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82章 青涩情书87

第1882章 青涩情书87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屯要带走两个孩子时,封行朗默许了。留妻子在家一个人好好的安养也好!

    等河屯跟邢十二带着两个叽叽喳喳闹腾中的孩子离开封家之后,雪落立刻坐依到了丈夫的身边。

    “行朗,你是不是见到丛大哥了?”

    既然丈夫跟丛刚都叙旧过了,这件事也没什么好继续隐瞒的。

    但雪落却不知道此番叙旧,叙得丈夫是怒火中烧!

    是真的不肯放过他封行朗呢!儿子问完,妻子问!还有时不时在他耳际念喊着‘大虫虫’的小儿子!

    封行朗当然不会在妻子面前诉苦自己被丛刚,以及丛刚的手下狠狠的羞辱戏弄了一番!那样不仅仅自己会丢脸没面子,有着身孕的妻子会也被困扰……关键还是面子!“雪落,其实我已经接受了丛刚的死亡!他就是一个过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没必要让一个记忆中已死之人再来困扰我们的生活!我们是适合跟丛刚说再见了!各自安

    好!”

    封行朗的这番话,说得极其的平静无波。

    感觉丛刚真的成了他生命中的过去式,不再提及比提及要好!他跟丛刚之间,已经结束了。

    无论是兄弟之情,而是主仆之意。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丈夫这番冷情冷义的话,听得雪落是懵懵的。

    怎么就结束了呢?不应该是:丈夫见到活着的丛刚欣喜若狂?喜极而泣?把酒言欢?

    反正不应该是这样不冷不热的样子才对!

    “老公,你跟丛大哥他……是不是闹什么误会了?”雪落皱眉问。

    “我跟他之间,能有什么误会?”封行朗淡淡一声,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对了雪落,等你舒适点儿之后,我们带上两个小崽子去一趟白公馆,给白老爷子先拜个早年。听说老爷子最近又虚弱了些…

    …是真过一年少一年呢!”

    “好的。我也许久没去给老爷子问安了呢!”

    话题被男人成功的岔开了。

    “还有我家两个备胎儿媳妇……白默把她们养得可好了!”封行朗勾唇一笑,故作轻松。

    “得!还备胎儿媳妇?!你不怕白默听到你这话,会找你拼命呢!”

    是真会拼命的!白默的世界几乎全被他的两个心肝宝贝所占据了。连白老爷子都要靠边站的。

    “放心吧,白默那小子论文论武,都不是你亲夫的对手!”

    封行朗诙谐着口吻在逗怀孕中的妻子开心,“再说了,我生的可是两儿子,削他一个绰绰有余!”

    “行了,别横了!我肚子里的老三,可是个闺女呢!你就不担心有别的小男生也把她当成备胎啊?”

    雪落娇斥一声。自己的闺女自然会宝贝;但别人家的女儿也是爸妈的宝贝!

    “无论是闺女还是小子,我都喜欢!”

    封行朗埋下头来,用菲薄唇蹭亲着妻子的肚皮,久久的没有抬起头来。

    “假话!谁不知道你封行朗拼老三,是想生个贴心小棉袄、前世的小情人呢!”

    雪落就这么抱着男人的肩膀,享受着夫妻之间的温存。

    等丈夫离开封家之后,雪落随即便给丛刚打去了电话,想问问他们究竟‘叙旧’的什么情况!为什么丈夫回来会是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

    可丛刚的手机却一直关着!怎么也拨打不通了!

    真是个任性的家伙!脾气倔强得跟石头似的!

    ……

    袁朵朵是在高中同学聚会上遇到回了申城的简梅。

    她过得很苦:离婚之后,一个人带着女儿。而且女儿还体弱多病。

    简梅跟袁朵朵高中同学了三年时间。那期间两个时常勤工俭学。

    那时候的简梅就已经突显出了她的舞蹈天赋。可学习舞蹈无疑是烧钱的行当,她养父便逼迫她报考了师范学院。说女孩子当个教师一辈子不愁吃穿,最稳定的工作。

    还没等简梅大学毕业,养父就去世了;伤感的简梅便投入到选修课舞蹈老师的温暖怀抱……明知道这个舞蹈老师早已经有了家室。

    荷尔蒙冲动的年龄,对爱情的误判就是:不被爱的那个人,才是小三!

    再后来,那个舞蹈老师净身出户了;然后又因为伤风败俗的师生恋被学校开除。

    他将这一切的人生变故都归罪在了简梅的身上,曾经温柔似水的他,对简梅非打即骂!身怀有孕中的简梅也没能幸免!

    曾经光芒万丈的人民教师,跟这个世俗的社会格格不入。他觉得自己的脸面都被简梅母女俩给丢光了!为了生计,他逼迫还在月子里的简梅去酒吧跳舞卖唱!

    为了女儿,简梅忍了也照做了!可后来,这个男人却变本加厉,沉迷上了网络赌博。仅为了两万元的赌资,竟然把才几个月大的女儿给卖了……

    找回女儿后的简梅,也彻底的清醒了!像是重生了一样!

    同病相怜!在求学路上有着相同遭遇的袁朵朵,格外的怜悯过得很不好的简梅。甚至于把自己的小公寓腾出来给她们母女俩先住着。还给简梅介绍了舞蹈培训的工作。

    临行过年的白公馆,已经有了年味的喜庆。

    每到冬天,白老爷子的身体都会虚弱一些。连他自己都调侃说:他是要冬眠了!醒得过来,就又赚了一年;要是醒不过来,那一辈子就过去了!

    临近年底,舞蹈培训课不多,袁朵朵便把简梅母女也请了过来。虽说高中时不在一个班儿,但简梅跟林雪落也算是高中同学了。

    白公馆的典雅奢华以及盘大的面积,着实让简梅瞪目结舌。

    “妈咪……妈咪,这里童话故事里的城堡吗?我好喜欢这里!”

    不但简梅的女儿喜欢,连简梅也望尘莫及的感叹。

    雪落已经不记得简梅这号人了。毕竟有舅舅夏正阳的庇护,她还不至于在高中就勤工俭学。

    “雪落,你不记得她了?一剪梅……校花……在高中五十年校庆上独舞的那个!”袁朵朵急切的介绍。

    “一剪梅……也不像啊!”

    雪落是真没能把眼前这个几乎瘦骨嶙峋的女人跟高中校庆上那个翩翩起舞的小女神联系在一起!

    “一孕傻三年!你都第三胎了……傻成你这样也情有可原!”

    看到被封行朗父子三人呵护成皇太后的林雪落,袁朵朵也懒得多说什么了。

    “袁朵朵,你怎么说话呢?纯属妒忌性质的嘲讽!”

    封行朗宠爱的轻揽着雪落的腰际,一边跟袁朵朵耍着嘴皮子,一边有一眼没一眼的瞄向袁朵朵身边的一剪梅。

    虽说这个简梅消瘦得没什么女人的美感可言,但骨子里的美人胚子还是隐约可见的。

    “你好!封行朗!”封行朗简洁却气场强大的介绍着自己。

    “你好……我叫简梅!”

    女人有那么点儿小拘谨,却丝毫没有卑微之意。

    “啊……你真是那个在校庆上跳孔雀舞的那个一剪梅女神呢!”

    终于认出简梅的雪落,欢喜的上前来拉住她的手,“我跟你讲,当年你跳的那段孔雀舞,实在是太惊艳了!连我一个女的看着都喜欢到不行呢!”

    “老婆,你悠着点儿!”

    封行朗连忙轻托了一下激动中的妻子,“要是喜欢,可以让简小姐为你再跳一回!”

    宠妻是宠妻,封行朗还有那么点儿强逼她人的意思。

    “那我就献丑了!”简梅到是很大方的答应了。

    逐一问安白老爷子之后,大家便开始欣赏简梅的孔雀舞。

    简梅的清瘦,到是让她的孔雀舞更为轻盈灵秀、舞姿婀娜优美,满溢着高大上的文艺范,的确挺赏心悦目的。

    看多了那些艳舞的封行朗和白默,到是让眼睛享受了一回。

    “好漂亮哦……跟仙女一样!”豆豆拍着小手欢呼雀跃着。

    美感的东西,总能让人心境愉悦。

    “太美了……比真孔雀还要灵动美丽呢!”雪落由衷的感叹一声后,便妄自菲薄了起来:自己连一技之长都没有,不善歌也不善舞,除了会生儿子!当年报的传媒学,自己是一点儿都不喜欢。感觉自己的人生就要

    这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

    看到妻子很喜欢,封行朗的反应就是:这孔雀舞挺适合胎教!

    “怎么样,默太子,给个评价呗?”

    像这种坑人的活儿,封行朗向来都会把‘机会’让给白默。

    “好看是好看……但不太带劲啊!也就适合老弱妇孺们消消遣!”

    白默向来以损人为乐;封行朗就知道从他嘴里出不来什么好听的话。

    “白默,什么叫不太带劲儿?你是不是觉得只有什么脱衣的舞才带劲儿啊?没文化真可怕的家伙!”

    袁朵朵厉声厉气的埋怨着不懂欣赏的白默。这已经成了他们两人相处的日常。

    她努力的把白默成当长不大的巨婴弟弟来看待,那样她就不会在感情上煎熬自己了。

    “行朗,我是跟不上趟了……但我一定要让我们的闺女学习孔雀舞!”

    雪落轻抚着自己的孕肚:小可爱还只有豆芽大,她便开始在筹划女儿的将来了。

    “学了做什么?取悦男人么?”

    封行朗淡哼一声,“我觉得闺女学些技能,比如说搏击术和格斗术,至少还能保护自己!”

    这逆天的思想!

    还没等雪落和袁朵朵反击封行朗这番奇葩的思想,白默便争当起了炮灰。“朗哥,就这点儿,我跟你想法是完全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