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58章 青涩情书63

第1858章 青涩情书63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刚转过身上楼,身后就传来舅舅夏正阳威严的厉呵声。

    “雪落!上哪儿去啊?虫虫干爹的事,你还没交待清楚呢!”

    雪落这脚步被硬生生的给叫停了下来。想上上不得,可又不愿下。

    “虫虫干爹?虫虫什么时候有什么干爹了?”河屯不解的问。

    对于虫虫认了新干爹,邢十二也颇有微词。要说认干爹,他邢十二也应该是最佳人选啊!可林雪落这个女人却稀里糊涂的给虫虫认了别人做干爹。着实把他气得够呛!

    “可不是!这虫虫认的干爹,连行朗都不知道呢!我为这事儿今天特意赶过来的!我这外甥女啊,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夏正阳原本是想邀功的。可落在河屯的耳朵里,却成了告状。

    “雪落!这是怎么回事儿?”

    河屯瞬间就戾气了起来,“怎么虫虫认了个连阿朗都不知道的干爹?这不是胡闹吗!”

    雪落就站的楼梯上,上得不上,下不得下;也不吭声作答什么,就任由河屯和夏正阳一唱一和的训斥着自己的不是。

    见雪落不吭声,以为她是认错了。河屯也不再呵斥什么,转头环看着封家四周。

    “小虫虫呢?小虫虫哪里去了?”

    “义父,我去找找……”

    “不用找了……虫虫一早就被他干爹接走了!”安婶接过话来。

    对于二太太如此肆意的作法,安婶也是相当的不满:封家二公子认不认干爹,她不干涉;但二太太却连二少爷都不肯让知道,这就说不过去了!

    这分明就是打二少爷的脸啊!

    “什么?虫虫被他干爹接走了?”

    愠怒的河屯直接从沙发上蹦起身来,“接到哪里去了?那个干爹又是谁?”

    “雪落!赶紧说话啊!有舅舅在,可不许你这么任性!”

    夏正阳附和着河屯,威逼着自己的外甥女。

    雪落依旧一声不吭。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自己连丈夫都保密,又怎么可能会告诉他们呢!

    雪落到是想看看:自己要是不肯坦白从宽,他们究竟会怎么着自己?

    是把自己臭骂一顿呢?还是……总不会动手来打她吧?

    “林雪落!你怎么回事啊?不肯说是不是?你这是要把舅舅给急疯了是吗?”

    夏正阳上前一步,更近距离的想劝说死活不肯开口说话的外甥女。

    “我没什么好说的!”

    面对咄咄逼人的夏正阳和河屯,雪落咬了咬自己的牙,“虫虫是我生的,我有权给他找个干爹!”

    原本,雪落并不是那种会忤逆长辈的女人;但这一刻,她的倔强劲一上来,便说出了这般刺耳且不中听的话来。

    换而言之,雪落也纯属被他们给逼的!

    “林雪落,你说这话就过分了!虫虫也是阿朗的孩子,你怎么能擅作主张呢?”

    河屯隐忍着怒火想跟儿媳妇讲道理。要不是看在雪落已经给他儿子生下了两个孩子,即便河屯不会自己动手,也会让义子们动手的。

    从来,河屯就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男人!

    “可我已经自作主张了!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雪落不想留下来听河屯和夏正阳继续唠叨,便抬脚朝楼上走去。

    “十二!”河屯轻呵一声。

    邢十二的身影如同一阵幽风袭过,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雪落的面前,并堵截住了她的去路。

    见情况有些失控,莫管家立刻给正开会中的二少爷打去了通告电话。

    “老莫,千万别让他们伤到雪落!我马上就回!”

    ……

    “邢十二!你想干什么?”

    毛躁起来的雪落,还是有那么点儿蛮横的。

    “林雪落,我到是想问问:你想干什么?快说,虫虫的干爹是谁?虫虫被他干爹……我呸,被那家伙接到什么地方去了?”

    邢十二是不认同小虫虫新认的什么干爹的。要认也只能认他邢十二!

    “我就不说!你敢把我怎么样?是打死我呢?还是想关我小黑屋呢?”

    雪落这牛犟的脾气在这一刻被突显了出来。

    “林雪落,我看你是恃宠而骄到快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吧?!邢太子宠着你,我可不宠你!”

    被林雪落这么一怼,邢十二觉得自己挺没面子的。

    “我不需要你……宠!也不需要他封行朗宠!我就是我!我就不能有自己的权力吗?感情我就是他封行朗的生育工具了吗?”

    在众人的威逼之下,雪落越发的执拗任性;俨然已经到了:打死我都不会说的地步!

    “林雪落,我发现你现在忒蛮不讲理且不可理喻!”

    邢十二是动不得手的。怎么说林雪落都是邢太子的女人。

    “雪落,别不懂事!河先生是虫虫的亲爷爷,他是在关心虫虫!”

    夏正阳当然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外甥女被她公公给欺负,便上前来打圆场。

    “我今天就是不想说!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想骂就骂,想打就打吧!我悉听尊便!”

    倔强起来的林雪落,十头牛也拉不回。

    “放肆!真觉得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

    河屯暴怒而起,“十二,带她回浅水湾!我到不相信她不肯开口!”

    “你敢!”雪落怒吼一声,“谁敢动我一下试试!”

    “十二,带她走!”河屯又是一声催令。

    “林雪落,冒犯了!”

    邢十二虽说怜惜林雪落;但倔强起来的女人还是让他很恼火的。关键这女人还给他最爱的小虫子乱认了干爹。

    罪不可赦的是,这个干爹还不是他邢十二。

    “邢十二,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雪落一只手的手腕被邢十二扣拽着朝楼下拖去;另一只手紧紧的抓着一旁的护栏。

    “住手!”

    一声怒吼从客厅门口传来,是封行朗。

    “邢十二,你它妈吃豹子胆了?敢动我的女人?!”

    低厉带怒的沉吼,封行朗健步冲上楼来护住妻子雪落。

    在看到丈夫封行朗之后,雪落一直倔强的神经一下子就崩溃了,瞬间就泪眼汪汪了起来。

    “你们都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欺负我没爹没妈……欺负我从小就寄人篱下……欺负我没有靠山……欺负我是个孤儿……”

    雪落的情绪彻底崩溃,对着上前来护她的丈夫就是一通捶打。

    “雪落……雪落,不怕……不怕!有老公在呢!老公永远都会向着你、护着你、宠着你!”

    封行朗将妻子紧紧的兜抱进自己的怀里。

    “封行朗!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们所有人!”一阵眩晕袭来,雪落瘫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