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10章 阶下囚啊?

第1910章 阶下囚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心情还是有点儿复杂的!

    希望河屯给丛刚点儿下马威,也好让他知道他并不是无敌的!有所忌惮还是相当有必要的!

    可又担心河屯会对丛刚下毒手,直接把丛刚给终结了!

    这一趟浅水湾,究竟是去还是不去?又或者什么时候、什么契机去,才最为合适?

    不知不觉中,手中的方向盘就拐向了浅水湾的方向。

    看来,自己是真放心不下那个狗东西呢!

    儿子的到来,似乎在河屯的意料之中。

    在之前,河屯便跟柯本商量着:是把暗室里的人就地解决呢,还是先行将他转移?

    前有某人的众多爪牙,后有封行朗父子,暗室里现在正关押的那个人,无疑是块烫手的东西。

    柯本给出的回答是:他对封行朗有恩,暂时还杀不得!

    其实这一点,河屯也是有所考虑的。那个人对儿子的恩情,可是舍身相救的大恩情!要不是有他一路舍命相搏,也许河屯这辈子都不能见着自己活着的亲生儿子了!

    但最近那个人表现出来的叛逆,又让河屯恼怒不已。

    河屯尝试着想跟他好好谈谈,可那个人一直清傲着不给面子。

    又或者,他在等待着什么东西!

    “阿朗来了?快坐!陪爸爸喝上一杯?”

    每次见着自己如此出色的亲生儿子,河屯是打心眼里高兴。再多的义子们,都比不过他自己亲生的儿子。那可是他一脉相承的骨血。

    “不了!雪落最近胃口不好,我得回去哄着她吃饭呢!”

    封行朗环看了一下偌大且稍显空旷的客厅,除了多了儿子口中的木头人之外,其它也没什么特殊的变化。

    这河屯的心也真够大的!他就这么有信心:一个柯本能对付得了丛刚的那些手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柯本能带人成功的伏击了丛刚,还真是不容小看呢!

    封行朗是没想到河屯这老家伙竟然还藏如此低调内敛的高手!

    “要不这样,让我这里的厨子去封家给雪落调理一下,换个胃口也好!”

    对于儿子的子嗣,河屯还是很关怀的。他恨不得儿媳妇林雪落能给他生上十七八个孙子出来。

    “不用!她就是娇情着想让我多陪陪她!”

    封行朗一边温声作答,一边斜目看向一旁的柯本。

    “听说你成功伏击了丛刚?还真看不出来你有这么好的身手呢!”

    这番话,听者的心境不同,或许感觉到的就会不同。

    表面上听来,封行朗好像是在表扬自己;但细细品味时,也不难听出封行朗的责备和轻蔑之意。

    “邢太子过奖了!”

    柯本哼哼一笑。算是封行朗在表扬他。

    聪明人之间的对话,是没必要拐弯抹角的。再说了封行朗跟他儿子不同,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哄得了的。

    柯本在作答之前,下意识的侧目看过河屯,应该是得到了河屯的默许。

    “行个方便,我想见下他!”

    封行朗先是看向柯本,随后又将目光落在了河屯身上,在等河屯的许可。

    “阿朗,颂泰这个人……很危险!”

    河屯的目光是慈爱的。绝对是好意在提醒自己的儿子。

    “怕什么,不是还有柯本这个高高手在一旁护着呢?丛刚泛不起什么浪花的!”

    封行朗简化了河屯的意思,单纯的认为河屯是不想他下去暗室看望丛刚。

    “那东西阴险诡诈,你可要小心!”

    见儿子执意要见丛则,河屯也不想僵化父子俩之间的关系。

    “有什么可小心的?我这条命都是他救的,大不了还给他好了!”封行朗悠悠的淡笑。

    等河屯朝柯本使来眼色之后,柯本才慢悠悠的领着起身的邢太子朝地下室通道的入口处走去。

    在远离河屯一些后,柯本才压低声音开口,“邢太子可要三思!千万别再犯同样的错误!”

    封行朗斜了柯本一眼,“鄙人最近脑子不太好使,是真听不懂柯本先生想表达的意思?”

    柯本淡声:“邢太子,严邦的下场不会好;颂泰的下场同样不会好!”

    封行朗微怔,浓郁的眉宇沉敛,“那你就猜猜……你的下场会不会好?”

    柯本淡淡的回看了封行朗一眼,嘴角微微勾动了一下,“邢太子,你还奈何不了我!”

    “你确定?”封行朗哼声反问。

    “确定!”

    柯本应得平淡无波。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邢太子请吧!”

    隐形入口的门被柯本鼓弄了十几秒之后才打了开来。应该是又增加一些更为复杂化的东西。

    嗅到一丝阴冷潮湿的气息,封行朗轻掩了一下口鼻。

    下了两步之后,却没发现后没有动静。回头便问,“你不陪我进去?”

    “如果发生意外,邢太子可以高声呼救!我会立刻进去救您的!”

    “……”

    说真的,封行朗很不喜欢柯本说话的腔调。

    好像一副‘看在河屯的面子上,我才会搭理你’的傲慢表情。

    很欠揍!

    封行朗赏了柯本一记‘你自己领会’的白眼,便继续朝幽暗的通道走进。

    虽说开着壁灯,但整个通道都是吸光的暗色调,混杂着潮湿,让人倍感压抑。

    隐隐约约中,封行朗看到钛合金打造的笼子里坐着一个人,身型跟丛刚完全吻合。

    封行朗将暗室的灯调亮。

    “哟喂,这是谁啊?什么造型呢?阶下囚啊?”

    在看到被囚禁在钛金笼子里的丛刚时,封行朗的鼻间明明是泛酸的;但说出口的话,却满染着挖苦和嘲讽。

    如此洪亮的讥讽声,丛刚不可能听不到;他只是侧头淡淡的看了一眼正嚣张的封行朗,便又垂下头去。以沉默是金作答着封行朗的挑衅。

    “丛刚,你也有今天呢!滋味如何?”

    封行朗靠身在钛合金的笼子上,以居高临下的胜利者姿态蔑视着蹲坐在笼子里的丛刚。

    丛刚依旧沉默着。他的一只手被铐在笼体上,稍稍一动就哐啷作响。

    这样的丛刚,似乎挺涩眼睛的;在盯看了一会儿后,封行朗便偏过头去侧开眼光。

    从烟盒里弹出一支烟点上,有些急切的深吸上好口,再微微的吁出烟气。烟雾缭绕后的俊脸,似乎看不太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