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02章 阴沟里翻船

第1902章 阴沟里翻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枪也是他自己活该!

    最好一枪打死他个狗东西!

    敢在他封行朗面前肆意的得瑟?!死了也是自找的!

    封行朗轻触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发现自己被按在墙壁上摩擦的半边脸依旧火辣辣的生疼着。

    “亲爹,是有人中枪受伤了吗?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老十四人呢?他跑去哪里了?”

    尾随着亲爹一起出门的林诺小朋友在看到那摊散滴状的血污时,不由得惊慌追问。

    “没你什么事儿,回去睡觉!”

    封行朗拎抱起儿子,便转身朝别墅客厅走去。

    小家伙一直眼巴巴的朝客厅外张望着,寄希望大毛虫平安无事。

    对于大毛虫,小家伙还是很有信心的;他寻思着:一个傻傻的邢十四,应该对付不了大毛虫的!

    可那鹅卵石上的那些血迹会是谁的呢?

    难不成是邢十四的?是大毛虫开枪打伤了邢十四?

    感觉不太可能!因为自己刚刚抱着大毛虫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大毛虫身上有枪!

    但也不排除大毛虫把枪藏在更为隐蔽的地方!

    总之,对大毛虫有绝对信心的林诺小朋友,坚信中枪的肯定不会是大毛虫!

    在他看来,丛刚一直都是无敌的!

    封行朗没有在楼下客厅里久呆,在喝了几口牛奶之后,便抱上一直朝窗户外张望的大儿子上楼睡觉去了。无论中枪的是不是丛刚,他都不想去关心了!

    就凭他大逆不道的将他这个主子的脸摁在墙壁上摩擦,就不值得他去关心和同情!

    直到父子俩相拥着睡在了床上,都没有相互说穿丛刚来过家里的事。

    十来分钟后,感觉怀里的儿子应该已经睡着了,封行朗才又悄然的起身。

    探出头朝楼下张望了几眼,封行朗便走出儿子的房间,在书房里拨通了邢十四的电话。

    “十四,你在哪儿呢?”封行朗沉声问。

    手机里的邢十四喘着粗重的气息,“我在追踪那伙人……可惜没追上!让他们跑了!”

    “是什么人?”封行朗追问。

    “不知道!也没看清!但感觉他们个个都是高手!”

    邢十四顿下了追逐的步伐,靠在一颗树后大喘着粗气。

    “个个都是高手?什么意思?难道对方不止一个人?”封行朗敛眉又问,“你跟他们交过手了?”

    “我还没来得及动手,他们已经开杀了起来!好像是四个人,应该是三杀一!估计其中一个应该凶多吉少了!”

    当时守在别墅外的邢十四,刚发现有人从别墅里出来,还没来得及出手,那个人便被另一伙人给伏击了。

    “什么?三杀一?究竟怎么回事儿?难道对方不是一伙的么?”封行朗再度紧张了起来。“肯定不是一伙的!因为我看到那三个人中有一个人开枪了,应该是打中了对方!然后他们逃的逃,追的追,我追过去时,他们都已经不见了!我又在附近找了一圈儿,他

    们应该都已经离开了!”

    怎么会这样?

    突然就冒出了个三杀一?

    那个被杀的人,该不会就是丛刚吧?

    那追杀丛刚的又是些什么人呢?

    还有,中枪受伤的人会不会就是丛刚?!

    如果丛刚面对的只是邢十四一个人,还能有绝对的胜算;但现在竟然一下子冒出了三个人?而且听邢十四的口气,那些埋伏袭击丛刚的人都是高手!

    难道丛刚个狗东西出门没带个保镖么?

    就凭丛刚的自负与自傲,带了保镖才奇怪!他就是他自己最好的保镖!

    难道丛刚这回真要在阴沟里翻船了?

    “你先回来!我有事问你!”

    挂了邢十四的电话之后,封行朗便朝三楼的主卧室奔去。

    妻子安然的睡着;不黏人的小儿子则睡在一旁的婴儿床里。

    一切安宁静好,并没有被楼下院落里发现的事打扰到。

    封行朗相信曾经大难不死的丛刚,应该不会被人就这么轻易暗杀掉的。

    即便放了他点儿血,也算是给他提个醒:危险无处不在,少得意忘形!

    不过敢这么胆大包天的在封家伏击丛刚,究竟又是什么人呢?

    难道是严邦?

    又或者是山口组的余孽,知道丛刚还没死透,这回来给他补刀了?!

    应该不太可能!毕竟上次的恩怨中,丛刚只不过是个配角!

    那邢十四口中的高手,又会是什么人呢?!

    会不会是邢十四眼瞎看差了?

    什么可能都会发生!

    ……简梅的女儿楠楠,在抢救的第三天时还好转睁开眼过;可在第四天时,情况急转而下,各种并发症一起透支小可怜本就体弱不堪的身体,在第五天的时候,便进入了重度

    昏迷的状态。

    说是重度昏迷,其实实际情况要糟糕得多。小楠楠的脑干反射在逐渐的消失,而且已经没有了自主呼吸,只靠呼吸机维持。

    这期间,白家老爷子亲自来医院看望过小楠楠,也算是给简梅一个交待。

    老爷子没有过多的安慰,只是向简梅承诺:白家会负责到底!那时的监控视频,老爷子也给简梅看过了:除了豆豆拿了楠楠鱼食盘,三个孩子并没有其它的任何肢体接触。而且白家家仆和护医救人的速度也不慢。换句话说,该尽职

    的地方,白家都已经尽职了!

    事已至此,也不是整个白家愿意看到的。

    看着两度昏厥过去的简梅,袁朵朵哭成了泪人。

    “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把楠楠带去白家的!楠楠可是简梅的命……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要是楠楠真出了什么意外……简梅可要怎么活啊?”

    “朵朵,你也别太自责了!至少楠楠在白家的这段时间,是相当高兴的。”

    在私下问过小楠楠的病情之后,老爷子温淡着声音安慰着痛哭流涕中的袁朵朵。

    在白家,有好的照顾,好的医疗条件,小楠楠才摆脱了每星期都要去医院输液的折磨。可谁想会出了这样的意外呢!

    “爷爷,豆豆和芽芽呢?是不是住去度假山庄了?我想把她们俩接过来看看楠楠……”出于内心深深的愧疚和不安,袁朵朵一度失声哽咽,“要不是豆豆抢楠楠的鱼食盘,楠楠也不会落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