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50章 青涩情书55

第1850章 青涩情书5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不确定会不会这一切只是自己的臆想,便搪塞了邢十二几句:

    “诺诺前些天说他想丛刚了……我寻思着能否弄张丛刚的照片做遗照,也好方便诺诺去祭拜他!”

    掩饰真正的意图,只是不想让这一切的臆想落空。

    “十五这小子还真够孝顺的呢……”邢十二感叹一声,“要我死了,他也能想我就好了!”

    “你要是真想让我家诺诺孝顺你,那就更应该好好活着。时不时的让他去看望看望你,揉个肩,捏个腿什么的。”

    以封行朗的自私,他是舍不得自己的儿子去‘孝顺’别人的。但邢十二受得起。

    “封行朗,你这话我爱听!嗯,那我得长长的活着,让十五那小子好好孝顺我!”

    邢十二还是相当好哄的。封行朗几句话就能把他哄高兴了。

    “对了,你刚刚说谁有丛刚的照片?”封行朗恰到好处的言归正传。

    “哦,是我二哥!当年我给我二哥整理遗物的时候,看到过他跟丛刚,也就是颂泰的合影照!”

    邢十二兴冲冲的说出口之后,又长长的叹息一声:“不过被我下葬进了我二哥的墓地里!如果你真想要,那我就得让人给我二哥开棺取了!”

    “那……还是不用了!逝者为大,还是让你二哥好好安息吧!不必打扰他了!”

    想弄到丛刚的照片,竟然还要麻烦到开棺?丛刚这个鬼东西还真够能折腾的。

    “真不要了?”邢十二追问一声。

    “逝者已安,就不必打扰了!”

    这是封行朗的真心话。他还真不想为了弄一张照片,搞得已逝之人都不得安宁。

    邢十二静静的注视了一眼惆怅中的封行朗,并没有接话。

    等封行朗走进封家客厅之后,邢十二才开车离开。

    莫管家习惯的等在客厅里。

    “二少爷,您回来了?”

    “嗯……你怎么还没去睡?”

    “哦,我这就去睡了!”

    莫管家从保温瓶里倒出了一杯温茶水,“这是醒酒茶你喝下再上楼休息吧。胃会好受一点儿。”

    封行朗顺从的接过莫管家手里的醒酒茶,三两口就喝光了。

    三楼的主卧室里,妻子带着两个儿子睡得正酣然。

    不想自己身上的酒气扰了熟睡中的妻儿,封行朗便和衣躺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

    机智的封虫虫小朋友没缠着要出门的亲爹封行朗,而是窝在妈咪的怀抱里卖萌耍乖。

    他好像意识到亲爹不肯带他去找大虫虫了,便也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妈咪的身上。

    “行朗,今天温老师要来家里作客,你中午回来吃饭吗?”

    鉴于丈夫昨晚帮她从河屯的地下室里捞出了挨打的邢老五,雪落还是相当满意的。

    原本,封行朗是想让女人兑现承诺:把‘小儿子的干爹是谁’给交待出来的……但这一刻他却没那么去做。既然女人不想说,那就由着她吧!

    “不了!这几天要忙一个金融峰会,估计明天还会出差一趟。”

    封行朗整理着自己的袖扣,“再说了,人家小老师初来我们家,弄那么一帮人陪着,即便吓不坏她,她也会不自在的。有诺诺和团团陪着,再加上一个邢十二……气氛会更好!”

    “也是呢!”

    雪落似乎觉得丈夫的说辞很在理。

    “来吧小电灯泡,跟亲爹一起出门吧!”

    封行朗上前来想抱过小儿子封虫虫;可小东西直往妈咪怀里钻。

    “mama……mama!”

    那强烈拒绝的小模样,怎么看怎么当他亲爹像是拐卖儿童的贩子。

    封虫虫小朋友的心思,当亲爹的封行朗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不想给小家伙这个机会!

    “亲爹办公的时候没你在一旁闹腾着,那得多寂寞啊!”

    封行朗强行将小儿子抱了过来,“你今天的任务呢,就是学着叫我爸爸!亲爹做梦都想听你叫我爸爸呢!走吧乖儿子!”

    因为今天家里约了温老师和邢十二,雪落便默认让丈夫带着小儿子一起去公司了。再则,GK风投的秘书办有那么多的女秘书,会帮着照顾好小家伙的。

    封行朗充其量也就是当个甩手掌柜,不会影响到他办公做事的。

    刚到公司,封行朗便听到手机传出的提示音。将小儿子丢去秘书部后,他才打开了邢十二发过来的信息。

    是一张黑白照片。丛刚的黑白照片。

    照片上的丛刚也就二十出头,应该是在封行朗从唐人街救回他之前。

    封行朗是真没想到邢十二会让留守佩特堡的人去挖了邢二的墓地。而且还真的将照片回传给了他!这小子做事还挺靠谱的!

    封行朗随即转身朝秘书部疾步走去,可在门外又顿下了脚步。

    按理说:小儿子自从出生以后,就没有见到过丛刚。如果小儿子口中的大虫虫真的是丛刚……

    为了这个试验的准确程度,封行朗叫来了Wendy,让她打印了好几张黑白照片。

    除了丛刚的照片之外,还有封立昕的,严邦的,白默的,外加几张GK风投的男员工。

    封行朗缓缓的拿起丛刚的那张黑白照片:虽说是年轻时的丛刚,但那双眼眸中的阴霾之气,似乎将他整个人都黑化了!像是从地狱里刚刚爬出来的撒旦恶灵!

    难怪怎么死都死不透,还时不时的诈尸,让人能感觉到他不散的阴魂!

    这跟谁有如此的深仇大恨呢?

    “Wendy,去把虫虫抱过来。”

    “好的封总。”

    封行朗将那一叠黑白照片反扣在桌面上,静等着Wendy从秘书部抱来小儿子。

    虽说小家伙不太喜欢跟叽叽喳喳的大姐姐们一起玩耍,但总好过跟阴晴不定怎么也不肯带他去找大虫虫的混蛋亲爹呆在一起。

    “虫虫过来,亲爹有好东西给你看!”

    封行朗接抱过Wendy怀里的小家伙。将他按坐在自己的劲腿上。

    然后在小家伙的面前一张一张缓慢的翻过那些黑白照片。

    刚开始的两个GK员工,封虫虫小朋友是完全没兴趣的。

    当封行朗翻到封立昕的黑白照片时,小家伙‘呃’了一声,应该是想说:照片上的这家伙我认识哦!

    从而可以判断,小家伙还是有一定分辨和识别能力的!

    再翻到一个GK男员工和白默时,小家伙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用小手指着办公室的大门,示意亲爹可不可以带他出去。封行朗随后又翻开了一张黑白照片:原本还嗷嗷直叫着要出门的小家伙突然就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