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55章 青涩情书60

第1855章 青涩情书6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抹幽影,最终还是从封家三楼书房里毅然决然的消失了。

    连书房里那抹幽暗的灯光,也被他一并给带走了。留下的只是暗夜下的静谧和一个酣睡中的人!

    幽影把自己融和在黑暗之中,指间的照片被更皱的紧握着。

    本是应该去分析这张照片的由来,可这一刻却没了那份心境!只是默默的伫立着,如同这暗夜中花花草草树树木森一样毫无声息。

    寒意的夜,似乎想劫走世间万物的暖意,将它们笼罩在寒气之下揉躏摧残。

    良久,黑暗中的卫衣人似乎动弹了一下:他将手中的照片缓缓举到自己的眼前,然后慢慢的翻转过来……

    隐隐约约间,卫衣人看到照片的反而有一行字:霸气外漏的字体!

    看不清写的是什么内容,但那狂劲的字体已经很好的说明它们是出自谁的手!

    借着微型手电的光亮,卫衣人看清了照片反面的那行字:【狗东西,别让老子逮到你!】

    这得多大的怨气呢?

    诡诈的东西……竟然能猜到他会来取这照片?

    轻浅的笑意慢慢在卫衣人的脸颊上扩散开来,一点一点的在他整张脸上晕染开!

    想逮到他?有那么容易么?就凭你封行朗?

    本能的,卫衣人转过身来,侧头看向那沐浴在暗夜中的封家别墅三楼书房:自己是不是应该上楼去,在某人的脸上写上三个大字:‘就凭你’?

    如果真写了,那就着了某人的道儿了!或许他正等着他暴露呢!

    游戏才刚刚开始,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

    一辈子亦可!

    在黑暗中静静的注视了三楼书房的方向良久,卫衣人再次消失。

    ……

    先醒来的封虫虫小朋友没哭也没闹,爬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想到什么,立刻低头来查看自己的手心,发现大虫虫的照片不见了。

    “大虫虫……大虫虫!”

    小家伙急声喃喃了两声,立刻掀开被子开始寻找。

    可找遍了自己的小床,也没找到大虫虫的照片,小家伙又随即翻过护栏,轻车熟路的自己从婴儿床里爬了下来。

    大床上睡着妈咪,小家伙先是喊了两声,见没能喊醒熟睡中的妈咪,便自己开始寻找起来。

    该掀开的掀开了,该丢下床的丢下床了,就连平躺的妈咪也被他半挠半推到侧过身去,可还是没有找到大虫虫的照片。

    大虫虫的照片究竟哪里去了呢?记得昨晚上自己一直紧紧的握在手里睡觉的……

    小家伙想到了自己的混蛋亲爹:一定是被混蛋亲爹给拿走了!

    可混蛋亲爹也没睡在床上啊?他又去了那个有很多漂亮姐姐爱亲他的地方吗?

    小家伙爬下了床,光着小脚丫子就朝主卧室的门外跑去;在路过书房时,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便推开走进去瞧了一眼:发现了躺在沙发上睡得鼾声正浓的亲爹封行朗。

    “大虫虫……大虫虫……”

    小家伙立刻奔了过去,扯开盖在亲爹身上的毯子,将他的一双手揪出来逐一查看:没有大虫虫照片!

    虽然混蛋亲爹手里没有,但这并不代表其它地方没有。于是,小家伙便开始在亲爹的身上四下搜查起来,就连亲爹紧抿着的嘴巴也没放过。

    然后是上衣,再然后是……直到敏觉的某处被小家伙扯拉开时,封行朗这才从梦中惊醒过来。

    以为又是什么桃花梦,却没想到正在他身上为非作歹的家伙竟然是自己的小儿子!

    “虫虫?你干什么呢?你扯爸爸的裤子干什么啊?”

    封行朗泛着困意轻抚着儿子的小脑袋,温情的亲了亲小家伙的脸。

    “大虫虫……大虫虫……”

    这就有歧义了。好在小家伙才两周岁,应该只是单纯的称呼。

    想到什么,封行朗快速的从沙发上坐起身来:昨晚自己明明坐在书桌前的,现在怎么躺在沙发上了?

    那张照片!!

    封行朗抱起小儿子,疾步奔走到书桌前,却发现无论是书桌上,还是书桌下,又或者书桌的四周,都没有了那张照片。

    那狗东西真的来过了?

    监控!

    封行朗抱起嗷嗷直嚷嚷着大虫虫的小儿子,快步朝电脑房走去。

    结果让封行朗又兴奋又失望。

    失望的是:监控定格在了昨晚十一点半左右;兴奋的是:谁会想得如此周全缜密呢?

    找遍了整个书房,都没能找到那张黑白照片。但封行朗可以确定以及肯定:那张照片是自己从睡熟的小儿子手里抢过来,随后带进书房里的!

    下楼又询问了莫管家和安婶,他们昨晚都没有进去过三楼的书房。而且封行朗也有吩咐过他们:昨晚不必上楼来!至于那张消失掉的照片,应该跟他们无关!妻子林雪落,是最先被封行朗排除的。因为昨晚是妻子哄小儿子睡的觉,她有太多的机会拿走或收起那张照片。封行朗进去主卧室时,妻子和小儿子都是睡着的。而且小

    儿子手里还捏着那张皱巴巴的照片不肯松手。

    那张照片的去处,似乎已经明显了。

    跟某人猫抓耗子的游戏,从来就没让封行朗失望过!

    “大虫虫……大虫虫……哇啊……”

    见怎么找都找不着大虫虫的照片,而且亲爹还老一副魂不守舍,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什么的模样,小家伙嗷的一嗓子便哭出了声来。

    又乏又困的雪落,终于被小儿子的哭声给吵醒了。

    “虫虫,怎么哭了啊?”

    “mama……大虫虫!”

    小家伙摊开自己的一双小手,示意妈咪大虫虫的照片没有了。

    “虫虫是不是想大虫虫了啊……”雪落看到一旁正眯着眼看着他们母子的丈夫,瞬间就愠怒了起来:“封行朗,虫虫手上的照片呢?是不是被你给拿走了啊?你一早起来就惹哭自己的孩子,像个当爸爸的吗

    ?”

    “我还要问你呢!虫虫好好抓在手里睡觉的照片,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封行朗微眯起了眼,细致的扑捉着妻子脸上的细微变化。“你说……会不会是丛刚昨晚突然诈尸了,然后自己拿走了自己的遗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