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26章 我想跟你姓

第1926章 我想跟你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这邪肆的笑,着实让丛刚有些……不自在!

    自己是不是说多了什么?又或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你笑什么?”丛刚清肃的问。

    “我是突然觉得吧……那百分之三十的GK股权在你手里,我很放心!”

    封行朗俊脸上的笑意还未完全散去,那似笑非笑的模样看着让人着实的琢磨不透。

    丛刚淡淡的斜了封行朗一眼,浅哼:“用不了多久,GK就会跟我姓丛了!”

    “我跟你姓丛都没关系!你高兴就好!”

    封行朗这话答得……愣是让丛刚接不了下文。

    良久,丛刚才冷哼一句:“你太老了!我可以考虑接受你三个孩子跟我姓丛!”

    封行朗没有接话,而是浅眯着眼眸盯看着丛刚一侧的腰际,那里半边身体覆盖着一条防风绒毯。

    “伤得如何?”

    开口之际,他的长臂已经探了过来,去掀丛刚半裹在腰际的绒毯。

    几乎是条件反射,丛刚本能的按压住了身上的绒毯,不肯让封行朗看。

    封行朗抬在半空中的手干巴巴的缩了回来,浅嗤了一声:“矫情!”

    “对了,柯本还活着,你最近低调点儿!别往枪口上去撞!”

    封行朗意味深长的哼声,“你一边的腰已经不行了,别再把另一边又给弄残废了……那以后的‘幸福’可就不保了!假如还想搞个孩子出来,恐怕都得请人帮忙!”

    “……”

    这不正经的聊天方式,是真不适合丛刚。

    “怎么,你没去看望一下你受委屈的亲爹?”丛刚换了个能涨自己志气、灭封行朗威风的话题。

    “可本大爷还是觉得你更重要一些!”封行朗回得相当直白。

    一句‘你更重要一些’,无论真假与否,听着都能温暖人心。

    “封行朗,恐怕我会让你后悔的!”丛刚冷哼。

    “后悔不后悔,以后再说!”

    封行朗慵懒着姿态躺在了藤椅上,“老子现在很累……就想眯一会儿。”

    这算是另类的耍无赖方式么?

    丛刚是真没想到封行朗还敢这么肆无忌惮的睡在他这里……而且还是睡在他眼皮子底下!

    这是蔑视他呢?还是无视他呢?竟然一点儿忌惮的畏惧之心都没有!!

    “喂!封行朗……赶紧起身滚蛋!不然……”

    狠话还没说完,封行朗已经传出了微鼾的鼻息声。应该是真累了,还真的倒头就睡。

    夕阳变得更为柔情,将封行朗的俊脸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将他立体的五官染得柔和。

    封行朗是被冻醒的。

    醒来时已经是夜幕低垂。身边没了丛刚的身影,只有他一个人孤孤零零的躺在露天阳台的藤椅上。

    “狗东西!也不知道给老子弄个毯子盖下?!”

    莫名的凄凉涌上心头,封行朗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跟自己的身体一样冰冷。

    封行朗轻嗅了一下有些堵塞的鼻子,环看了一下四周暗沉沉的夜,深蹙起了眉宇。

    或许丛刚早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丛刚了!

    从前的丛刚,或许会对他俯首称臣;而现在的丛刚,想方设法的想凌驾于他封行朗之上!

    下楼的步伐走得有些生硬。被冻住的身体还没能行动自如。

    又或者寒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一颗怅然的心!

    楼下客厅里空无一人,连一个门神也没留下。

    别墅外,只有封行朗的雷克萨斯在暗夜里孤寂的等待着同样孤寂的主人。

    上了车,开了暖气,封行朗淡淡的朝二楼主卧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发启引擎离开了。

    房子还是原来的房子,可人或许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

    总的来说,善心的雪落还是个相当称职的好儿媳妇。

    虽说丈夫封行朗跟河屯父子俩闹到兵戎相见,但该她这个儿媳妇敬孝心的,她是一件也没少做。

    河屯已经休养了半个多月。其间封行朗是一次也没来看过他。

    到是大儿子封林诺在开学前一直守在河屯的身边,等开学后每天晚上都住宿在这里,隔代尽孝!

    雪落带着小儿子且自己挺着个肚子三天两头的来看望河屯。

    其实说老实话,对于两个孩子来说,这浅水湾有吃有喝有玩的,是个挺好的去处;也适合养胎中的雪落。关键还能替丈夫尽孝心。

    “雪落来了?饿了吧……你跟程程想吃点儿什么?”

    河屯已经能够自行走动了。见到雪落母子时,说得最多的便是饮食上的话题。

    虽说河屯一下了又苍老了很多,但雪落还是能够感觉到河屯到是释怀了不少。

    “程程……到爷爷这里来!”

    每每河屯这么喊封虫虫小朋友的时候,小家伙是没有反应的;等被叫烦了时,小家伙才会哼哼一声‘大虫虫’!

    而然这声‘大虫虫’,是河屯极不愿意听到的!雪落明明看得出来,却不加制止。在她看来,要是丈夫跟儿子不出手救丛刚,她自己也会出手的。也许不会像丈夫那样能心狠的朝河屯开枪,但要真把她给逼急了,她说

    不定也做得出:拿河屯的亲孙子来威胁河屯!

    “爸,您还是叫邢程虫虫吧!就你一个人叫虫虫‘程程’,我听着怪别扭的!反正虫虫的大名是邢程,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你河屯的亲孙子!”

    雪落一边直言不讳,一边讨好奉承。

    “嗯,好!爸爸听你的!就叫这小东西虫虫吧!”

    河屯也没有执着,而是听了儿媳妇的劝。这已经相当难得了。

    雪落一边吃着美味营养糕点,一边柔声问向一旁盯着小孙子出神的河屯:

    “爸,您想不想您亲儿子啊?”

    河屯唇角微微的勾动了一下,淡淡的叹息:“哪能不想呢!”

    “想就好办了!我这个模范儿媳妇这就帮您把亲儿子叫过来!”

    雪落拍了拍手上的糕点末儿,准备拿手机给丈夫打电话。

    “雪落!算了……你还是别打了!行朗大概不想见我的……”河屯又是一声长叹。

    “那你就是不肯原谅行朗啰!”

    “爸爸从来都没有生过阿朗的气……”“就是嘛!这父子俩哪有什么隔夜仇啊!爸你也不想让行朗为您愧疚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