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16章 专门坑爹

第1916章 专门坑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说这一切循序渐进的发生着,从道理上说也算合情合理的;

    但封行朗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可暂时还想不到那个点儿!

    事关亲生儿子的安危,封行朗一颗父爱满满的心一直悬着。

    “十二,你义父为什么突然对丛刚下手啊?”

    在焦躁的等待之际,封行朗询问起了一旁稍带小情绪的邢十二。

    “还不是因为你跟丛刚联手坑了我义父!”

    邢十二漫不经心的悠哼一声。甚至于在他看来,这回十五被丛刚的人从封家掳走,应该也是封行朗计划中的一部分。

    “说说,我是怎么跟丛刚联手的?又是怎么坑你义父的?”

    感觉邢十二这话里有话,被冤枉的封行朗反而相当的心平气和。

    “怎么,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承认呢?”

    邢十二轻捋着自己前两天刚折腾好的莫西干发型,让他的帅气更添一丝匪意,看起来有点儿雅痞的意味儿。

    “说吧!你特别想听你的见解!”

    封行朗感觉邢十二这话里像是藏着接二连三的碟中谍。

    “你想听是吗?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说给你听好了!要是打了你的脸,可别恼羞成怒哦!”

    “放心吧,我又打不过你!即便恼羞成怒了,也对你够不成危险!”封行朗耐着性子。“先不说你艳拍门的事,就上回你故意让丛刚绑架了你,弄了点儿假伤、流了点儿假血,竟然从我义父那里讹了一个亿!还让我们翻了一晚上的垃圾桶……果真是我义父的

    好儿子呢!专门坑爹!”

    邢十二将堆积在心中的抱怨和不满一股脑的抖露了出来,“你们这回又想玩什么花样?应该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却没想到丛刚就被柯本给伏击了吧?哈哈哈!”

    封行朗耐着性子听完了邢十二自以为是的‘见解’,淡淡的苦笑了一下。

    “十二,我不想解释什么……”

    “呵呵!你是被揭穿无话可说吧!”

    “我只想申明一点:我真没跟丛刚联手坑你义父!是丛刚那狗东西闲得D疼想搞我……然后顺带坑了你义父!”

    “邢太子,你跟实话承认也没关系的!我现在人轻言微,在我义父面前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即便你真跟丛刚搞到一条船上去,我也不会去跟我义父打小报告的!”

    “这生活已经够累心的了,你觉得我还有心情去搞你义父?让自己孩子不得安生?”封行朗苦淡的笑了笑,“十二,等你有了三个孩子的时候,就不会把我想得那么清闲了!还有,如果我真想搞你义父,与他老死不相往来,才是对他最好的惩罚!不是么?

    ”

    “……”邢十二眯眼开始思考封行朗的这番话,还是觉得有一定道理的。

    突然间,邢十二像是恍然大悟,“不好了!如果你没有跟丛刚联手,那……那十五可真就有危险了!”邢十二这一说,到是把封行朗听得更为紧张起来。虽说他相信丛刚不会加害自己的儿子,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丛刚自己还是阶下囚,天高皇帝远,也管不到自己的手下为

    所欲为!

    不过从儿子留下的便签来看,小家伙应该是被骗出门的!而不是被强行掳走的!

    这凌晨三点的手机震动,还是相当有穿透力的。

    电话是严邦打来的,封行朗立刻接听了。

    “封行朗,你儿子现在在我手里!拿颂泰先生来交换!办法你自己想!”

    严邦的声音泛着暴戾之气,“一个小时后,我要在御龙城等不到你跟颂泰先生,你儿子的一只手可就要跟他的身体分离了!”

    “严邦!别伤害诺诺!我会带颂泰去浅水湾交换的!”

    封行朗没有谩骂严邦,亦没有恐吓威逼,而是以父亲的低姿态承诺了他。

    此严邦已非彼严邦!他已经忘了他们之间的所有友情!

    封行朗不想拿自己的孩子去跟一个屠夫冒险!他不想自己的孩子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

    “好!那我就等着你们!记住:就你跟颂泰先生!别带太多人,会吓到我的!”

    “严总,我想先听听我儿子的声音。”封行朗提出了条件。

    “啊……好疼!大邦邦,你要死啊,竟然敢真让人打我!!”

    手机里,传来儿子尖锐的惊叫声。

    “诺诺……诺诺!”

    封行朗怒不可遏,“严邦,你它妈的混蛋!你敢弄伤我儿子,我定会灭你满门!”

    “要不想你儿子挨打,那就好好想办法从你老爹手里把颂泰先生给弄出来交换!”

    不等封行朗作答,严邦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我X!”封行朗暴怒的谩骂。

    “十五落在严邦手里了?”邢十二紧声问。

    “是……他让我用丛刚去交换!”封行朗有想到过:丛刚的人骗走儿子林诺,最多只是来要挟河屯走个过场,是一定不会伤害小家伙的;可他是真没想到丛刚的手下会多此一举的将儿子林诺带去了御龙城

    交给了严邦!!

    要知道:失忆的严邦对儿子来说,是相当危险的!

    因为他真会对儿子林诺做出一些歹毒的举措来!

    也就是说,这一切已经不是在走过场那么简单了!

    形势已恶劣!

    下一秒,封行朗便健步朝河屯的别墅奔冲过去。

    ……

    “我必须带走丛刚!”封行朗朝刚起身的河屯低厉道。

    河屯凝眸深深的盯视着眼前唯一的亲生儿子,“丛刚说,他在等你来救他……你是果真来了!”

    “诺诺在严邦的手里!他让我带上丛刚去交换!”

    对于河屯这番匪夷所思的话,此刻的封行朗根本没兴趣去分析。

    “这个严邦,本就应该除之而后快的!可你却一再的纵容袒护他?现在自食其果了吧?!”

    河屯厉声吼出了儿子一味放任偏袒严邦的不满。

    “河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救诺诺要紧!”

    封行朗是真不想跟河屯争辩这些可有可无的话题。

    “十五当然是要救的!但这个严邦也该死!还有颂泰……也是个后患无穷的东西!”看来,丛刚在暗室里对他说的那番话,河屯是耿耿于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