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91章 青涩情书96

第1891章 青涩情书96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整个白公馆的室外都是有监控的。

    而且有两个家仆就在附近的庭院一边做清洁一边照看着三个孩子的动静。

    刚开始三个孩子并没闹出什么异常的动静,直到芽芽喊‘来人’,他们才冲跑过来。

    关键刚开始豆豆和芽芽也没觉得楠楠是溺水了!

    被捞上岸的楠楠,已经没了呼吸。

    经过白家医护的鼻口除污和紧急心肺复苏后,小东西才勉强缓了过来,但却气若游丝。

    随后,简梅的女儿楠楠便被白家的救护车紧急的送去医院抢救。

    很担心楠楠的豆豆,便坐上了二管家的车一起跟了过去。

    雪落跟简梅赶到医院的时候,楠楠已经在急救室里抢救了大半个小时。

    楠楠的病情很不乐观。因为从小就体弱多病,刚送到医院时,就已经神智昏迷,口鼻有血性分泌物,瞳孔有散大状况,而且呼吸出现了骤停现象。

    简梅当场就晕厥了过去。为了这个女儿,她付出了太多太多。有时候她甚至想过要带上女儿一起跳楼一了百了!

    可女儿楠楠每每都说:她想活,她想穿婚纱,想当新娘……简梅便又于心不忍了!

    她实在狠不下心剥夺女儿活下去的权力!可女儿每活着一天,都是举步维艰的!

    在大概了解情况之后,袁朵朵一把揪过躲在二管家背后的豆豆。

    “豆豆,是不是你把楠楠推下水的?”袁朵朵厉声质问。

    “豆豆没有……是楠楠自己跳下池塘里抓鱼鱼的。豆豆真的没有推她下水!”

    豆豆是心怀愧疚的。但面对妈咪的斥责,她本能的替自己争辩着。

    “臭丫头,做错了事还敢狡辩?楠楠身体那么虚弱,她怎么会自己跳下池塘抓鱼?!”

    袁朵朵气急的训斥着狡辩的女儿,“白豆豆,你不挨打皮痒痒了不是?!”

    当时的袁朵朵一来是担心急救中的楠楠出有生命危险,二来也是恼火于女儿的顶嘴,便一把揪过女儿豆豆,在她的小P股上狠狠的打了几下。

    “我让你撒谎!我让你狡辩!”

    “妈咪……你爱不豆豆了……是不是?”挨打的豆豆泪眼汪汪的看着暴躁中的妈咪袁朵朵。

    “对!我不爱你了!妈咪不爱狡辩撒谎的坏孩子!”

    无法冷静理智的袁朵朵,便条件反射的再次揪过犯倔的豆豆,又在她的小P股上狠揍了几下。

    这一幕,正好落进了赶来的白默眼里。他似乎有些恍惚,更多的是不解:这还是那个冒着生命危险救下女儿豆豆的伟大妈妈吗?

    “袁朵朵!你在干什么?”

    白默厉吼一声,冲上前来将自己的心肝宝贝护在了身后。

    “白默……豆豆她……她推了楠楠一下……要是楠楠醒不过来……那可怎么办呢?”

    袁朵朵当然不是真心想打自己的女儿,是实在太过担心体弱多病的楠楠会抢救不过来。

    “即便豆豆真推了楠楠一下,那也不是故意的。楠楠体弱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你别把责任都往自己女儿身上推!豆豆才四岁,她能有什么责任?”

    白默是护短的。他恨不得想说:即便楠楠真在池塘里溺水身亡了,那也不管女儿豆豆的事。

    哪儿那么娇贵啊,便碰都不能碰一下的?

    “白默,你怎么能这样推卸责任?楠楠还在抢救呢!”袁朵朵实在是气不过白默这对父女俩。

    “行了,我先带豆豆回去!她说不定也受到惊吓了呢!”

    见袁朵朵一直埋怨女儿豆豆,白默心里也很不舒服,“我会派人在这里守着的。该花的钱,我白默全包!该赔偿多少,随便开口!”

    “白默!你这个护短的混蛋爸爸!”袁朵朵厉斥一声。

    “我懒得跟你说!”

    白默不削的挥手,转身想去拉女儿豆豆的手,“豆豆,跟爸比回家!”

    可等白默转过身时,却发现走廊里已经没有了女儿豆豆的身影。

    “豆豆……豆豆呢?”

    “豆豆刚刚还在这里的!”

    袁朵朵惊慌的发现:自己光顾着跟白默吵架,一时疏忽,女儿豆豆就自己跑没影儿了。而二管家和司机当时又送简梅去住院休息了,当时也不在场。

    “这孩子也真是!挨了几巴掌就气跑了?”

    袁朵朵是又急又气,“谁惯的臭毛病啊!”

    白默怒气的瞪向袁朵朵,“袁朵朵!你是想把豆豆打走,你才甘心呢?要是豆豆出什么意外,我……我跟你没完!”

    丢下这句发狠的话,白默便急匆匆的跑开去寻找受了委屈的女儿。

    “豆豆……豆豆!”

    袁朵朵紧跟着朝相反的方向追寻过去。医院这么大,是真担心女儿豆豆会走丢了。

    ……

    找了一个多小时,几乎找遍了医院里的所有犄角旮旯,都没能找到豆豆的身影。

    而简梅女儿楠楠那边的抢救情况也不容乐观:由于污水入肺而继发肺部感染,且有轻微脑水肿的现象,以及急性肾功能不全等并发症。

    楠楠从小就体弱多病,有几项是打娘胎里就有症状。用白默的话说,就是碰都碰不得的那种;呛上一口水,都能诱发各种并发症,更别说冬天掉进池塘里溺水窒息了。

    袁朵朵这才意识到:女儿豆豆是真的不见了!

    从医院调取的监控来看,豆豆的确是自己跑出医院的。可在一个监控盲区,小家伙就不见了。

    又寻找了一个多小时后,白默果断的报了警。

    可从警方那里却得到一个更坏的消息:最近有几波人贩子在本市四处流窜,专门在医院公园等地方对婴幼儿下手。本市已经出现两起婴幼儿丢失的恶劣事件。

    “不会的……不会的……我家豆豆不会丢掉的……肯定不会!”

    在得知警方的这个消息后,袁朵朵是真的慌了神。早知道她就不打豆豆了,会把女儿牢牢的牵在自己的手里!

    要是女儿真被人贩子给拐卖了,袁朵朵恐怕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立刻给我封锁所有的出城道通!无论是水路还是空运!绝对不能让人贩子拐走我的女儿!”

    而身为父亲的白默,几乎濒临失控。

    “白先生,你先冷静点儿。要是我们施压太狠了,他们会狗急跳墙,残害那些儿童的!”

    真的是祸不单行,简梅的女儿还没能彻底的抢救回来,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着;而这边的豆豆却失踪不见了!白默连夜让人几乎翻遍了大半个申城,都没能找到女儿豆豆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