朗整个人便已经扎进了夜幕里。巴颂已经调好车头,就等封行朗出门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