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33章 不谈感情

第1933章 不谈感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道理封行朗懂,丛刚当然会更懂!

    只是……只是这世上有些东西,并不是用利益来衡量的!

    总的来说,此刻的封行朗还算Happy!

    前有几个月就能出生的宝贝女儿;后有小儿子终于开口叫他爸爸了,着实心里美得冒泡!

    至于跟丛刚扯嘴皮子,完全当成了一种消遣活动!

    封虫虫小朋友原本是不想跟着亲爹回家的。但在丛刚的轻呵之下,小家伙便乖乖的被亲爹封行朗抱着下楼去了。

    小东西临行前看向丛刚的那眷恋小眼神儿,似乎让封行朗有种错觉:这小东西该不会是丛刚亲生的吧?!

    而错觉只是错觉!

    小东西是自己的亲种,这一点儿是毫无疑问的。封行朗也深信不疑!

    “虫虫,多叫几声爸爸给亲爹听听……要不然亲爹下次就不带你来看该死的毛虫子!”

    “baba……爸爸……da……da……ba……ba……”

    从三楼下到楼下客厅,小东西一路念叨着杂乱的称呼。很讨好的乖巧表现。

    楼下客厅里,封行朗看到了已经收拾好的巴颂:一个行李箱,一个帆布包;干净利落的装备。

    应该是早就准备好的。只等封行朗点头答应。

    丛刚的人,封行朗还是放心的。便将身上的车钥匙抛给了巴颂。

    巴颂利落的接过车钥匙,快速的放置好自己的简单行李;在封行朗父子走出客厅时,车门已经替他们父子开好了。

    动作干净利落,要比先前更会伺候主子了!看来还是丛刚会调教手下!

    “臭小子,亲爹哪点儿不比那条该死的毛虫子强?你竟然跟他比跟亲爹还亲近?亲爹很心痛的好不好?!”

    不用开车倒也自在,封行朗便跟小儿子讲起了大道理。

    “大虫虫……疼……”小家伙朝着别墅三楼的方向喃喃一声。

    “那条死虫子疼,那亲爹就不疼了?臭小子,瞧你把亲爹手臂咬得……罚你今天晚上不许吃肉!再叫一百遍亲爹!不够,一千遍!”

    封行朗撸起衣袖让小家伙看他被咬的小手臂:上面还印着两排泛着血痕的牙印。

    见混蛋亲爹怒嚷嚷的,小家伙便默了声,只是侧着小脑袋,眼巴巴的朝越行越远的别墅盯看着。

    “这小虫虫是真喜欢我家Boss呢!”

    从后视镜里,巴颂看到了一直念念盯着别墅的封小虫虫,便接话感叹一声。

    训斥小儿子只是假象,因为封行朗向来都是个溺爱子嗣的主儿;他一边将小儿子抱上自己的大腿,一边冷嗖嗖的问向巴颂:

    “说说吧,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是因为你家主子的召唤么?”

    想到这一点,封行朗心里就横生怒意:自己对巴颂再好,都不如他的狗主子!

    “封总,当年……我家Boss受了伤,所以……”

    其实巴颂解释了这么多,便足够说明问题了。

    “我是养不熟你呢!”封行朗冷哼。

    “Boss是不会把太熟的人留在您身边的!主就是主,仆就是仆;只谈工作,不谈感情!”

    “……”丛刚给自己手下灌输的都是些什么歪理?!

    “放心,我跟你谈不了感情的!”

    封行朗悠哼一声,“即便我这个新主子再好,也好不过他丛刚的不是?!”

    “封总,我家Boss有我家Boss的好,您有您的好!呵呵!”

    这一声很尴尬的呵呵,也说明了巴颂有巴颂的无奈之处。

    想到了某事,封行朗轻冷的说道:“对了,问你个事儿!就算是给你一个表忠心的机会!”

    “封总您问。知无不言!”巴颂很热忱的接话。

    “谁是你家主子在河屯身边的眼线?是邢老五呢?还是邢十二呢?又或者是其它什么人?比如说厨子佣人之类的!”

    封行朗开口叫河屯‘爸’的事儿,应该算得上机密之事了。这关上门儿后的事儿,为什么丛刚会知道呢?

    刚开始,封行朗想到了某种先进的高科技,但后来觉得:应该是某个大活人。以邢十二的忠心,是最应该不会的;至于邢十四和邢十七……他们都还是孩子,他们几乎没怎么有机会接触到丛刚;会不会是邢老五呢?感觉不太可能!毕竟邢老四是死在

    丛刚手里的。就凭这杀兄之仇,邢老五也不会帮丛刚在河屯那里当眼线。

    “河屯身边有我家Boss的眼线?这……这怎么可能呢!河屯是何等狡诈之辈,而且他的义子个个身手了得又忠心耿耿,又怎么会为我家Boss卖命呢!”

    巴颂持的是否认态度,那就是这个话题没得往下接着聊了!

    是不是自己太过疑神疑鬼了?还是自己太敏感了?

    封行朗微微蹙眉,“知道你忠心你家主子,就不为难你了!改天我亲自问那只死虫子得了!”

    “对了封总,我家Boss的伤……重不重啊?”

    却没想到巴颂竟然反问了封行朗这么一句话。连封行朗也是一愣。

    “你家主子伤得重不重……你竟然问我?”封行朗嗤声冷哼。

    巴颂默了声,只是专心的开车。

    似乎……封行朗心里也闪过一丝的疑虑:那只毛虫子好像还真没让他见过他的伤口呢!

    刚才在三楼伏击他的时候,封行朗明显感觉到丛刚并没有反抗自己。

    是不想反抗呢?还是反抗不了呢?

    不过看起来那只毛虫子也不像快死的样子!

    ……

    “怎么又停了?接着叫!”

    临行下车,封行朗轻拍了一下小儿子的P股。惩罚小东西是假,只是想在妻子面前得瑟一下。

    “ba……ba……da……dada……baba……”

    为了讨好生气的亲爹,也为了能够下次再去见大虫虫,小家伙便接着哼叫了起来。

    “哈,二公子会叫爸爸了?真是太好了!”

    迎接封行朗父子的是莫管家。

    “老莫,巴颂回来了,你去安排一下。”

    “好的好的。”莫管家看了一眼封行朗身后的巴颂,微微颔首招呼。

    既然是二少爷亲自领回来的人,而且还是熟人,莫管家自然是放心的。就昨天他还跟大少爷商量着封家要不要多请几个安保。

    “虫虫回来了?又跟你亲爹到哪儿野去了?”才四个多月,雪落的孕态已经出显了。

    “baba……baba……” 小家伙依令一直吧唧吧唧的重复喃叫着。“诶呀,我家虫虫会叫爸爸了呢?瞧把你亲爹给美的……那嘴巴都快咧到耳后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