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24章 你亲爹哭了?

第1924章 你亲爹哭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昏天暗地、浑浑噩噩,伴随着层层叠叠的梦魇!

    封行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身体疲软得厉害。

    又在床上小赖了几分钟,准备起身去浴室冲个凉提提神儿时,却发现自己的脚下像是踩了棉花,虚晃得都快站不稳身体。

    自己这是怎么了?

    虽说不算是睡到自然醒,但睡眠也足够充分了。

    本是想睡上一觉清除一下记忆的,可脑海却总能浮现出河屯那条鲜血横流的手臂!

    这莫名其妙的负罪感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呢?真是着了魔了!

    封行朗下了床,步伐踉跄的朝洗手间走去,没能有耐心等待浴缸加满水,他便用莲蓬头胡乱的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在冰冷水流的刺激之下,疲惫到是减弱了一些;但脑子里想忘却的东西,却越发清晰起来。

    甚至于那镜子中的自己,竟然跟鲜血淋漓的河屯重叠在了一起!

    “凭什么要让我有负罪感?凭什么?!”

    封行朗嘶声,“河屯,你打断过我的腿,割开过我的皮肉,几乎放干了我的血,还差点儿把我制成干尸……我它妈就对你开了一枪而已!!”

    ‘哐啷’一声巨响,封行朗一拳砸在了镜面上……

    莫管家闻声奔上三楼,在主卧的卫生间里找到跌倒在盥洗台边的二少爷封行朗。

    等封行朗再次醒过来时,便看到床边椅子上坐着的封立昕,正目不转睛盯看着自己。

    “你想搞基啊?这么盯着我?”封行朗刚要坐起身,却感觉自己头痛欲裂。

    “看来你还烧着……”

    封立昕伸手过来刚要触摸封行朗的额头,便被封行朗抗拒的打开了。

    “你开枪打伤河屯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千万别往心里去,你可以想成是河屯欠你的!”

    “你……你怎么知道的?”封行朗惊声问,“是河屯的人告诉你的?”

    “河屯几乎都把你大卸八块过了,可你仅仅因为对他开了一枪而如此愧疚……只能证明你内心还是个善良的好儿子!”

    “谁它妈愧疚了?就算我它妈把河屯那老家伙打成马蜂窝,都不能消除我心底对他的痛恨!”

    “这就对了!”

    封立昕立刻起身,“行了,大功告成!我去陪雪落和冉冉垒长城去了!床头的退烧药记得自己喝!我已经偷偷给你搁了两块方糖进去!”

    “封立昕,你……你这就走了?”

    看到起身朝房间外走去的封立昕,封行朗怅声问。

    “楼下三缺一!安婶替我先垒着,一会儿她还得做饭呢!不能耽搁太久!你自己自娱自乐吧!”

    没等封行朗再开口,封立昕便急匆匆的下楼去了。

    封行朗却不知道自己已经高烧昏迷了一天一夜。把远在塞班岛的封立昕和莫冉冉都催回来了。

    等封行朗下楼时,却看到楼下一副其乐融融的全家福景象……

    “行朗,你好了?快过来教教我!我不知道怎么算胡……他们都在坑你老婆呢!”

    雪落一边抱着肚子,一边朝丈夫封行朗招手。似乎并不上心生病中的丈夫。

    封行朗挪步过来,将脑袋偎依在妻子的肩膀上,“老婆……亲夫的头疼得厉害!”

    可雪落却狠心的一把将丈夫偎依过来的头给推开了,“你还在发高烧呢!别靠着我!会传染给女儿的!”

    “老婆,不带你这么狠心的……”封行朗装可怜的喃了一声。

    “行了封痞子,你就别哼哼卿卿、唧唧歪歪了!那一枪,就算是你替你大哥报仇雪恨了!”

    朝封行朗嚷嚷的是莫冉冉,“这一家人的生活还要继续呢!没空陪你伤感矫情!”

    “冉冉!”莫管家厉斥一声。

    原本是要演一出合家温情剧的!

    结果愣是被莫冉冉和雪落演成了一出:漠不关心的自生自灭剧!

    于是,封行朗的‘病’便痊愈了!

    ……

    林诺窝在义父河屯的身边,安静而乖巧的陪着义父输液着。

    “义父……义父……你醒了?还疼不疼?”

    小家伙还是很孝顺的,在河屯昏迷的这两三天里,他一直陪伴在河屯的身边,连家都不回的。

    或许有义父在的地方,便是他的第二个家。

    “十五……”

    好不容易得以睁开眼,河屯嘶哑着声音喃唤着身边的小家伙。

    “义父,十五在呢!”

    小家伙把自己的小脸凑近过来,在河屯皱纹脸上亲昵的蹭亲,“十五会一直陪着你,不会离开的!”

    河屯本能的想抱一抱自己的孙子,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手臂可以拥抱自己的爱孙了。

    凄凉的哀伤涌上心头,河屯却欲哭无泪。

    感觉到义父河屯在用力,邢十二立刻上前来轻轻按压住他想抬起的手臂,“义父,您别担心,您的手臂保住了!只是要休养一段时间!现在还不能使力!”

    “义父,你不要动!十五可以抱你的!”

    会意的林诺立刻张开自己的双臂,紧紧的拥抱住河屯的肩膀和颈脖,“等义父的伤好了,再抱十五吧!”

    得孙如此,河屯在悲凉之余,也是倍感欣慰。

    河屯蹭亲着小家伙的脑门儿,久久的沉默着。

    “义父,你还在生我亲爹的气吗?”小家伙抬起头来小声喃说:“其实我亲爹知道错了!我亲爹自己也很难过的……他回去跟我讲时,一边讲一边哭……昨天又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义父你就原谅我亲爹

    吧!”

    虽说为了替亲爹开脱,小家伙言语中有夸张的成分;但大致也是如此的。

    “你……你亲爹哭了?”河屯眉头微拧。

    “嗯!哭得可伤心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小家伙认真的点头。

    “唉……”河屯长长的叹息一声,“义父从来就没想过要责怪你亲爹!这一切,都是义父自找的!”

    “义父,其实大毛虫根本不是坏人!他很多次救过我亲爹,还救过我妈咪和我!上回为了救我亲爹,连脸都被大火给烧残了!”小家伙嗅了嗅发酸的小鼻子,却坚定无比的说道:“大毛虫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伤害我亲爹和我们一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