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71章 青涩情书76

第1871章 青涩情书76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屯愣了那么一小会儿,似乎才恍然:“你的意思是说:林雪落并不是不想生孩子,只是想气气我?”

    “正解!”

    邢十二突然感觉自己有福尔摩斯般的敏锐洞察力。

    “不单单是想来气气您,而且还把邢太子给诱过来狠狠的凶了您一顿……这心机!”

    某人这就有点儿想多了。因为邢太子根本就不是雪落叫来的。

    “呵,什么时候林雪落这女人也变得这么有心眼儿了?”河屯皱眉一声。

    “恃宠而骄呗!都快被邢太子宠得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邢十二悠叹一声,“她肚子里现在又怀上了一个……还不美得她有冤申冤、有仇报仇呢!”

    “罢了罢了!只要她能安心的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我受点儿委屈也没什么!”

    河屯到底是一代枭雄,并不会跟儿媳妇计较这点儿小心眼儿!

    只要雪落能乖乖的生下肚子里的孩子,一切都好说。

    “义父,您这也太大度了吧?”邢十二有些心疼义父河屯的‘忍辱负重’。

    “那我还能怎么样?”河屯无奈的叹息一声,“一切必须以阿朗的子嗣为重!”

    ……

    这个道理,连邢十二都能参得透,封行朗那就更明白了!

    他了然于妻子此行的动机和目的;并选择了配合妻子好好的把自以为是又刚愎自用的河屯给教训了一通!

    只要妻子心里舒坦了,一切便是晴天!

    从浅水湾被大儿子打包带出来的糕点撒发出无比香甜诱人的气味。不得不说,浅水湾的那些做糕点小食的厨子,要比安婶的手艺高上好几个水准。

    雪落嘴馋着想吃;但似乎气氛有些不太合适。毕竟自己刚被公公好训了一通,怎么可能有心情美味的去吃糕点呢?好歹也得装一会儿楚楚可怜的模样才行!

    “雪落,你还好吗?”

    封行朗温情的将妻子轻拥在自己的怀里,轻抚着她的后背。

    “我已经习惯了……就怕你家老三受到什么惊吓!”

    这意思分明就是在说:她已经习惯了河屯的非吼即凶,只是怕肚子里的孩子跟着自己一起受委屈。

    “这个河屯,刚愎自用不说,还武断霸道……”

    封行朗先是低斥着河屯的不是,随后又柔声朝妻子安慰:“雪落,你以后别过去浅水湾了!河屯他不识好歹,你不用去看望他的!”

    “河屯可是你的亲生父亲,诺诺和虫虫的亲爷爷啊!”

    雪落并不想让丈夫和公公的关系闹得过分的僵化;只是让河屯受点儿小气,他才知道别人也会委屈!

    “咱不认他!”

    封行朗亲蹭着妻子的脸颊,另一只手掌已抚安上了腹处。那里孕育着他跟女人的新生命。

    “可不许你这么冲动的忤逆长辈!你两个儿子可学着呢!”雪落娇斥一声。

    “还是老婆大人深明大义啊!”

    封行朗顺着妻子的话称赞起来,接着又讨好的埋怨起河屯,“你说河屯大男人一个,竟然不如我家爱妻十分之一的明事理!白活这么大年纪了!”

    这话听得雪落着实的舒坦!

    这安抚老婆的活儿,封行朗是越做越漂亮了!

    封林诺从义父那里打包的糕点,已经被小饿中的封虫虫小朋友打开了。闲着也是闲着,吃饱了才有力气闹腾。关键这糕点着实的香气扑鼻。

    “虫虫,别浪费了!”

    雪落捡起小儿子咬掉下来的半块糕点就要往自己嘴巴里送;可男人却拽住她的手腕偏离轨道,糕点被送进了男人的嘴里。

    “雪落,你吃这个!”男人重新拿了一块完整的糕点送去妻子的嘴边。

    当时的雪落还是有那么点儿感动的。脑海里便浮现出男人为她咬肥膘的画面……

    “行朗,无论你是宠我,还是宠我们的孩子……我都很感谢你能这么宠着我们母子四个!”

    “当然是最宠你了!”

    男人亲吻着女人的额头,“你才是陪我走完这后半生的人!亲夫不宠你,还能宠谁啊!”

    总的来说,雪落这回任性的小报复,不但得以成功的实施,而且还得到了丈夫的拥护……雪落还是挺高兴的,外加那么点儿恃宠而骄的小成就感!

    晚餐过后,雪落慵懒的侧躺在贵妃椅上,一边喝着安胎营养羹,一边给丛刚打去了电话。

    似乎现在的丛刚,已不似从前那般神出鬼没;他跟林雪落的这点儿秘密,都快不成秘密了。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真要保守住这个秘密!

    以某人的诡诈和睿智,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他跟林雪落的这点儿秘密呢!

    只是某人的太过‘冷静’,到是让丛刚微感……失落?怅然?还是……紧张不宁?

    “丛大哥我跟你讲:我今天跟河屯干了一架!你猜结果怎么样?哈哈哈,我竟然赢了呢!”

    雪落忍不住将自己眼河屯斗智斗勇的事迹说给丛刚听。

    “你跟河屯……干架?”

    丛刚微微迟疑,哼声:“是耍嘴皮的架吧?”“嗯!我听了你的话,决定不委屈自己,就去找河屯报仇去了!告诉他我不想生肚子里的孩子,然后他就气得上窜下跳了!而且还把他儿子给叫过来……可他儿子没向着他

    ,到是向着我了!把河屯着实气得够呛!怎么样,我是不是又坏又聪明?”

    从某种程度上讲,雪落能这么做,除了恃宠而骄之外,也受了丛刚一定的‘怂恿’。

    不过雪落现在是国宝级的,她趁机任性那么一回,为了他儿子的子嗣,河屯应该只会自己忍气吞声。

    “嗯,做得不错!但前提条件是:必须保护好自己!还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丛刚叮嘱一声。想必这也是某人的意愿。

    “放心吧丛大哥,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雪落柔声,“丛大哥,还是你对我最好最体贴!”

    刚沐浴好的男人,顿足在了洗手间门口;俊逸的脸庞上满染着愠怒。

    还最好最体贴?

    呵!什么时候轮到他个狗东西对自己的女人最好最体贴了?

    那个狗东西究竟想要干什么?

    该不会是想觊觎他封行朗的女人吧?!找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