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08章 要造反了

第1908章 要造反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很好的利用了河屯这只大老虎当挡箭牌,才会这般肆无忌惮的怒怼柯本。

    “柯本,你先下去忙吧!我陪十五玩会儿。”

    感觉到爱孙对柯本的咄咄相逼,河屯立刻开声支走了柯本。

    柯本默声而退。

    “义父,你看到没有,这家伙太嚣张了!竟然敢在义父面前说自己无敌?我看他是要造反了!”

    潜意识里,小家伙对柯本已经敌意了起来。因为柯本有可能就是抓走大毛虫的罪魁祸首。

    “他不会造反的!也不敢造反!”

    河屯蹭亲着小家伙婴儿肥的小脸,“是不是想义父了?哈哈,还是我家十五最孝心!”

    “义父,我的手背被刮伤了,我去让老十二给我消毒搽药。”

    小家伙指名要让邢十二给他处理伤口。因为他知道邢十二也不太喜欢这个木头人柯本。但义父似乎很喜欢柯本,而且还很相信这家伙。

    “手背怎么受伤了?都流血了呢!”

    河屯托起小家伙被灌木丛草刮伤的小手,心疼的直吹气。

    曾经的河屯,可以把林诺小朋友当成他的报复工具,魔鬼式的训练他,时常流血受伤、断胳膊折腿;可现在的河屯竟然可以做出这种近乎幼稚的动作来。

    “老五,你还愣着干什么?”河屯朝守在门口的邢老五大声嚷嚷,“快去叫老十二来给十五处理伤口!”

    “听到了义父,我这就去找!”邢老五应声而退。

    一般情况下,邢十二是不会跟柯本同时出现的。‘手下败将’让他面子上很是挂不住。

    所以有柯本在的地方,邢十二一般都会自己找个凉快的角落蹲着去。

    好在邢十二被找来时,发现柯本已经不在义父河屯所居住的别墅里了。也就不那么拘束难堪。

    “老十二,你小子这两天躲去哪里了?闹情绪呢!”

    河屯轻斥一声。对于邢十二,河屯还是有明显偏爱的,“十五受伤了,你赶紧来给他处理伤口!”

    听义父这口气,那个木头人柯本应该来了两三天时间了。跟那天晚上的枪声,在时间上还有吻合的。也就是说,这个木头人有作案的时间。

    “老十二,我PP上好像也有伤……去你房间处理吧!”

    耐着性子等邢十二处理完手背上的伤口之后,小家伙随即便找了个借口想跟邢十二单独聊聊。

    “不会吧?”邢十二嗤着鼻子,“这男男授受不亲,P股上的伤,回去让你妈咪处理!”

    “臭十二,你竟然敢嫌弃我?”小家伙厉厉的哼声,“反了你!”

    “十五,义父不嫌弃你!来,去义父房间里擦药!”

    河屯是真不嫌弃自己的亲孙子。无论身体的哪个部位,他都愿意替小家伙擦药。

    “我偏要老十二给我擦P股!”

    小家伙拽着邢十二的手腕,就朝他房间方向拖拽过去。

    房间里,小家伙先把门关了个严实,而且还上了锁。

    “站着干什么啊?快把裤子给脱了啊!”邢十二斜睨了一眼贴在门板上的林诺。

    “老十二,你说我们俩是不是好兄弟好哥们儿?”小家伙开始跟邢十二套近乎。

    “那还用问吗?十二哥连P股都愿意帮你擦药!简直比你亲爹还亲!”邢十二悠哼一声。

    “那我问你话,你能知无不言么?”小家伙小心翼翼的试探。

    邢十二斜眼瞄了过来,眨巴了两下,防微杜渐的哼声问:“臭小子,你是不是又想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恶作剧啊?”

    “没有的啦!”

    小家伙凑近过来耳语,“我就是想问:是不是那个木头人抓走了大毛虫?”

    “木头人抓走了大毛虫?”邢十二重复的喃声:“你是说柯本抓了丛刚?”

    “嗯!”小家伙用力点头后,又疑惑的问:“难道这事你不知道?”

    “呵……呵呵!我说那家伙怎么会突然来申城呢?原来是去帮义父抓毛虫子去了啊!”

    原本以为柯本的回归,是要取而代之;邢十二最近几天的确有点儿小情绪,很担心义父真要舍弃他。

    “那你知道木头人把大毛虫藏到哪里去了吗?”小家伙急声问。

    “这个……我真不知道!”

    邢十二突然警觉了起来,“十五,你是怎么知道丛刚被柯本给抓了的?你有亲眼看到?”

    小家伙愣了一下,“是大毛虫的手下跟我说的!应该不会有错!”

    邢十二微微眯眸,“我怎么觉得不太可能呢?要我是丛刚的手下,有你这么好的人质会不利用?”

    “大毛虫不让他的手下伤害我!”“切!如果真是义父派柯本抓了丛刚,丛刚的手下拿你来跟义父交换回他们的老大,这才相当的合情合理!而且也不需要伤害你啊!关键你也会很配合他们的,不是么?!

    ”

    邢十二分析得的确有一定的道理。

    小家伙若有所思起来……

    “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是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就比如说你亲爹,上回竟然联合丛刚坑了义父一个亿的赎金呢!还有上上次,那些艳拍照……”

    在邢十二眼里,邢太子俨然已经成了坑爹货。

    “不会的!大毛虫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了,大毛虫也不缺钱啊!我亲爹那就更不缺钱了!”

    总之,在林诺的心目中,丛刚一直是个崇拜的存在。

    “这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可听说,丛刚已经弄到你亲爹GK风投百分之三十之多的股权!你亲爹马上就要被他给搞死了!”邢十二似乎已经读出了小东西对丛刚的偏袒。

    “怎么可能!大毛虫一定不会伤害我亲爹的!一定不会!”小家伙厉厉的争辩。

    “你不信可以回去问你亲爹啊!你亲爹已经快被丛刚和严邦联手给搞死了!”

    邢十二淡叹一声,“十五,你要坚信: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害你亲爹的,只有义父!因为义父是你亲爹的亲生父亲!”

    “老十二,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干什么啊?我现在就想知道:大毛虫究竟被我义父关到哪里去了?”

    突然想起什么,小家伙立刻奔出了房间。大毛虫一定被义父藏在别墅的地下小黑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