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70章 青涩情书75

第1870章 青涩情书7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是你妈咪肚子里孩子的亲爷爷!这孩子必须得生!”

    河屯狂躁的嚷嚷起来。自己亲儿子的子嗣,他当然是想着能多多益善。

    而现在有人竟然想扼杀他还未出世的亲孙子,河屯当然不会同意。

    “义父,你好霸道!”

    一心向着妈咪的林诺小朋友,径直跟唯我独尊的河屯怼上了。

    雪落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把大儿子扯进来的。为逞口舌之快,还是忽视了一些不良因素。

    “诺诺,不许跟你义父这么瞎嚷嚷!快到妈咪这里来!”

    当时的雪落,也说不出:‘我只是想逗你河屯玩’的话来。

    见河屯动怒了,她的目的便达到了。

    其实雪落早应该知道的:在河屯眼里,她这个儿媳妇就是他儿子的生育工具!

    心切护母的林诺小朋友,孩子气的说道:“妈咪,别给我义父生孙子了!他态度这么恶劣,一点儿都不心疼你的身体!”

    大儿子护母的言行,还是让雪落挺感动的。

    她轻轻拥抱过因为自己而怒怼他义父的大儿子,在他绷紧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妈咪有你个大亲儿子心疼……真的很欣慰!”

    “雪落,这孩子既然已经怀上了,那就生下来吧!”

    在亲孙子的嚷嚷怒怼之下,河屯总算是稍稍平息了一些,“这经济上,生活上,我全力支持!”

    雪落默着声,没有作答河屯的承诺。

    见儿媳妇不吭声,河屯又有些急切起来,“林雪落,这孩子都已经怀上了,难不成你还真想打掉它?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小生命啊!!”

    雪落依旧没吭声,一副你爱怎么训就怎么训,我听着就是!

    “可我妈咪会很辛苦的啊!”

    林诺小朋友见妈咪不说话,便代替妈咪作答着义父的半吼半叫。

    “那可以多找几个保姆照顾你妈咪的啊!”在河屯看来,一个女人怀孕,就是只是让孩子在她肚子里待上十个月而已!吃喝拉撒有人伺候着就行!至于那些看不见的精神付出,他根本体会不到!更不会去感同身受

    !

    “那你能找保姆替我妈咪怀孕吗?!”小家伙哼嗤一声,“受累的还是我妈咪啦!”

    “你妈咪就受十个月的累而已!又能累到哪里去?等孩子一出世,我就让保姆照顾!”

    河屯的大男子主义思想,简直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了。

    雪落依旧没接话。却悠哉的拿起一块厨子刚做好送来的糕点,细嚼慢咽起来。

    “我虫虫弟弟从出世到现在,你有好好照顾吗?还不是我妈咪一直在受累?”小家伙直哼哼。

    “那是你妈咪不愿意把虫虫放在我这里养!我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硬抢?”

    这爷孙俩的斗嘴,听着幼稚,其实也是这纷扰生活的真实呈现。

    “就我说:既然孩子都已经怀上了,那不生也得生!生也得生!我不会眼睁睁让人扼杀我亲孙子生命的!”

    河屯以霸道又独断的方式,做出了最后的威逼和独裁。

    “河屯!你多管闲事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冲进浅水湾别墅对河屯厉声斥吼的,是封行朗!也只有封行朗才敢如此的忤逆河屯。

    电话是邢十四打给封行朗的。因为邢十四亲耳听到义父河屯对表姐林雪落大发雷霆之怒。

    也是担心身怀有孕的表姐出意外状况,邢十四将电话打给了邢太子,让他前来救驾。

    听到丈夫的声音后,原本还在悠闲吃着糕点的雪落立刻放下手中的软糕,稍稍酝酿了一下后,才起身朝丈夫偎依过去。

    偎依在丈夫怀里的女人,已经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委屈模样。

    “雪落,你没事儿吧?”封行朗拥紧偎依过来的女人,柔声轻问。

    雪落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摇了摇头。此时的委屈无声,要比千言万语还管用。

    “亲爹,你怎么才来?义父对我妈咪又吼又叫的,实在是太霸道了!”

    向着妈咪的林诺小朋友的这番话,无疑是在控诉河屯的罪行。

    “阿朗,你们是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了吗?”

    见儿子赶了过来,河屯索性追问个清楚。对于儿子忤逆的行语,他也没放在心上。

    “河屯,我跟雪落生不生孩子,那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私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河屯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你这叫自取其辱!懂么?”

    封行朗的这番话听着就有些伤感情了。把河屯一颗关切的心扎得是七孔八洞的。

    “阿朗……我是你爸爸啊!是十五和虫虫的亲爷爷……”

    这回河屯是真的痛心了,说出的话都打着泛疼的颤抖。

    “我有认过你么?从来都只是你河屯自己的一厢情愿!”封行朗的话又冷又厉,句句扎心。

    “行朗……你快别吼了!我们回去吧……我有点儿不舒服!”

    林雪落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亦不愿意看到封行朗与河屯父子之间闹僵到不可挽回,便催促着丈夫赶紧的先离开再说。

    此地的确不宜久留!

    “义父,你要是再凶我妈咪,十五以后都不要来看你了呢!”

    临行离开前,林诺小朋友还带上了妈咪刚刚爱吃的糕点。

    ……

    直到目送封行朗一家离开,邢十二似乎才后知后觉的感悟出了一些东西。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听听阿朗刚刚说了些什么?他竟然说……竟然说从来就没认过我这个父亲!一切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河屯着实气得够呛,颤颤巍巍的跌坐在身后的紫檀木太师椅上。

    “义父,你先喝口水消消气!”

    邢十二从邢十七手里接过茶水杯,“只不过是邢太子一时的气话而已!您别往心里去!”

    “哐啷”一声脆响,气愤之极的河屯将茶水杯甩砸了个稀巴烂。

    “我能不往心里去吗?”

    河屯气得胸膛剧烈的起伏,“阿朗不认我这个父亲也就罢了,他竟然……竟然纵容林雪落那个女人不要已经怀上的孩子?!”

    “我到是没觉得林雪落不想生肚子里的孩子……反而觉得:林雪落此次之行,主要是来‘报复’的!”

    总的来说,邢十二智商还是在线的。

    “报复?报复什么?”河屯诧异的追问。“义父你想啊:如果林雪落真不想生肚子里的孩子,她又怎么可能会来告诉您呢?那不是讨骂来嘛!刚才我看她吃糕点吃得那么欢……八成儿只是想来气气你!以报复上回你在封家吼晕她的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