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18章 矜贵而温暖

第1918章 矜贵而温暖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柯本知道:一个情绪失控的人,行为是不可预知的。

    或许邢太子的本意并不想伤害河屯,但他却被倒逼的不得不做出弑父的忤逆行为来!

    也就是说,此刻被亲生儿子正挟持着的河屯,是真有危险的!

    “封行朗,你冷静点儿!我这就去带颂泰出来!”

    顾及义父河屯的安危,柯本最终还是答应了封行朗的过分要求。

    “邢太子,有一点你要弄清楚:如果我义父出了什么意外,大家都不用活了!”

    “废什么话!快去领人!”

    封行朗低嘶着。为防河屯再对柯本下命令,他一直紧捂着河屯的嘴。其实这一刻无比心痛的河屯,也没什么话好说的。

    “封行朗,我真的看错你了!”

    邢十二一直盯视着封行朗的一举一动,时刻准备着伺机反扑。

    “邢十二,你理解不了一个父亲心情!”

    封行朗一边作答着邢十二,一边带动着河屯的身体朝门口移动。

    邢十二更理解不了封行朗想救丛刚的心情!

    他是一定要救出丛刚的!

    三分钟后,丛刚便被柯本从地下暗室里带了出来。

    看起来伤得有些严重,丛刚一直用手捂着自己一侧的腰,半拖挪着步子。

    在看到封行朗正用枪抵着河屯的脑袋时,他的唇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

    而这一刻,河屯也正好回盯着他!

    丛刚的笑,像把利剑直扎河屯的心脏!

    终究,还是他河屯大输特输了!

    河屯以惨烈的方式输给了丛刚:儿子的弑父行为,孙儿的倒戈举动……足够让他河屯痛彻心扉上一阵子的了!

    还有他亲生儿子‘赐给’他的肉体上的枪伤!简直就是身心俱痛!

    “人给你带出来了……快放了我义父!”

    柯本低厉一声时,顺势将丛刚向挟持着河屯的封行朗重力的推搡过去。

    丛刚被推搡过来的身体摇摇欲坠,应该伤得不轻;封行朗不得不将挟持着的河屯推给了迎上前来的柯本和邢十二,然后托接住受伤的丛刚。

    “伤得如何?”封行朗沉声问。

    “还……还死不了!我们……我们快走!”

    封行朗用肩膀架着受伤的丛刚,快速的朝别墅门外奔去。

    接住河屯的柯本,快速的将河屯打横抱放在沙发上,并用手试探了一下河屯手臂中枪的伤口。

    “不是致命伤!你先给义父止血!我去追他们!”

    叮嘱了邢十二几句后,柯本便快如鬼魅一般闪出了别墅客厅,朝着逃离的封行朗和丛刚追击过来。

    只觉得耳旁掠过一丝幽风,眼前路便被柯本给拦下了。

    离封行朗的雷克萨斯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可有了柯本的阻拦,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颂泰,你跑不掉的!”

    柯本手里的短刀晃动起一圈寒光,“你们谁也跑不了!”

    “丛刚,你先走!我来拦住他!”

    封行朗压低声音在丛刚的耳际说道:“回去让严邦放了诺诺!”

    下意识的,封行朗将受伤的丛刚扯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丛刚已经受了重伤,如果再受伤,可真就走不出这浅水湾了!

    可丛刚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上前一步,横在了封行朗跟前。

    “你打不过他的……还是我来吧!”

    封行朗是真打不过柯本。要知道柯本可是能成功伏击过丛刚的高手。

    “你来个P啊!别逞能了!”

    封行朗一下扣抓住丛刚的手,强行把他往自己身后藏,“他不敢伤我的!你快走啊!”

    他是想提醒丛刚:自己好歹也是‘太子’的身份,柯本不敢伤他的!再则,丛刚受了伤,就更不是柯本的对手了。

    被封行朗抓着手的丛刚,似乎僵顿了几秒;

    而封行朗亦没有要放手的意思,他是真担心丛刚逞能着要跟柯本火拼!

    “那可未必!一个弑父的恶徒,我要是不替义父教训一下,那就太失职了!”

    柯本一边耍动着手里的短刀,一边朝封行朗和丛刚靠近着;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你它妈算老几?等我接手河屯的家业之后,第一个就先灭你!”

    封行朗一边跟柯本胡扯着,一边带动着丛刚朝一旁的灌木丛挪去。应该是想让丛刚绕过灌木丛先行离开。

    “光耍嘴皮子是没用的!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这个机会……”

    柯本手中的短刀晃动了半个圆弧,便朝丛刚直砍过来。

    就在那一瞬间,封行朗猛的将丛刚给推开了;自己一个躬身,迎上前去抱摔砍向丛刚的柯本!

    柯本手上的短刀避让不及,惯性的砍在了封行朗一侧的肩膀上;与此同时,“砰!砰!”,两声连续的枪响,柯本应声倒地。

    封行朗是何等奸诈之辈?他当然不会去跟柯本硬拼!关键丛刚还受着伤,他只能智取。

    所以刚刚在跟丛刚谦让之际,他将两样东西先后塞给了丛刚——一把枪和车钥匙!

    朝柯本开枪的是丛刚!而且还连开了两枪!

    黑暗中,封行朗看不清柯本是不是死透了,他只想带着受伤的丛刚赶紧离开这里。以免河屯其它的义子追堵上来。

    “我们快走!”

    封行朗半拖拽半搀扶着丛刚,快速的朝不远处的雷克萨斯冲了过去。

    “咝……呃!那家伙刀刃上不会有毒吧?”

    直到雷克萨斯火速驶离浅水湾两三公里开外,封行朗才感觉到自己的肩膀疼得厉害!连方向盘都快握不稳了。

    “放心吧,肯定没毒!”

    丛刚淡淡的接话,气若游丝的感觉。

    封行朗斜睨了丛刚一眼,“你没事儿吧?能活到御龙城吗?可别死在路上!”

    “……为你儿子留着一口气呢!”

    丛刚侧眸看了一眼封行朗,以及他肩膀上的钝开伤口。

    即便是黎明前的黑暗,丛刚也能感觉到那鲜血的夺目!

    无比的矜贵!

    无比的温暖!

    如此的让人动容!

    封行朗将自己的手机丢了过来,“赶紧给严邦打电话!让他别伤害诺诺!”

    “他不会!也不敢!”丛刚淡声。封行朗再次斜睨了受伤的丛刚一眼,“丛刚,你它妈就一条命!别总侥幸的认为自己有不死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