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32章 要!当然要!

第1932章 要!当然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一瞬间,封行朗像一头发怒的健壮雄狮一般,猛的朝藤椅上半躺着的丛刚伏击过去。

    丛刚本是能避让开的,但他怀里还窝着乖巧的封二公子;他瞬间侧了半个身,将小家伙暂时推离到藤椅的外沿,以免被他一发怒就没头脑的混蛋亲爹给误伤了。

    封行朗成功的钳制住了丛刚,因藤椅空间的局限,他只能以卡掐的方式挟持不识好歹的丛刚。

    丛刚并没有反抗,看着也反抗不了!

    他一只手托抱着封虫虫小朋友,一只手掩护着自己受伤的侧腰;根本腾不出手来去推挡封行朗那健壮的躯体。

    “狗东西,想耗死我是么?老子今天就先弄死你!”封行朗怒意上头,手上卡掐的力道也就大上了很多,“老子受了那么大的屈辱才从河屯手里把你弄出来……你它妈就这么报答我的?为了救你,老子连亲爹都开了枪,你它

    妈还想我怎么样?!”

    丛刚毕竟也只是碳水化合物的人,被封行朗这么重力的卡掐着,原本因失血而泛着苍白色的脸庞,却泛起了红绛色,看起来挺难受的样子。

    “咝……呃!”

    封行朗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手臂上传来牙齿之类的东西刺进皮肉的尖锐痛感。

    侧头寻看,便看到小儿子封虫虫正用他的乳牙狠咬着他的小手臂……是那种卯足了吃奶力气的狠咬!

    “臭小子!我才是你亲爹!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吃里爬外的小兔崽子!”

    封行朗那叫一个哭笑不得。也就是口头上训斥几句,打又着实舍不得打。

    “快把嘴巴松开!不然亲爹揍你了!”

    说时,封行朗已经下意识的先松开了对丛刚颈脖的卡掐。

    可小家伙依旧紧紧的咬着亲爹封行朗手臂上的一块肉不肯松嘴。

    “臭小子,还不松嘴呢?亲爹可真要揍你了!”

    横是比较横的,但动作上却温情了很多:任由亲爹怎么捏自己的腮帮,小家伙就是不肯松口!

    “咳咳!”丛刚轻咳了两声,以平缓被封行朗强行掐断的气息,随后才温和的朝一直咬着封行朗手臂的封虫虫小朋友轻斥,“虫虫,松嘴!”

    小家伙这才松开了自己的小嘴巴,不满的瞟了亲爹封行朗一眼,用小手背抹去了口水和鲜血的混合物,便再次窝到丛刚的怀里去了。

    “小兔崽子!你它妈认错亲爹了你知不知道?!”

    封行朗伸手来揪窝在丛刚怀里的小儿子,可小东西却用小手又打又推的。

    “虫虫,不许对你亲爹这么忤逆!”

    随着丛刚的一声呵斥,小东西才安静了下来;匍匐在丛刚一侧的肩膀上,安静又乖巧。

    “丛刚,你它妈究竟是怎么诱惑上我儿子的?”

    对小儿子发不得火的封行朗,便将怒气发泄在了无辜的丛刚身上。

    “你儿子有轻微的阿斯伯格综合症,难道你这个当亲爹的不知道?”

    丛刚浅眸睨了封行朗一眼,“不光你那声‘baba’是我教的……”丛刚欲言又止。

    “怎么,你是想跟我邀功?”

    封行朗的心间还是有所触动的。但出口的话总是这般的刺耳难听。

    丛刚横了封行朗一眼,便不在搭理他。只是轻轻的触抚着小家伙的短发,目光温润。

    “我小时候也有自闭症,现在不是好好的?!”封行朗不以为然的哼声。

    “你那是有诱因的!应该是被封一山打狠了!”

    丛刚淡淡的扫了封行朗一眼,眸光里有种说不出的怜惜。似乎还有那么点儿同病相怜的情愫。

    封行朗是小时候被养父封一山虐待;好不容易熬到成年,又被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给凶残对待……所以在丛刚看来,河屯的所作所为是不可以被原谅的!

    封行朗还想说些什么,却如鲠在喉。

    静默之际,一个人走上了三楼的阳台,手里还端着一个餐盘。

    是巴颂!

    竟然是……巴颂?

    封行朗眉头微蹙:这家伙当初不辞而别,原来是被他狗主子给召唤走了!

    看来又是一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啊!自己对他再如何的好,他的内心都只会向着他的主子!

    “封总,您喝茶!”

    巴颂将沏好的茶水杯端送到了封行朗跟前的小木桌上;又将一盘子彩色的蔬菜丸子端给了封虫虫小朋友。

    “哟,是巴颂呢?你也太客气了吧!”封行朗阴哼一声。

    封虫虫小朋友刚要伸手去拿盘子里的蔬菜丸子,却听到丛刚轻斥声:“虫虫,先去洗手。”

    随即,小家伙便听话的缩回了已经伸出去的小手,屁颠屁颠的跟着巴颂一起洗手手去了。

    “这个巴颂……你还要吗?”

    丛刚问向封行朗。让巴颂出来给封行朗斟茶,应该就是这个目的。

    “要!当然要!”

    封行朗欣然接受,“你的人,我用着放心!”

    邢十四是要留给妻子的。而自己的身边也需要一个像巴颂这样身手的近身保镖。

    “真放心?”丛刚浅眯着眼眸反问。

    这话问得就有那么点儿挑衅的意味儿了!

    封行朗斜了丛刚一眼,哼声:“老子最放心的人是你!等你的伤好了,就回来伺候我吧!”

    “……”丛刚的唇角微勾,“恐怕你没那么大的脸!”

    封行朗没有随即作答,而是凝视了丛刚片刻后,才悠悠的说道:

    “毛虫子,你这么跟老子我相爱相杀……觉得很有意思吗?良心就不会痛?”

    相……爱?相杀?

    丛刚脸上的肌肉都在不淡定的跳动,随后冷目沉声:“我只是要使唤你替我赚钱而已!封行朗,别太高估了你自己!”

    “那好……我会听你的话,乖乖替你赚钱!赚很多的钱!”封行朗满口应好。

    “吃吃吃!”

    封虫虫举着一双洗干净的小手奔了过来,一手抓上一个蔬菜丸子,一个送去了大虫虫的嘴边,一个送进了自己的小嘴巴里;

    唯独亲爹封行朗脸上吹拂过一阵寒风!

    虽说自己心里堵得慌,但嘴巴上却说出的,却是堵别人心的话。“毛虫子,你丫是不是缺心眼儿啊?竟然傻乐傻乐的替我封行朗养儿子!即便跟你再亲,他都是我封行朗的亲生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