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20章 给了你生命

第1920章 给了你生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是真的害怕再一次失去!

    以后找不到、也见不着他的大毛虫了!

    “我会搬回启北山城养伤!欢迎你随时过去看我!”

    瞬间有种错觉:这话像是丛刚本人说出来的吗?

    他一向不是以冷傲示人,一副独孤求败的模样么?

    “好咧!我一定会去看你的!大毛虫最最棒了!大毛虫……我最最爱你了!”

    即便雷克萨斯已经关上了车窗,可却关不住林诺小朋友一片赤诚的表白声。

    雷克萨斯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快的冲出了御龙城,朝着封家一路呼啸疾驰。

    “臭小子!你竟然敢联合卫康他们欺骗自己的亲爹?你知不知道亲爹有多担心你?”

    等驶离御龙城一段距离后,封行朗便开始了他的训斥和说教。

    “可亲儿子也是为了救大毛虫啊!”

    小家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错误,反而觉得自己这么做相当的机智。

    “那你猜猜……亲爹是怎么救出大毛虫的?”

    封行朗隐忍着心头的愤怒和莫名的悲痛厉声反问。小家伙爬跪在车座上,探头来看亲爹肩膀上的伤情,“亲爹,你受了伤一定很疼吧?是亲儿子太任性了!你先忍着点儿,等到家了让莫爷爷好好帮你处理包扎……要不我先

    给莫爷爷打电话,让他把药箱准备好!”

    “给我坐好!”

    封行朗厉吼一声,叫停了想打电话的封林诺。见亲爹真的好生气,小家伙便乖乖坐好了,“亲爹,亲儿子也舍不得你受伤的!但卫康说,只有你才足够分量去要挟我义父!所以亲儿子才……亲儿子真的好想用自己当人

    质去救大毛虫的!”

    “那你想不想听听我是怎么要挟你义父的?”封行朗阴冷的问。

    “……亲爹把自己当人质了?”小家伙看了一眼亲爹肩膀上的伤口后猜测。

    “亲爹拿着枪抵在你义父的脑袋上! 然后对你义父开了一枪!”

    说出这番话时,封行朗心间是生疼的。他甚至于不愿也不敢去追忆河屯鲜血淋漓的画面!

    “我……我义父受伤了?”

    小家伙这才收敛住了小脸上的欢快表情,便得惊诧沉重。

    “是!我朝他胳膊开了一枪!鲜血直流!”封行朗胸口抽疼了一下。

    “亲爹!你怎么可以对我义父开枪啊?他……他可是你亲爹!他都那么老了……”

    小家伙急躁的嚷嚷,随之便泪眼汪汪了起来。

    “那还不是为了救你?!”封行朗低沉的咆哮。

    “……我……我想去看看义父!”小家伙隐忍着泪水。

    “过两天再说吧!”

    封行朗的叹息都染上了轻轻的疼,“你义父现在应该不太想看到我们父子俩的!”

    “那……那我可不可以打个电话问问老十二?我担心义父他老了……会撑不住的!”

    小家伙是真的心疼义父河屯了。因为河屯不仅仅是他的义父,还是他的亲爷爷。

    “嗯……打吧。”封行朗撇开头去。

    可任由林诺小朋友怎么拨打邢十二的电话,都无法拨通。还有邢十四和邢老五的电话,也关机了。

    “他们都不接电话!”

    小家伙带上了泣声,“亲爹,你送我去浅水湾看看我义父吧?求你了!”

    封行朗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打着微颤,回答得有些艰难:“先陪亲爹回去包扎伤口!”

    ……

    雪落下楼的时候,大儿子林诺又不知道去哪里野了,只见到穿着睡衣半匍匐在沙发上的丈夫。

    一早喝着……红酒?

    “行朗,你怎么一早喝起红酒了?多伤胃啊!”

    虽说才三四个月的身孕,但雪落的走姿已经相当孕妇相了。

    “过来!让亲夫抱抱!”封行朗朝温婉恬静的妻子招着手。

    “抱什么抱啊?你是想抱你闺女吧?”

    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雪落还是乖巧的偎依了过去,“这一胎,无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我都把它当女孩子来养!”

    “嗯!亲夫的想法时时刻刻都跟老婆大人保持高度的一致!”

    当封行朗的脸埋进妻子温暖的怀里时,整个人都像是被煨烫了。

    一直暖融到灵魂的最深处!

    见丈夫今日相当的好说话,雪落便卖乖的亲了亲男人的脑门,撒娇似的说道:

    “行朗,你今天有没有空陪我一起去看看楠楠呗?那孩子也怪可怜的!”

    “没空!”

    却没想,丈夫封行朗拒绝得如此的果断。

    雪落瞬间就生气了,将男人的脸从自己的怀里推开,“讨厌!你怎么也跟着白默一样冷血无情呢?”

    更冷血无情的事,他在几个小时前刚做过了!

    “我觉得没什么好看的……”

    封行朗淡淡的吁气,“我们又不是医生,救活不了她的!除了会让自己添堵……又能起到其它什么效果呢?”

    “那也不能置之不理不是么?”雪落也跟着叹息一声,“至少能抚慰简梅的心啊!”

    “或许对简梅来说,这是一次重生!”

    封行朗这话是在说给妻子听,也是在说给自己听!

    “你又没当过妈,这十月怀胎的痛并快乐……你不懂的!”雪落轻抚着自己的孕肚。

    “对了雪落,你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就带着诺诺和虫虫他们去看看河屯吧!”

    封行朗突然就很唐突的开了口。

    “河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雪落紧声问。

    “嗯……估计是得了什么心病吧!”

    考虑到什么,封行朗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算了,你还是别去了!这几天就陪着亲夫一起去办公,监督亲夫好好给我们家老三挣奶粉钱!”

    虽然河屯他们也许不会对妻子雪落多说什么,但封行朗还是不想身怀有孕的妻子被卷入其中。

    担不必要的心;受不必要的气;忧不必要的愁;发不必要的怒!

    “行朗,你该不会又跟你亲爸干架了吧?”

    雪落是听出点儿什么来了,“他都那么大年纪了,偶尔唠叨你两句,你听着就是,就别跟他瞎嚷嚷瞎吵吵的了!他毕竟给了你生命!”

    妻子最后的那句话,似乎触动了封行朗心底最薄弱的心弦;他微微起身,紧紧的拥抱住这个善良又温婉的女人,细细碎碎的亲吻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