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29章 就宠你!

第1929章 就宠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声‘爸’就把河屯给安抚了,这是封行朗意料之中的事儿。

    虽说叫得艰难,但为了某人,也为了让河屯那帮人能够消停,封行朗还是委曲求全了。

    在回封家的路上,雪落将受了‘委屈’的男人轻揽在自己怀里,加以温存的安慰。

    雪落没有说话,因为她能感受到男人开口的艰难。这样的相拥,无声胜有声。

    封行朗一边轻抚着妻子的孕肚,可目光却落在对面已经酣睡的小儿子身上。

    “老婆,你说我家二小子,什么时候才能开尊口叫我一声亲爹啊?”

    封行朗悠缓着声调哼喃着,“亲夫这头发都快等白了!”

    “着实什么急啊!反正咱家虫虫已经不是哑巴了,开口叫你亲爹也是迟早的事儿。”

    雪落现在反而不一惊一乍的瞎担心了。又或许是因为肚子里又怀上了一个,着实心有余而力不足。

    “林小姑娘,你要这么说就略显自私了!虫虫一天到晚叫着你妈咪,你当然不着急了!可我这个亲爹他是一次都不肯开口啊……你能感受一下我这个当亲爹的惆怅之心吗?”

    这是一个舒展心绪的话题。

    其实小儿子一直没能正儿八经的叫他一声亲爹,封行朗并没有嘴上说得那么急切。因为他有听过小东西时不时自言自语喃喊过‘baba’,只是不肯对着他叫而已!

    “那你跟我抱怨也没用啊!我又不是没教过虫虫,关键是不管用啊!小崽子根本就不肯听我的!唉……”

    雪落浅叹一声,想到什么,立刻来了精神:“要不这样,咱家虫虫不是最喜欢丛刚吗?让丛刚教虫虫叫你亲爹,我觉得一定管用!”

    这……丧失尊严的馊主意!

    自己的儿子不肯叫自己亲爹,还要别人去帮忙?

    他这个亲爹也要脸的好不好?

    “这事儿吧……其实也不急!让我家虫虫再酝酿几天!说不定他只是想给亲爹我一个惊喜呢!”

    “……”这惊喜酝酿得也真够久的了!

    还没到封家,雪落便已经哈欠连天起来;喝过安婶煲的安神安胎的营养羹汤后,雪落便回房间里呼呼大睡去了。

    而封行朗却还得接着办公。毕竟现在有三个孩子‘逼着’他赚奶粉钱。

    当一切安静时,封行朗却思绪万千了起来。

    这些天,真够感触良多的。

    身心俱疲的累!

    好像这生活总这般无休无止的倒逼着他,让他想轻松一刻都不得!

    这个需要安抚,那个需要迁就,又有谁能体谅一下他封行朗?感觉自己就像个万金油一样的和事佬,摇摆在别人的生活里!

    也正如河屯所说的那样,自己的境地落得如此的凄惨,完全是因为自己太过重情重义了!

    不闻不问多好!让他们互相杀个鱼死网破,自己顺便坐收渔人之利好了!

    这说来说去,还是自己闲得蛋疼!

    封行朗捏了捏自己发涨的眉心,微微轻吁出一口怅然的气息。

    “二少爷……”

    莫管家端着温好的牛奶轻叩了一声书房门后,便直接走了进来。那褶皱的脸上满染着喜悦之意。

    “这是有什么大喜事么?瞧你这脸上的褶子都笑多了几条!”封行朗悠哼一声。

    “二少爷,那你猜猜,咱们封家会出什么大喜事啊?”莫管家将手中的牛奶端送到二少爷的手边。

    “呦呵,老莫同志什么时候还学会玩故弄玄虚了?再不说我可要睡觉去了!”

    “二少爷,要是你不听听这个大喜事儿……怕是会睡不着觉的!”

    莫管家的笑容更深。他很自信二少爷会对他的这个喜事感兴趣。

    “要不,莫大老爷就说来听听呗!大不了我让我哥涨你工钱!”封行朗诙谐着口吻调侃着莫管家。

    最近糟心的事太多,他还真想听个轻松点儿的喜事来调节一下自己郁闷的心情。

    “二少爷,您这回算是得偿所愿了!”莫管家眉眼更弯。

    “得偿所愿?你知道我想得什么吗?”封行朗斜了莫管家一眼。

    “二少爷,您这回可是真的喜得千金啦!二少奶奶这回怀的是女孩子!”

    “真……真的?”

    封行朗原本困乏的眉眼,瞬间绽放出了无比惊艳的光亮。

    “应该不会有错!送去香港的两份检查结果都表明:二太太这回怀得是女孩儿!”

    “女儿……女儿……我封行朗终于有女儿了!”

    封行朗整个人都沉浸在了不可置信的欣喜之中,恨不得立刻欢呼雀跃、载歌载舞起来!

    “哈哈哈,二少爷,瞧把您给美的……这回是真要睡不着觉了吧?!”

    被老莫这么一说,封行朗装腔作势的收敛起俊脸上的惬喜,“老莫,你觉得我是个重男轻女,又或者重女轻男的人吗?这男孩儿女孩儿,我都一样的疼!”

    一边说着,封行朗一边已经站起身朝书房门口走去。

    刚一出书房门,整个画风就突变了……

    某人光着脚在走廊的地毯又蹦又跳,撒欢似朝主卧蹦哒了过去。

    已经睡着的雪落,愣是被某人给吻醒了。

    “封行朗,你干嘛啊?”

    雪落对突然又亲又拱自己的男人抱怨的直哼哼,“要禽獸自己去洗手间解决!”

    已经四个多月的雪落,着实承受不了男人对她的爱。这一胎虽说怀上时容易,但身体本就虚亏的她,还是挺精疲力竭的。

    “老婆,我爱你……你太棒了!辛苦你了!”

    男人细细密密的蹭亲着女人的孕肚,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封行朗,你要是再扰我睡觉,我可要咬人了!!”

    “你咬吧!想咬哪里咬哪里……啊……那里……那里不能咬的……是真疼啊老婆!”

    封行朗捂住自己的前胸,疼得两眼冒金花。

    “可是你让我咬的!再不老实,就直接掐了!”

    雪落娇横一声,在某人肩膀上抹干净了自己的嘴巴,便又接着酣然入梦。

    “晚晚……我亲爱的小晚晚……你可真是亲爹的心肝宝贝……亲爹爱你,最最爱你!”“等你一出生,你两个哥哥都得靠边站!亲爹就宠我家晚晚一个人……只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