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80章 青涩情书85

第1880章 青涩情书8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拖挪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封家时,莫管家依旧习惯性的守在别墅客厅里。

    多年来的习惯已养成:只要两位少爷没能都回家,他总会睡不踏实。

    “二少爷,你回来了?受伤了没有?你还好吧?”

    莫管家立刻从沙发上起身迎上前来,仔细的上上下下打量着二少爷的身体。

    “我没事儿!”封行朗哼应。

    “二少爷,你这是去哪里了?都二十多小时没你的消息,手机也联系不上……”

    莫管家也是从邢十四口中得知:二少爷被人绑架了,河屯如数交了赎金,正满申城的寻找二少爷的下落。他便多问了几句。

    “不是跟你交待过,我出事见个朋友的么?你瞎着急干什么呢!”

    封行朗似乎有些烦躁。烦躁于这二十多小时的被非人虐待;更烦躁着莫管家的追问。

    见二少爷情绪不太好,莫管家也没多问,只是将温口的茶水送来给二少爷过个口。

    封行朗猛喝了几口茶水之后,才又看起一旁静守着的莫管家。

    “老莫,你没让雪落跟着瞎急吧?”

    其它人瞎着急纯属自扰,但身怀有孕的妻子是急不得的。

    “二太太到是没着急你……估计是她还不知道吧。挺宽心的。晚餐时还跟诺诺说:不用出去找你,说你最迟明天早晨就会回来的。”

    “什么?雪落确切的说过:我最迟明天早晨就会回来?”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难道那狗东西事先通知过他的女人了?所以她才会如此确定自己最迟什么时候回来?

    “是的。我没敢让二太太知道什么,也就没有多问。”

    莫管家微微躬身向前,“二少爷,该不会是虫虫的干爹……”

    “闭嘴!以后不许再提什么干爹!虫虫只有我这一个父亲!亲生父亲!没有什么干不干的!”

    封行朗突如其来的发起了无名火。情绪失控得将手中的茶水杯都掉落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知道了二少爷,我不提就是了!”莫管家连声应好,以消除二少爷的怒气。

    “亲爹……亲爹!你是不是去见大毛虫了?”

    一直熬着眼睛没肯睡觉的林诺小朋友冲下楼来,兴致勃勃的询问道。

    因为妈咪有跟他说过:亲爹出门是去跟一个故友叙旧去了!还让他不要着急!

    林诺小朋友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故友应该是大毛虫无疑了!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刚刚莫管家因为‘虫虫干爹’的称呼刚被呵斥,林诺小朋友又赶上来讨骂?

    “诺诺,亲爹现在郑重其事的跟你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家不许再提大毛虫这号人!”

    封行朗低沉的声音里,满染着发泄不出的愤怒。

    “为……为什么啊?亲爹你是跟大毛虫吵架了吗?”林诺怔怔的问。

    “大毛虫已经死了!懂吗?死了!”

    封行朗狂躁的大吼一声,那戾气的嚷叫震颤着林诺的耳膜。

    “亲爹……你怎么了?”

    这一刻,失控狂躁中的亲爹封行朗,对林诺来说,不仅仅是陌生的,而且还相当的恐怖。

    这么多年来,即便自己再如何的淘气,亲爹大多也只是象征性的训斥几句;平日里几乎都只是溺爱孩子的慈父形象!

    可现在,这一刻,亲爹竟然对他大吼大嚷,林诺是真的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亲爹。

    “二少爷,你吓着诺诺了!”

    虽说二少爷此刻的情绪有失控的危险,但莫管家还是毅然提醒了一句,并下意识的将封家大公子藏身在了自己的身后,以防二少爷会失手打了孩子。

    看到惊恐中的大儿子,封行朗这才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失控。

    “诺诺……对不起……亲爹很抱歉!”

    封行朗的喉结急促的滑动着,努力的抑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最快的平静下来。

    “亲爹,你这是怎么了啊?”

    林诺从莫管家身后跑出来,上前紧紧的抱住了亲爹的劲腰。

    “没什么……没什么!”

    封行朗躬身抱起大儿子,“别问了好吗?亲爹真的没事儿!”

    “你没事儿才怪!”

    小家伙小委屈的哼哼一声,又懂事的说道:“鉴于亲爹现在心情不好,那亲儿子就先不问了!等亲爹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说给亲儿子听!”

    “嗯……真是亲爹的乖儿子!”

    封行朗蹭亲着小家伙的脸蛋,意味深长的感叹:“有你们,亲爹已经很满足了!其它的,都是过眼云烟!没了就罢了!亲爹不在乎!”

    “我跟妈咪,还有虫虫弟弟都是亲爹最爱的人……所以亲爹以后不能跟我们乱发脾气哦!亲儿子很委屈的!不过亲儿子还是原谅亲爹了!”

    小家伙抱着亲爹的颈脖,赏了好几个响响的吧唧亲。

    “诺诺……谢谢你!亲爹爱你们!好爱好爱!”

    这一刻,封行朗被摧残过的心,在得以亲情的抚慰之后,慢慢的变得平缓而温暖。

    只有亲情才是永恒的!

    去三楼主卧看了一下酣睡中的妻子和小儿子后,泡好澡的封行朗便去了大儿子的房间。

    有时候再坚不可摧的人,也需要它人的温暖。

    这一晚,父子俩相拥而眠。

    小家伙懂事的没有多问什么。他似乎能感受到亲爹心里的不痛快。

    ……

    河屯一早就赶了过来。

    一来是亲眼看看自己的儿子有没有受伤;二来也为询问一些事。

    “爸,您来了。早安。”

    雪落热情的主动跟河屯打着招呼。气已经气过了,鉴于河屯毕竟是长辈,孝道还是要有的。

    虽说雪落自己也意识到自己最近挺爱闹腾的,但善心孝义她从来都没缺失过。

    “雪落啊?你怎么一早也起了?不多睡会儿?”

    河屯也没跟闹小心眼的儿媳妇计较什么。只要雪落能安心的养孩子,其它万事好商量。

    “有点儿饿了……下楼找东西吃呢!”

    雪落故意挺了挺自己还未出怀的孕肚,又用手温柔的抚了抚,像是在跟河屯表达:你亲孙女在我肚子里好好的呢!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爸爸给你带了些燕窝和新鲜的各种水果,在厨房放着呢。”

    那些高档的补品,河屯还真没少送。即便雪落没怀孕时,河屯也是三天两头的让人送些精品食材过来给儿子一家。

    “谢谢爸!”雪落应得乖巧甜人。

    “对了,阿朗呢?应该回来了吧?”河屯止不住的问起了儿子的情况。“阿朗昨晚就回来了,正跟诺诺睡着呢!刚刚我去房间看过他们父子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