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04章 捅毛虫子窝

第1904章 捅毛虫子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已经两天了,封行朗没能得到有关丛刚的任何消息。

    像丛刚那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可怜虫,即便哪天死在了自己家里,都不会被发现的!

    搞他封行朗时,到是挺嚣张的;要遇上真的对手,估计又得跪了!

    被人搞死了也好,免得他嚣张!早死早消停!

    在这两天里,封行朗就是这么想的。

    父子俩各有各的心思。

    林诺当然是想找机会去见大毛虫。但大毛虫好像说过最近不行,他有事要忙的。

    所以林诺便觉得跟着亲爹也许便能得到有关大毛虫的消息。

    而且他能判断出:昨晚大毛虫应该跟亲爹见过面了!说不定还交过手!只是亲爹败了,还被打红了脸!至于怎么被打的,小家伙还在推测当中。

    “虫虫,有没有想大虫虫啊?”

    这便是林诺把弟弟虫虫一并带出来的目的,“你要是想大虫虫了,就缠着亲爹带我们过去看大毛虫!”

    “大虫虫……大虫虫!”

    提起这个茬儿,比什么都好使。小家伙立刻丢下了手里的玩具,朝看着文件的亲爹一路小跑了过来。

    “大虫虫……大虫虫……”

    小家伙拖拽着亲爹的一条胳膊,奋力的使着劲儿。

    “你叫我一声亲爹,我才会考虑要不要带你去看那条该死的毛虫子!”

    封行朗附身过来,在小儿子的脑门上亲了一口。

    说真的,两个儿子缠着他时,封行朗竟然一点儿也不会觉着烦;当次抬头寻看两个小家伙时,满眸都是舐犊情深的父爱温情。

    他要让他的孩子们拥有更多的父爱!

    封虫虫小朋友还不会叫亲爹,但已经能说一些简单的字词了。

    关键还是懒得张开他高贵的小嘴巴!

    一副‘我不想跟你们这群无知的地球人打交道’的高冷范!

    “虫虫,快叫亲爹!亲……爹……亲爹!”林诺立刻凑过来提醒弟弟。

    封虫虫见拉不动笨重的混蛋亲爹,便改拉身型稍小的封林诺同学。

    “大虫虫,大虫虫!”

    小家伙一直用小手指着办公室里的双拼门,示意哥哥带他出去找大虫虫。

    “大亲儿子,教弟弟叫‘亲爹’的光荣使命,亲爹就交给你了!你要是能教会弟弟,我立刻带你们两兄弟去捅毛虫子窝!”

    “亲爹,你说话可要算数哦!要是我教会了虫虫弟弟叫亲爹,你就得带我们去大毛虫家哦!”

    其实带上亲爹的主要作用:只是为了刷脸那该死的智能门!

    要不然,林诺小朋友才不稀罕要让亲爹带他去大毛虫那里呢!他自己又不是没长腿!

    “那就这么愉快的成交了!”封行朗扬眉一口答应了下来。

    其实主观上,他也想去一趟启北山城的;如果有个合适的推动力,那就更好不过了!

    毛虫子窝还没来得及去捅,雪落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行朗,我想问问你,你们有钱人的思维,是不是特别的奇葩?”雪落带上了稍稍的怒意。

    “林雪落女士,您现在可是有钱人的太太,可比有钱人更有钱!”

    封行朗轻幽默着口吻讨好着稍带怒意的妻子,“那请问林小姑娘觉得自己的思维变奇葩了吗?”

    “你的钱姓封,又不姓林!”雪落哼叹一声,“我就是个穷光蛋!”

    “只要林小姑娘愿意,我们的钱都可以姓林!连我都可以跟你的姓!”

    不得不说,封行朗讨欢妻子的话,总能这般的悦耳动听。

    “少来!你封行朗要是有诚意,那就先让你的两个儿子跟我姓林好了!”

    雪落这番话,也够一针见血的。

    或许封行朗在金钱方面并不计较,但还是会有那么点儿大男子主义的。

    “可以!完全可以!从现在开始,咱们的大儿子叫大林,小儿子叫小林!只要他们愿意!”

    后面补充的那句话,则展现出了某人的机智和诡诈。他知道妻子是不会随意改动的。

    “不跟你胡扯了!差点儿都把正事给忘了呢!”雪落这才想到自己给丈夫打电话的目的。

    “怎么了老婆大人,闺女又闹腾你了?”封行朗柔声问。

    “不是……是袁朵朵!唉!”雪落长长的叹息一声。

    “袁朵朵那祸害又怎么烦你了?她现在就是个‘低气压’的女人!憋屈自己,传播负能量!”

    虽说只是封行朗随口而出的三言两语,到是挺能概括和表述袁朵朵现状的。

    “朵朵怎么就负能量了?她明明那么要强,那么励志!”

    雪落并不暂同丈夫对袁朵朵所用的这些形容词。

    “要强和励志,也是要分场合的!比如说一个科技大佬家的富二代,却励志要去卖红薯,你说他是要强呢,还是没脑子呢?”

    封行朗总能用一些歪理来让妻子信服。

    “行朗,我说朵朵的事,你扯哪儿去了啊?”雪落懵想了一下后,才言归正传,“朵朵想带豆豆和芽芽去医院看望一下楠楠,再给简梅道个歉!可不但白默不让,就连老爷子也不让!你说白家这两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冷

    血无情的呢?”

    封行朗沉默了几秒,等妻子稍稍平静下来之后,才悠悠一句:“如果是我,我也不让!”

    “你也不让?为……为什么啊?”

    雪落一怔,随之轻怨起来,“难道人家楠楠的生命不是生命吗?”

    “老婆大人请息怒!亲夫只是觉得:即便豆豆芽芽过去看望,也无力改变什么了!”封行朗温声轻叹。

    “……至少简梅心里会舒服一些啊!”

    雪落还是理解不了,“再说了,事因豆豆而起,难道她不应该去给简梅母女道个歉吗?”

    “老爷子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应该已经询问了解过楠楠的病情!”封行朗微微换息,“既然豆豆芽芽的看望无力改变什么,为何还要给她们的幼小心灵留下不必要的阴影呢!难道袁朵朵想让自己的女儿一辈子都背负害死楠楠的心理包袱吗

    ?!”

    “……”

    雪落沉默了。久久的沉默。

    果然,有钱人的思维,就是这么的另类奇葩。

    这样的决定,对豆豆芽芽来说,或许一种深爱和保护;

    但对还在重症监护室的楠楠来说,是不是太过残忍了呢?!

    还有简梅!

    对于离婚了的她而言,女儿楠楠俨然已经成了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而现在,楠楠却要遭受这般的冷情对待。考虑到妻子的善良和承受能力,以及正孕育的身体,封行朗突然意识到自己剖析得太过深刻残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