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81章 青涩情书86

第1881章 青涩情书86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阿朗回来了就好!雪落,你也别担心了!”河屯宽慰着身怀有孕的儿媳妇。

    “……”雪落本想回一句:我没担心啊!但觉着在河屯一个亲爹面前,自己这个妻子说不担心自己的丈夫,听着怪没心没肺的;便最终还是回咽了下去。

    “对了爸,我去把虫虫叫下楼来让您抱抱吧!”

    知道河屯心疼他儿子和两个孙子,雪落便投其所好的讨好道。也算是为自己前些天耍小性子气了河屯而赔礼。

    “太太……太太……你坐着歇歇,我上楼去叫虫虫。”

    安婶将牛奶跟糕点送至雪落的手边,便按住了要起身上楼去的二太太。

    目送着安婶上楼,河屯微微蹙眉,“雪落,这保姆年纪好像大了点儿……我还是重新给你找两个得力一些的保姆伺候你吧!”

    “别啊爸,安婶跟我们很有感情的。再说了她在封家工作了那么多年,而且把我们照顾得都很好的!”

    雪落以为河屯要武断的辞退掉安婶,便连忙为安婶说好话。

    “那就不用辞退了,花钱养着她就行!”财大气粗的河屯淡哼一声。

    “那……那安婶心里得多难受啊……安婶照顾这个家,根本就不是为了钱!她把封家两兄弟当亲生儿子看待呢!”

    雪落是懂安婶的。要是让安婶觉得自己在封家已经成了一个没用的闲人,她会很难受的。

    “什么?她把阿朗当亲生儿子?哼,她还真能抬举她自己!”

    河屯不满的低厉一声。唯我独尊的他觉得除了自己这个亲生父亲和过世的苏禾,其它再没人有资格当他儿子的长辈。

    这天聊的……真能被聊死!

    “爸,知道你心疼孙女,但行朗已经新请了一个阿姨和营养师,她们都挺称职的。再说了,这人多了,我总觉得不太自在。”

    后面的话也算是实话,但雪落更多的是不想让河屯伤了安婶的心。

    儿媳妇一说会不自在,河屯随即便作罢了自己的想法。只要儿媳妇感觉舒适,比什么都好。

    “小虫子……快到爷爷这里来!”

    被带下楼的封虫虫小朋友,见等在楼下客厅里的又是这个奇怪的老头儿,拔腿便朝客厅门外跑去。

    “虫虫你慢点儿……别摔着了!”

    这小东西真的是撒手没;雪落是越来越力不从心去追小儿子回来了。

    “跑什么跑?就你这两条小短腿,能跑得过十二哥我么?”

    跑出去的封虫虫还没跑多远,就被守在门外的邢十二给拎回来了。看到小家伙在邢十二怀里直踢腾着小短腿,雪落忍不住笑了出来。看起来心情挺明媚的。

    于是,出逃未能成功的小家伙被送进河屯怀里各种蹭亲。

    看着河屯那么喜欢自己的亲孙子,雪落也是满眸的欣慰。至少河屯在爱孙子方面是真心实意的。是不是好公公暂时未定,但绝对是个好爷爷。

    “雪落,这第三个孩子……可让你受累了!”

    冷不丁的,河屯突然就说出了这番体贴入微的话来;听得雪落小生感动。

    “爸,我不累的。行朗一直想要个闺女……我这个当妻子的当然要尽力的如他所愿。”

    这夫唱妇随的话,河屯听着也是十分的顺耳。

    “哈哈哈,这个阿朗啊,还真是喜欢女儿呢!可我觉得儿子也不错啊!我就喜欢孙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河屯的生活环境如此,他是真喜欢儿子孙子。似乎从没惦记过自己会有个孙女。

    “对了雪落,你这里也不得空;要不,让诺诺跟着我回去吧!”

    这次河屯除了来看望自己的儿子询问一些情况,还有就是想接走大孙子小十五。

    “好啊!”

    雪落满口就答应了下来,“爸,您要是不觉得累,可以连虫虫也一起带回去呗!”

    这个顺水人情,雪落当然是同意的。能不能带走两个小家伙,不还得看他宝贝儿子的意思!

    “真的?哈哈哈,那我就把十五和小虫子一并带回去了哦!”

    河屯舒心的开怀大笑起来,“你要是想他们了,我再让老十二送回来给你瞧瞧!”

    “好的爸,一切听您的安排!”

    这孝顺儿媳妇当的……那是相当的称职!

    封行朗下楼时,见妻子跟河屯聊得正欢。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景象。

    “阿朗?你起了?还好吗?”见儿子下楼,河屯立刻起身相迎。

    “我能有什么不好的!”

    封行朗不咸不淡的应答一声后,又眯眸问:“你怎么来了?”

    “哦,我来看看你……和雪落孩子。”

    上下打量着精健的儿子,河屯是满眸的欣慰。自己的儿子,果然是人中龙凤。

    封行朗也没应答河屯这番关切的话,而是在妻子身边坐下亲昵的询问。

    “对了阿朗,爸爸有点儿事想问你。”

    耐心的等着儿子和儿媳妇亲昵完了之后,河屯才提出有事想跟封行朗单独谈下。

    “没什么可问的!我也没什么可答!”封行朗不冷不热的淡哼一声。

    “行朗,别这样!跟爸好好谈谈呗!”雪落体贴的劝和,“我去让安婶准备早餐!”

    目送着儿媳妇进去厨房后,河屯才开始发问,“阿朗,你可还记得那些绑匪的模样?他们会是什么人?”

    河屯不可能任由这帮人一次又一次的绑架自己的儿子来要挟自己。要的就是一窝端,不再有下次。

    “不记得!也没认出来!”

    封行朗没好气的哼声,“以后别老舔着脸有求必应的去给别人钱!要是钱多得没处用,就捐给福利院!”

    “阿朗,爸爸只是担心你的安全!你要是出吧什么事儿,我也没办法跟雪落和孩子交待!”

    聊虽聊,但河屯还是观察出了一些细节:儿子脸上、颈脖上,以及露出的双手上,都没有任何的伤痕可见;即便用了再好的药,也不可能在一夜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来老十二的分析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你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封行朗微微提息,“这件事就此作罢,不用你再追究下去!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