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90章 青涩情书95

第1890章 青涩情书9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丛刚僵化在镜面前一动未动!

    久久的盯视着自己脸颊上的那两排牙痕,似乎有些神魂出窍。

    自己竟然……竟然……被那个人渣给……给咬了!

    这是丛刚万万没想到的:封行朗那个卑鄙无耻的东西竟然会咬他!

    丛刚预料到那样的见面方式会惹恼封行朗,也提防好封行朗会对他施出暴行,亦或是拳脚相加;

    他也做好了要狠狠回击封行朗的打算!

    他要让封行朗在出手的那一刻就得到他以暴制暴的回击,让封行朗永远都不敢也不会再靠近他!

    用冷情血腥的方式,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

    可丛刚怎么也没想到:封行朗先是虚伪的嘘寒问暖,一声‘你还好吗’,让他在那一刻不由自主的放下了所有的抵御!还有那个贴面……竟然被他成功的咬到了自己?!

    无耻之极的人渣!

    丛刚缓缓的抬起自己的手,轻轻触碰着自己脸颊上的那两排牙痕,像是有电流击过似的……让他的手不自控的顿在了半空中!

    牲口么?竟然动不动就咬人?

    其实被咬的这点儿小疼对丛刚来说,几乎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他心灵的触动,却是巨大的。

    巨大到连呼吸都带上了莫名的颤抖!

    【丛刚,你它妈的装得再像人……可骨子里,你永远都是我捡回来的一条狗!活着是我的狗!死了也只能是我的狗!懂么?】

    酝酿了两年多的努力,最终还是败了!

    丛刚听到了封行朗跟白默在门外的谈话:【狗就是狗,即便离得再远、相隔再久,它都能自己找回来!】

    封行朗说得没错,可不是自己找回来的么?

    难道自己真成了他的狗?

    丛刚缓缓的放下了抬起的手,整个人陷入了阴寒压抑的包裹之中。

    “Boss,你在?”门外传来颂四的轻叩门声。

    “说!”

    “封行朗已经回封家了……还吹着口哨!气焰是相当的嚣张!要不要再关他几天凉凉他?”

    “不用!你去盯着白家,寻找机会出手。记住,不能在白公馆里下手。”

    “知道了Boss,我这就去办!”颂四应声而退。

    幽暗的房间里再次陷入宁静之中!

    还吹着口哨?真有那么好得瑟的?

    只是因为赢了他吗?

    封行朗,我们之间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

    白公馆。

    冬季,锦鲤不爱游动;低气温让锦鲤鱼新陈代谢变慢,消化系统基本上停止,所以喂食很少。

    虽说做了保温措施,但气温还是偏低了一些。

    家仆给三个孩子各分了一小盘的鱼食,让她们喂食那些不爱游动的锦鲤鱼。

    “小鱼鱼,不要睡懒觉了……快起来吃饭饭!”

    豆豆撒了两小把鱼食,发现并没能引来鱼群的哄抢场面,便甜声唤叫了起来。

    “豆豆大小姐,现在是冬天,这锦鲤鱼都犯懒呢!”家仆们都很喜欢萌甜甜的豆豆和芽芽。

    “那……那能不能不让它们犯懒啊?它们老是睡觉,多没意思啊。”

    因为天气寒冷,舍不得小可爱出门着凉,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在白公馆里呆着。

    “好的大小姐,我这就去拿加热棒。你们先别喂了,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着我。”

    为了不扫豆豆喂鱼的兴致,家仆便去仓库取加热棒,想让鱼池里的锦鲤鱼活跃一些。

    “快看,快看,小鱼鱼起床在吃饭饭了呢!”

    家仆刚走没一会儿,豆豆便惊喜的发现刚刚撒过鱼食的地方围聚来了一群的锦鲤鱼。

    “啊……好多小鱼鱼啊!小鱼鱼快来吃吧……快来吃吧!”

    芽芽也跟着欢快起来,愉快的撒起了自己盘子里的鱼食。

    三个孩子盘子里的鱼食本就不多,豆豆又先抛撒的鱼饵,所以她鱼盘里的鱼食很快就见了底。

    而这一刻,正是鱼群欢快上涌吃得正欢的时候;没能尽兴的豆豆一侧头便看到了楠楠手里的鱼盘,而且鱼盘里的鱼食几乎没见少,豆豆便朝楠楠奔了过去。

    “楠楠,豆豆帮你喂小鱼鱼吃饭饭吧。”

    妈咪老说要多多照顾体弱多病的楠楠,所以豆豆决定自己帮着楠楠代劳喂小鱼们。

    “楠楠想自己喂。”

    楠楠是简梅的女儿。因为妈妈怀孕期间受到了一些刺激和伤害,小东西先天就比较娇弱。

    “你身体不好,就不要辛苦喂小鱼鱼了……豆豆帮你喂吧!”

    豆豆直接伸手过来,想从楠楠的手里夺过鱼盘;可想自己喂小鱼的楠楠却把鱼盘抓得很紧。

    或许是因为遗传了妈咪袁朵朵的好体质,看着萌甜娇小的豆豆,可夺鱼盘的力气并不小,一个带力的侧身甩,鱼盘便被豆豆成功的夺了过去。

    说真的,当时的豆豆压根就没觉得自己用力了,可带来的恶劣后果就是:体弱多病的楠楠因为惯性被甩下了池塘。

    池塘原本是有护栏的。也是源于对豆豆和芽芽安全的考虑。

    但袁朵朵觉得护栏很不美观而且相当碍事,便又让人拆掉了。在袁朵朵看来,危险是无处不在的。即便拦得了白公馆里的池塘,也无法拦下外面所有的池塘及河湖;所以,袁朵朵便教会了两个女儿学游泳。即便偶尔掉进池塘里,两

    个小东西也能自己游上岸。

    夏天的时候,两个小东西还跳进池塘里捉鱼玩过。所以这不大且浅的池塘,已经对豆豆和芽芽构不成什么危险了。她们能在里面游上好几个来回。

    见楠楠掉进了池塘里,豆豆也是一愣。但却没被吓到。

    在她跟芽芽看来,这似乎挺平常的。但她们在冬天的时候是不会下池塘捉鱼玩的。

    “楠楠,你是想捉鱼吗?水里冷不冷啊?你好勇敢哦,冬天也敢下水抓鱼呢!”

    豆豆先是以为楠楠是自己跳进池塘里抓鱼;但看着楠楠那挣扎扑腾的姿势,实在不像在抓鱼。

    同样看了一会儿的芽芽似乎感觉到了楠楠的危险,便嚷声起来:“豆豆,楠楠掉进水里去了……”

    “楠楠你不要害怕……用手划水,用脚蹬水,快朝岸边游!”或许是因为自己跟芽芽夏天会常在池塘里嘻嘻抓鱼,豆豆并没有感觉到掉进池塘里的楠楠会有多危险。觉得自己跟芽芽会游水,楠楠也应该会游水的。而且池塘也不宽,

    就近在咫尺的距离。

    “豆豆,楠楠好像……好像不会游泳呢!” 芽芽看到池塘里的楠楠不怎么挣扎了,才惊慌起来,“豆豆,我们去喊大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