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75章 青涩情书80

第1875章 青涩情书8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知道义父河屯的火爆脾气,更知道他爱子心切:只要事关邢太子的事儿,河屯似乎从来都不会冷静。

    邢十二不敢继续忤逆义父河屯,便拿上那些账户信息立刻去转账汇款去了。

    一路上,邢十二一直哑声念叨着什么。应该是在模仿邢太子那怒不可遏的口型。好像是在喊一个人的名字,只有愤怒没有畏惧的厉吼和谩骂。

    邢十二打通了留守在封家监护林雪落的邢十四的手机。想询问他一些事。

    “老十四,邢太子昨晚回去过没有?”

    “回来过!陪老婆孩子吃完晚饭后,又出门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邢十四如实作答。随后又多嘴的问道:“怎么了?该不会是邢太子又捅什么娄子了吧?”

    即便不用跟随义父河屯枪林弹雨,可邢太子这一家人实在是不得消停。时不时就整出点儿乱子来,忙得这些义子们鸡飞狗跳的。

    现在林雪落肚子里又怀了一个……指不定这以后的日子会怎么闹腾呢!

    “是呢!”邢十二无奈的长叹一声,“邢太子估计是又嫌这日子过得太舒坦了,他又把他自己送去给别人当人质,然后敲诈勒索自己的亲爹玩呢!”

    邢十二连用了两个‘又’字。他是真服气了封行朗的爱折腾。这么大个人了,还三天两头的给自己的亲爹惹麻烦!

    “啊?邢太子被人绑架了?”邢十四急声问。

    “嗯哼!”邢十二悠哼一声,“但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想敲诈勒索义父罢了!”

    “这又来?”

    邢十四也是一声感叹。好像距离上回的艳拍门事件,还没过多久呢。

    “对了老十四,邢太子昨天晚上出门……有说去哪里么?”邢十二追问。

    “没说!只让我看好林雪落和两个孩子!”

    “那他情绪上有没有什么异样?”

    “也没有!昨晚出门时挺正常的!还跟封立昕小喝了几口,看着心情还不错!”

    邢十二撸了撸自己的脑门,“老十四,你说会不会有一种可能:邢太子吃饱了撑着,想绑架自己去敲诈他亲爹呢?”

    “敲诈义父?这……这不太可能吧!”

    邢十四持否定态度,“再说了,邢太子又不缺钱,他敲诈义父有意思吗?”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觉得邢太子是想替他女人出气!”

    “替他女人出气?出什么气啊?这林雪落又生义父的气了?”邢十四诧异。

    “说了你也不懂!”

    邢十二藐视着邢十四的智商,“你说邢太子自虐他自己,最心疼最着急的人,会是谁?”

    “啊?你说邢太子是自虐啊?”邢十四就更惊诧了,“他为什么要自虐呢?”

    “行了行了!不跟你扯了!”

    邢十二有些不耐烦了,“你照顾好林雪落,千万别让她知道邢太子出事了!”

    “哦哦,好的!”邢十四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邢十二的所言虽说异想天开了那么一点儿,但还是有理可依,有据可循的。

    因为他能冷静的从视频中判断出:邢太子脸上和身上的血污实在可疑;而且要真被打得遍体鳞伤,他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劲头在暴躁的谩骂着谁!

    要说抗打能力,封行朗肯定不如他邢十二的。邢十二都不能保证自己被打成那样,还能那般畅所欲言?

    如果邢太子身上的伤和血迹都是伪造的,那就不存在什么绑匪了!

    至少不会有什么真绑匪!哪个绑匪会如此‘怜香惜玉’的给邢太子弄点儿假伤呢?!

    总而言之,邢十二觉得这次绑架是邢太子自导自演的可能性比较大!

    只是觉得封行朗玩的这一出实在是太过幼稚了!这都什么年纪了,还玩虐待自己让自己的亲爹心疼?

    所以邢十二也没那么着急了!

    但爱子心切的河屯却相当的慌张和焦躁。

    ……

    这叙旧叙的,把封行朗千年的怒火都给叙出来了。

    骂累了的他安静了下来,目光直视着前方,若有所思着。

    他是真没想到丛刚竟然敢跟他玩这么一出?绑架他?羞辱他?他这是要干什么?

    这帮人出现在丛刚的鬼宅里,不可能跟丛刚没一点儿关系的。

    接下来想干什么?是把他绑在这里耗时间吗?

    “这是优待俘虏啊!”

    卫康从某人手里接过那盘香气四溢的意式牛柳面时哼哼笑言。

    不知道为何,每每看到不可一世的封行朗成为阶下囚时,卫康都特别的兴奋。感觉这又是一次替老大丛刚在一雪前耻。

    丛刚的神情僵顿了一下,淡声:“那盘是你的!”

    可以看出,他是临时改的主意。

    或许是因为:这一般意式牛柳面太过招摇了!会不会让某人一下子联想到他?

    “我……我的?”

    卫康惊讶得连嘴巴都合不拢了,“老大你这是……太让我感动了!”

    大Boss亲自下厨给自己做牛柳面吃,着实让卫康有些受宠若惊。

    ‘呼溜’一声吃了满满一大口,“嗯,嗯,好吃!老大,没想到你的厨艺这么好!”

    丛刚赏了吃相难看的卫康一记冷眼,“吃完了送点儿东西进去给封行朗!饿死了,就不值钱了!”

    “嗯嗯好!”卫康连连点头,“一会儿我就去给他送吃的!”

    这盘笼络人心的意式牛柳面,着实让卫康各种的受宠若惊。

    在禁室门前,卫康却顿住了脚步。看起来有些纠结。

    要是自己亲自送进去,那岂不是让封行朗记恨上自己了吗?

    可要是不进去,又怎么能切身享受一下对封行朗的羞辱呢?

    衡量之后,卫康决定戴上面具进去。加上小小的变声器,这样就可以万无一失了。

    卫康端着餐盘进来的时候,封行朗还算安静。就这么微眯着眼盯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

    “怎么,没脸见人?”封行朗冷哼一声。

    讲真,要是没点儿口才跟封行朗怼话,真能被活活的气死。

    “你一个阶下囚这么的嚣张……是真不怕死呢!”卫康哼声问。

    说真的,跟封行朗耍嘴皮子,还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进快一感。很过瘾的那种。“借你十个胆儿……你敢弄死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