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07章 你好不要脸

第1907章 你好不要脸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是谁?”

    “你又是谁?”

    见下山坡来的并不是大毛虫,亦不是大毛虫的手下卫康他们,小家伙便警惕的厉声反问。

    一边问,还一边往身后的树丛后退着。想着要是这家伙对他行凶,他便可以跑进树林里躲避。

    “你是封行朗家的小崽子吧?!”

    那酷似封行朗的小俊模样,简直就是名片。

    “你才是小崽子呢!你全家都是小崽子!”

    小家伙一边跟吉普车里的国字脸怒怼,一边朝丛林里后退着。做好随时逃离的准备。

    国字脸狠盯了林诺几秒,咬着厚实的嘴唇像是叹息了一声,“要不是Boss吩咐不让伤害你,我肯定会拿你去跟河屯交换回我们老板!”

    聪明的小家伙瞬间就扑捉到了国字脸这番话中的重要信息。

    “你们老板是谁?是不是大毛虫?他被我义父抓了?这不可能!”

    小家伙一边疑惑着,一边担心着。

    因为他知道邢十四并没有受伤,那就意味着受伤的另有其人。刚开始他一直坚信大毛虫不会受伤,可听这个国字脸的口气……很不对劲儿!

    “河屯实在是太卑鄙阴狠了,竟然派了三个顶尖的高手去封家伏击我们老板!”

    国字脸越说越气愤,“真怀疑你是不是跟河屯串通好来坑害我们老板的!亏得我家Boss还心心念念的惦记着你,还不肯我们伤害你!”

    “你的意思是说:大毛虫真被我义父派人给抓走了?可我义父抓大毛虫干什么呢?”

    小家伙怒目瞪向国字脸,“你一定是在骗我!”

    “我骗你个P啊!你一个小P孩子有什么值得我骗的?!”国字脸暴躁的哼声。

    小家伙也不吭声,只是咬了咬自己的嘴巴,便闷头转身朝山坡下走去。

    “喂,小破孩儿,要是你真想着我家Boss,就帮我个忙呗!”国字脸松开脚下的刹车跟了上来。

    林诺回头愤怒的瞪了国字脸一眼,“你想我怎么帮你?是要绑架我去要挟我义父么?”

    “还没到那一步呢!”

    国字脸撸了撸自己的板寸头,“我就想知道我家Boss被关押的具体地点!浅水湾你最熟悉了,就算你帮个忙!”

    “你说什么我就得信什么呢?我有那么好骗吗?想利用我去对付我义父?门都没有!”

    言毕,林诺便飞快的朝树林深处奔了过去,决定抄小路先下山再说。

    意外的是,那个开吉普车的国字脸并没有追过来,而是开车一溜烟的下山去了。

    “康哥,你说那小P孩子会帮我们的忙吗?”

    等开出一段距离,国字脸才侧头问了一声藏身在后排的卫康。

    “应该会。”

    卫康朝着那片有动物惊声啼叫的方向看去。那小东西应该是在抄近路下山。

    “我就不懂了:绑架了这小破孩儿去跟河屯换人,岂不最简单直接?”国字脸纳闷的问。

    “你懂个P!要一击即中河屯的疼点才行!要不然,即便河屯今天放了Boss,明天还会派人来抓人的!再说了,仅凭这小子的分量还不够……得他爹亲自出马才行!”

    卫康一直紧盯着有惊鸟飞起的方向,似乎在监看封林诺有没有安全的抵达山下。

    “河屯的手段相当狠毒,我担心时间一长,Boss会受苦的。”国字脸浓眉紧皱。

    “我们是要加快点儿行动了!”卫康哼声。

    ……

    真的是义父派人抓走了大毛虫吗?

    可义父抓走大毛虫要干什么呢?大毛虫又怎么惹到义父了?

    无论真相与否,小家伙都决定赶去浅水湾一看究竟。

    在下山坡的途中,林诺就给邢十四打了电话,让他在山下的路口等着自己。

    小家伙的手背受了点儿刮蹭伤,都是皮肉外伤并不严重。但小家伙说不能回封家惹妈咪心疼,便让邢十四径直送他去了浅水湾。之所以没有跟邢十四坦白,是因为小家伙知道邢十四是个愚忠的家伙。如果义父有心藏着大毛虫,肯定不会主动承认的。所以只能自己去浅水湾悄悄的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

    “诺诺,你一个人跑来这里干什么?很危险的!”

    邢十四也没有三头六臂,不可能同时看守住封二太太还有两个格外活泼好动的封家两位小公子爷。

    “出来散散心而已!可不许跟我亲爹和妈咪讲哦!不然我就告诉我义父,说我手背上的伤是你打的!你要知道,我可是我义父最宠爱的义子哦!”

    “……”邢十四着实的无语:那……那也得义父相信不是?

    关键是极度护犊子的河屯,很有可能不分青红皂白,仅凭小家伙的片面之词就会处罚邢十四的。

    所有义子之中,除了邢十二,其他人根本就不敢动小十五一根小手指头的!

    等林诺小朋友到达浅水湾,在别墅客厅里看到一个人时,便知道大事不妙了!

    让小家伙见之色变的人,就是正跟河屯谈着什么的柯本。

    这个木头人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有他在,小家伙似乎已经开始相信那个国字脸的话:很有可能大毛虫真的被这家伙给抓走的!

    “十五?你来了?快过来让义父抱抱!”

    河屯手里的功夫茶也不喝了,原本板着的一张扑克脸,在林诺小朋友的到来后,绽放出了无比慈爱的光亮。

    说真的,河屯对孙子林诺的感情,是亦父亲、亦爷爷。他即把小家伙当孙子宠爱,又把小家伙当义子一样关怀。有种在弥补对亲儿子封行朗亏欠的感觉。

    儿子邢朗已经不可能让他这么肆意的想抱就抱、想亲就亲了,所以河屯只能将更多的宠爱叠加在了爱孙小十五的身上。真的是疼不过来!

    “木头人?你怎么在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小家伙仰头问着身型刚硬的柯本。

    “我过来看看义父。”柯本淡应一声。

    柯本跟邢十二他们的身份还是有所不同的。他有自己的名字。而且直接听从河屯的命令,有更多的自由和权限。一般单独行事。

    “木头人,你看起来好拽的样子!”

    其他的义兄见着小十五,都会讨好巴结;可柯本从来都不会那么做。

    小家伙一边朝柯本不满的哼声,一边狐假虎威的爬坐在了义父河屯的大腿上。

    “那必须的!因为我是无敌的!”柯本淡清清的接话。“敢在我义父面前说自己无敌?木头人,你好不要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