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74章 青涩情书79

第1874章 青涩情书79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雪落的声音,带上了睡意的慵懒。想来昨晚睡得应该很踏实。

    现在的林雪落,可以说是个福气之人:恃宠而骄,且被关怀备至。

    丛刚原本并不想打这通电话的。可顾及过程林雪落身怀有孕,受不得风吹草动的刺激,便提前打电话跟她沟通一声,也好让她安然处之。

    “嗯……早!”

    丛刚哼应一声后便悠声淡然的询问了心大的林雪落一句:“封行朗呢?”

    “丛大哥,你找我家行朗啊?”

    雪落环看了一下四周,打了声哈欠睡眼朦胧的说道:“估计在洗手间里吧!丛大哥,你是想好了要跟行朗见面吗?我给你叫他去……”

    “行了,不用找了!封行朗在我这里呢!”

    听到手机里的林雪落有起床的声响,丛刚也不再戏弄这个心大又傻萌的女人了,便直接坦诚告之。

    “啊?丛大哥,你跟行朗见面了?”雪落惊喜的问。

    “还没有。”丛刚浅哼一声。

    “既然行朗已经找到你了……你就跟他见个面呗!虽然行朗他很嘴硬,但我知道他一直希冀着你能活着!他还经常带诺诺和虫虫去启北山城看你呢!行朗一直记着你……”

    还没等雪落把话说完,丛刚便开声打断了。

    “最迟明天早晨,我会让人把封行朗送回去!你不用太想他!”

    这才是丛刚打电话的意图所在。

    “好好好!你们慢慢叙旧!丛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想他的!你多留他几天也没关系!”

    雪落连声惊喜的应好。丈夫能跟丛刚言归于好,雪落心里自然是欣慰的。

    “多留他几天?那得浪费多少口粮呢!我还是明天早餐前给你送回封家去吧!”丛刚冷幽默的说道。

    “丛大哥,你好小气呢!”

    雪落娇斥一声。她知道丛刚是在跟她开玩笑。

    “对了,你什么时候有空见见我家诺诺啊?小家伙最近几天情绪一直很低落的……丛大哥,你怎么忍心伤害我家诺诺啊?”雪落追问。

    “以后再说。挂了。”

    不等雪落再次逼问,丛刚便言简意赅的挂了电话。

    “又来缓兵之计!唉……”雪落叹息一声,“就这愣犟的脾气真不讨人喜欢!”

    又一声哈欠之后,雪落侧身继续补上了回笼觉。

    丈夫在丛刚那里,雪落是最放心不过了。丛刚的死而复生,够他们好好叙旧一番的了。

    ……

    封行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捆绑在一个立柱上。只要稍稍一动,身上的铁链就吭啷作响。

    脸上,半赤的上身处,都被血污所侵染了,看起来狰狞恐怖。

    可除了脑袋有些泛困且睁不开眼之外,关键封行朗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有受外伤或是内伤。

    四周弥漫着发霉的潮湿气味儿,混杂着莫名的血腥味,着实的让人作呕。

    “丛刚……丛刚!狗东西,老子知道是你!赶紧给我死出来……别它妈像个缩头乌龟似的躲躲藏藏!”

    醒来的封行朗,对着血腥味弥漫的空间就是一通谩骂;作答他的除了吭啷作响的铁链外,就只剩下他自己的回声了。

    “丛刚,你它妈的敢这么对老子……你它妈是不是活腻了?!”

    暴躁中的封行朗一声接一声的怒骂着。

    大概一个小时后,一个包裹被送去了浅水湾。包裹里有一部手机,手机里面有一段屏蔽了声音的视频,还有五个银行帐号。初步可以定性为:绑架勒索!

    视频里,浑身是血的封行朗正在愤怒的挣扎怒吼着,像是在被严刑拷打。

    当河屯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无法淡定的狂躁起来。视频里那个被打得浑身是血的人,正是他唯一的亲生儿子。

    “阿朗……阿朗……是什么人绑架了阿朗?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人生在世,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软肋;而河屯的软肋便是他唯一的儿子!他能毫不犹豫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换的亲生儿子!

    在河屯看完儿子被打得浑身是血的视频后不久,那部手机便作响了起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让他向每个银行帐号汇款两千万,一共一个亿的赎金!

    “钱好说!但你们为什么要伤害我儿子?!不怕有命要钱没命花么?!”

    河屯果然是财大气粗。这么多年在金新月和银三角地区弄到手的黑钱,多得他几辈子花不完;所以丛刚也正看中这一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向河屯索取。

    这回的绑架勒索完全是临时起意。毕竟是封行朗自己主动送上门去的,机会难得!

    “河屯,别那么横!你宝贝儿子还在我手上呢!怎么,难不成你是想看他暴死在街头呢?还是横尸在下水道里呢?”此人吃准了河屯不会拿他儿子的命当赌注。

    “……”河屯喉咙里发出毒蛇吐信般的嘶嘶声,“不知道阁下是哪条道上的?”

    因为河屯暂时想不出有这路人,敢在申城绑架他河屯的亲生儿子!

    “我奉信金钱教!给你三个小时把钱如数到账!不然,每过一个小时,你将收到你儿子的局部肢体。猜猜最先砍下的会是手指呢?还是脚趾呢?”

    “你敢!”

    河屯咆哮如雷,“钱我会一分不少的打过去!但你要是敢再伤害阿朗,恐怕真会有命要钱没命花!”

    没等河屯威胁恐吓的话说完,对方便挂断了手机。

    河屯因愤怒而剧烈起伏着胸膛;那满腔的愤怒几乎快透胸而出!

    “十二,按照他们的意思,快去转账!”

    一个亿对河屯来说并不算什么大数目;正如某人所预料的那样:河屯一定会乖乖的将钱奉上!

    可邢十二却紧紧的盯看着那段视频出神着。

    “义父,我觉得这应该是熟人作案……我看了好几遍这段视频,总觉得邢太子身上的伤……不像是真的!”

    河屯爱子心切乱了方寸;但邢十二还是相当冷静的。

    虽说听不到邢太子的声音,但从邢太子那厉骂的肢体动作来看,应该没受什么重伤。换句话说,视频中的邢太子还是活蹦乱跳的!

    而且邢太子嘴巴里一直骂骂咧咧着什么……还好像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虽然视频中的邢太子怒不可遏,但看上去没有任何的恐惧之意……那架势完全是一种居高临下的辱骂和怒斥!

    按道理说,身处险境的邢太子应该不会是那么彪呼呼的人……“废什么话!还不快去?!我的命令是拿来执行的,不是用来质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