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13章 PP给你打

第1913章 PP给你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顺手从茶几上拿过一本杂志卷起来成棒状,应该是想用来抽某人的小P股了。

    “老实交代,拿那么多钱都干什么去了?”

    “亲儿子不想说!”

    傲娇如他,林诺小朋友径直迎上妈咪手里的杂志卷成的棒,然后将自己的小P股撅了过去。

    “妈咪,PP给你打!”

    这完全是送上门讨打的节奏啊!

    自己犯了错,不勇于改正已经够犟的了,现在竟然主动把P股送来给妈咪打?

    这不是反逼着雪落这个当妈的非打不可么?!

    可雪落刚要扬起手里的杂志来抽,丈夫却挤了过来,“老婆,要打你就打我吧……我皮糙肉厚!”

    知子莫若父,封行朗大概也能猜到,儿子林诺应该是拿那些钱出门去找丛刚用的。

    “叔妈咪,你还是打团团吧!团团没能看住诺诺哥哥,团团也有错的!”

    封团团捞起上身的小洋装,也将自己的小P股送来给叔妈咪打着解怒。

    看着这主动讨打的三个P股,雪落是哭笑不得。她只不过是想做个架势,想逼着犯错的儿子主动承认错误,却没想小东西犟得跟头小牛犊子似的。

    不打实在下不了台!必要的威信还是要树立的。

    于是,雪落用卷起的杂志先抽向了丈夫封行朗,理由是:“养不教父之过!该打!”

    第二个挨打的是林诺小朋友;理由很正当:“做错了事还顶撞,不打你打谁!”

    最后一个挨打的是封团团。但雪落却是轻之又轻的,也就轻风拂柳的力道。

    “你包庇诺诺哥哥,也该打!”

    即便团团挨了打,心里也是愉快的。一来是自己维护了心爱的诺诺哥哥,二来也是因为叔妈咪把自己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的同等看待。就这一点,雪落做得还是挺随心的。偶尔团团犯了小错,她也会像妈咪教育女儿一样说教;也不会去多虑团团不是自己亲生的,又或者自己说教了小东西,大哥会不会生

    气的问题。

    所以整个封家才会一团和气。

    偶尔拌拌嘴也是有的,但都不会上纲上线。

    雪落之所以能在这个家里以女主人的姿态从容自居,也是源于丈夫封行朗对她深深的宠爱。有丈夫和儿子们的撑腰,即便偶尔任性那么一下,照样会被宠成个大宝贝!

    封虫虫小朋友见妈咪发怒,刚开始是又跑又躲的;可在看到三个家伙挨打了之后还能那么高兴,似乎又有点儿发懵了。

    是打完了有好东西吃呢?

    还是打完了就能愉快的去玩耍?

    于是乎,他也撅起自己的小P股朝妈咪挪步过来‘讨打’。

    小家伙天真无邪的蠢萌模样,逗得大家忍俊不禁。

    老婆的怒气消了,大儿子的担忧也解了,可封行朗却有些强颜欢笑。

    毕竟丛刚还在浅水湾的地下室里锁着,像只可怜的困兽一样……

    封行朗不能去想那个画面。每每浮现,他的鼻间就泛酸得厉害。

    丛刚可以被他自己辱骂,被他自己暴打,就是不能被别人那般虐待!

    那比打他封行朗的脸还疼!

    晚餐过后,不想让莫管家被误会,安婶还是跟二少爷‘坦白’了一下:并非莫管家去告诉二太太的,而是自己不小心在二太太面前说露了嘴。

    “没事的安婶!你们可以把诺诺当成自己的孙子一样教育的。该说就说,该打就打!”

    封行朗的这番话,只是为了宽慰安婶;要知道他自己都舍不得打小家伙一下的。当然,他也知道莫管家和安婶都十分的宠爱封家的三个孩子!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妻儿安睡之后,可封行朗却彻夜难眠了。

    一想到还被河屯关囚在地下室笼子里的丛刚,封行朗便连眼皮都无法合上。只要一合上,脑海里便会浮现出丛刚那憋屈又悲凉的模样。

    自己是去通知丛刚的手下去浅水湾救人呢?还是去通知严邦?

    话说丛刚救严邦,也有两三回了。严邦的确应该还丛刚人情的!

    只是严邦那个莽夫,能从河屯手里救出丛刚吗?关键河屯身边现在还多了一个柯本!

    要是让严邦跟丛刚的手下合伙营救丛刚呢?又有多少的胜算?

    封行朗也有过大胆的想法:就是把自己送过去给严邦他们当人质,从河屯手里换回丛刚!

    但封行朗又是顾虑的。

    拿不准严邦以及丛刚的手下,会不会将计就计,把自己真给搞死了!

    那就成天大的笑话了!

    可不比自己这个人质在丛刚的手里。因为他相信丛刚不会真杀他灭口的。要知道当初丛刚舍命救他,也很不容易的。

    换句话说,封行朗相信丛刚!却不相信丛刚的手下,还有已经变种了的严邦!

    怎么才能不动干戈,就能把丛刚那个狗东西从河屯手里捞出来呢?!根据自己在地下室看到丛刚的情况来判断,那家伙应该是受伤了!但伤重到什么程度,封行朗还不了解。如果伤得不重,他又怎么会放过挟持自己的机会呢?清高又自负

    的他,应该不会喜欢当别人的阶下囚才对!

    大概凌晨时分,封行朗才迷迷糊糊的在书房的沙发上睡着。

    ……

    河屯不止一次下去暗室找丛刚谈判,但丛刚一直没肯给河屯面子。

    “颂泰,我们之前的恩怨,算一笔勾销了!”

    在柯本的作陪下,河屯坐在木椅上目光锐利的紧盯着牢笼中的丛刚。

    “你救过阿朗,我很感激!但那不能成为你联合严邦坑害阿朗的筹码!”

    河屯说教式的谈判,丛刚像是充耳不闻。他沉浸在他的世界里,寂静无声。

    “我给你两条路:第一条路,就是离开申城!永远不要再踏回半步!我会给你一笔丰厚的养老金!第二条路,我先灭掉严邦,然后再灭掉你!还阿朗清静!”

    河屯又是贿赂,又是恐吓;却没有提到‘招安’这条路!

    或许河屯自己清楚得很:丛刚并不是一个能轻易被招安的人!换而言之,他没有足够的自信来驾驭丛刚!

    丛刚睁开眼,淡淡的睨了一眼已显老态的河屯。

    “让我考虑考虑吧!明晚我会给你一个答复!”

    却没想,向来孤傲的丛刚,并没有拒绝或是反击河屯,而是在低姿态的商谈。

    “你是在玩缓兵之计吧?再等你的手下,或是严邦来救你?”

    时间的沉淀和历练,造就了河屯的老奸巨滑。

    “都不是!”丛刚淡淡一笑,“我在等你亲生儿子来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