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99章 青涩情书104

第1899章 青涩情书104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立刻反锁上门,然后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扑进了丛刚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呜呜咽咽的轻泣起来。

    “大毛虫……真的是你吗?我好想你!”

    丛刚没有接话,只是轻揉的触抚着小家伙的后脑勺,良久才淡淡一声,“有些事、有的人,并不是你想着它……它就能变成现实,又或者变成你的!”

    小家伙没能听懂丛刚颇显深奥的话,便只是紧紧的缠抱着他的腰际,用脑袋顶着他。

    “大毛虫,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看我啊?是不是已经把我给忘了啊?”

    “原本是想忘掉的……”

    丛刚低下头来,凝眸静静的盯看着小家伙那张酷似封行朗的帅气小脸,叹息似的哼声:“可后来失败了!”

    “失败太好了!”

    小家伙欢快了起来,“大毛虫,你不许把我忘掉的!不许!”

    当小家伙抬头认真盯看丛刚时,便发现了丛刚脸上的伤疤:有一条很明显的烧烫伤疤,从嘴角处一直延伸到了耳垂后;稍显皮肉的嫩色,应该还在恢复的阶段。

    “大毛虫,你的脸……是不是受伤过?”小家伙举起小手想来触摸。

    当林诺的小手指触碰到脸颊上的疤痕时,丛刚微微的一僵;但还是默许了小东西在他的脸颊上触摸。

    “嗯……吓到你了?”丛刚淡声问。

    小家伙摇了摇头,有些心疼的扁了扁嘴巴,“大毛虫,你一定很疼吧?是因为救我亲爹受的伤吗?”

    “不是!”丛刚果决作答。

    小家伙没有反驳什么,但他能肯定:大毛虫一定是救亲爹时才受的伤!

    “很丑吧?”

    丛刚有些突兀的问上一句。

    或许在外人看来:以嗜血为生的丛刚,应该不会在意自己的容貌。又或者说,伤疤会让他更具有威慑力。

    “不丑!一点儿都不丑!大毛虫在我心里永远是最最帅的!”小家伙振振的说道。

    丛刚淡勾了一下唇角,浅笑着问:“那你亲爹呢?”

    “我亲爹只是外表帅而已!”小家伙不以为然的哼应。

    说亲爹,亲爹到;看来这背后议论自己的亲爹,还是需要提高警惕的。

    这边,林诺小朋友才刚跟大毛虫温存上,门外就传来亲爹封行朗关切的叩门声。

    “诺诺,亲爹的大亲儿子……你安奶奶刚给你做了芒果班戟,不想尝尝吗?”

    封行朗温情慈爱的声音传来,满染着父爱。

    房间里的人瞬间静了音。随即,丛刚做了个要离开的手势。

    “不!大毛虫你别走!”小家伙紧紧的抱住了丛刚的腰。

    “我不方便让你亲爹看到的!”丛刚应得淡声。

    “那我去把我亲爹弄走就是了!”

    小家伙指了指洗手间,示意丛刚暂时先委屈一下藏在里面。

    封行朗刚要继续敲门,门随即便从里面打开了。

    “谢谢亲爹!”

    小家伙一把就从亲爹手里接过了芒果班戟的盘子,“亲儿子要睡觉了,晚安!”

    “这么早就睡呢?”

    封行朗轻扬着眉宇,“今天晚上,你亲爱的妈咪很大方将亲爹赏你睡了!多好的机会啊,咱爷俩不玩点儿联机Kill?”

    “亲儿子不想玩!亲爹,你还是去陪妈咪吧!妈咪肚子里还有你的小情人呢!”

    小家伙有明显催促亲爹离开的意思。

    封行朗微眯起了眼,“这么排斥亲爹呢……大亲儿子该不会还在为大毛虫难过吧?”

    “不难过了!亲儿子一点儿都不难过了!”

    为了表现出自己并不难过,小家伙咧嘴嘿嘿直笑,“亲爹你看,亲儿子一点儿都不难过的!亲儿子还能笑呢,而且笑得很开心哦!”

    过犹不及,就是林诺小朋友此时此刻所表现的。

    从郁郁的伤感,到现在笑得很开心……在这么短时间里转变,是不是跨度大了那么一点儿?

    “那就太好了!有什么开心的事儿,也跟亲爹分享分享呗!”

    封行朗将自己的一条劲腿横探进门里,想要挤身进来看看;可林诺小朋友立刻做出了剧烈的反抗。

    他用自己的小肩膀紧紧的抵在门板上,就是不肯让亲爹封行朗进房间。

    “亲爹,没什么开心的事啦!亲儿子累了,要睡觉去了!你赶紧去看妈咪,陪着你的宝贝闺女去吧!”

    小家伙的反抗,并不是悲伤下的抵触,而是急切中的拒绝。是在迫不及待的要催促他这个亲爹离开。

    封行朗下意识的朝儿子的房间环看,想捕捉点蛛丝马迹;

    可小家伙肩膀上的力气加得更大,“亲爹,亲儿子真要睡了!你快回你自己的房间去吧!”

    不让他这个亲爹进房间?

    而且小东西也没表现出任何的伤感?

    还在急切的赶他走?

    该不会是房间里藏着什么能让他高兴起来的东西吧?!

    会是什么呢?

    “那大亲儿子早点儿睡觉,亲爹去书房办公!”

    封行朗没有为难不想让他进房间的儿子,便如了小家伙的意,主动的将自己的半个身体退出了房间。

    其实封行朗要真想强闯,小家伙是肯定拦不住的。

    “亲爹晚安!么么哒!”

    砰的一声巨响,封行朗才刚出房间,小家伙便将房间的门重重的关上。而且还反锁上了。

    这么着急呢?而且还如此的神秘?

    封行朗不动声色的转身离开,故意踩出的脚步声,足够让耳朵紧贴在门板上的儿子听到。

    听了一会儿,在确定亲爹离开之后,小家伙才压低声音朝洗手间方向边走边唤:

    “大毛虫,你可以出来了……我亲爹已经被我弄走了!”

    丛刚竟然真的没有离开。虽说他明知封行朗已经起了疑心。

    ……

    离开的封行朗并没有去书房,而是直接下了楼。

    “老莫,麻醉枪呢?去拿过来我用下!”

    其实书房是有手枪的。但为了不吵着妻儿,也为能和谐一些,封行朗选用了更为温和的麻醉枪。

    “二少爷,您要麻醉枪干什么?”

    莫管家机警的四下环看,“该不会是家里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我去叫邢十四!”“不用!那东西就是只纸老虎,我一个人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