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49章 青涩情书54

第1849章 青涩情书54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清楚:邢老五本性木纳,并不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男人;更不会像邢十二那样轻易的就被自己的妻子给打动。他只会遵照着河屯的指令行事!

    而这一回,邢老五竟然能如此的一反常态,肯定有问题。

    邢老五抬眸看向封行朗的眼神很显慌张: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藏了他的照片……再被义父知道了,那就不是打一顿关禁闭的问题了!可能小命就玩完了!

    封行朗捕捉到了邢老五在一瞬间流露出来的惊慌,淡淡的轻勾了一下唇角,“我是来捞你出去的!”

    微微浅顿,“与其在自己的心里面埋下一枚随时会引爆的炸弹,到不如跟我敞开心扉!我绝对会是你最值得信任的人!”

    封行朗不紧不慢的劝说和忽悠,对邢老五很受用。他喜欢听封行朗温文尔雅的言谈。绅士与英俊并存的男人。

    “我,我藏了你的照片……”

    在封行朗的温水煮蛙下,邢老五还是决定跟他坦白了。

    封行朗睿智沉稳的言语,以及那张丰神俊朗的脸,着实让邢老五抗拒不了。

    “你藏了我的照片?该不会是夜莊那晚的偷拍照吧?”

    封行朗一边剖析,一边紧声追问,“照片不是已经被你义父处理掉了?”

    “我偷偷藏了一张……后来被林雪落发现了……”

    “原来林雪落发现的照片:是从你这里流出去的?”

    也就意味着:那个敲诈者并没有不守信用!在得到钱之后,没有将那些照片又送去给他妻子林雪落!

    “林雪落说:只要我帮她的忙,她就不将我藏你照片的事告诉我义父!后来我就答应她了!”

    封行朗静默了半分多钟,以平静自己的心绪:要是当时自己有足够的耐心像现在这样审问邢老五,想必妻儿也跑不出申城了!

    “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藏我照片干什么啊?该不会也想敲诈勒索我吧?还是你对照片上的女人很感兴趣?”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谁会料到是因为邢老五藏他的照片,然后被女人发现了呢!

    “被林雪落发现的那张照片呢?”封行朗追问。

    “已经被她撕掉了!撕得很碎!丢进垃圾桶被清理了!”邢老五连声应答。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你一共藏了我多少张照片?以及……我女人看到的那张照片上面都有什么?”

    “就……就藏了一张!照片上你在摸一个女人的……”邢老五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封行朗唇角狠实的勾动了一下,低嘶:“你怎么傻到能把照片让她发现呢?”

    “我藏在夹克的内口袋里的!小虫子扭来扭去的,就扭出来了……”

    邢老五嘟囔一声,“要是知道会被林雪落发现,我就不藏身上了!下回我一定注意!”

    “我X!你它妈还想有下回啊?!”封行朗直接爆了粗口。

    探过去抽打邢老五的手,却因邢老五脸颊上的伤痕和血污,最终只是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看来你挨了你义父这顿打,着实挨对了!”

    虽说一切都是事后诸葛亮,但至少封行朗理清楚了一些事。

    “你义父应该不知道你藏照片的事吧?”封行朗赏了邢老五一记怒其不争的白眼。

    邢老五连连摇头。

    “那就别让他知道!”

    封行朗微微叹息:“我女人心地善良,除了会跟我闹,是不会把你供出去的!”

    “邢太子……你是个好人!Me gustas!”

    邢老五彪了一句西班牙语。一时脑子短路的他,应该是忘记了封行朗是听得懂西班牙语的。

    封行朗瞟来一记冷眼,“赶紧出去把伤口处理一下吧!下回记住了:我才是值得你最应该信任的人!”

    顺带的笼络人心,或许才是封行朗此行的目的。

    ……

    每次跟亲生儿子把酒言欢,河屯总会格外的开心。父子俩很少能有像现在这么开怀畅饮的时候。

    “阿朗,听说当初可是封立昕逼你娶的林雪落……你们之间有感情吗?”

    喝多了的河屯,又开始多管闲事了。

    “当然有感情!”

    封行朗的俊脸上浅染着酒气微醺的陀红,“我不会让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生下我孩子的!”

    “嗯嗯……这就好!爸爸是怕你受委屈,被逼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为妻!不过这个林雪落啊,是越来越任性刁蛮了!我看都半是被你给宠坏的。”

    “她冒死给我封行朗都生了两个儿子……我怎么能不宠她不爱她?!”

    “阿朗,你宠归宠,可别让她太恃宠而骄了!这拿刀砍自己丈夫的事儿,可不是一般的悍妇能做得出来的!”

    “那也是我有错在先……那个傻女人也是对我这个丈夫恨之深、爱之切!”

    封行朗的这番话,邢十二听着还是挺感动的。为林雪落感动。

    “行……你的女人,你想怎么宠,就怎么宠吧!”

    最终,河屯还是妥协了。没办法,林雪落是儿子心爱的女人,他也只能接受。

    酒气微醺的封行朗没留在浅水湾过夜,因为封家还有妻儿等着他。

    封行朗是被邢十二开车送回来的。

    在封家院落外,封行朗并没有着急下车,而是侧眸看向开车的邢十二。

    “老十二,你有……丛刚的照片吗?”

    这话问得相当突兀。好在邢十二并不是那种胆小不禁风之辈,不然这深更半夜的真会被吓着。毕竟丛刚已经是一个死了两年多的人。

    “丛刚的照片?你说那个颂泰?”

    “嗯!就是他!”

    “我怎么可能会有丛刚的照片呢?他又不是我什么人!”

    邢十二有些莫名其妙的扫了醉酒中的封行朗一眼,“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要颂泰的照片?他不是已经死了两年多了么?”

    “算了……我就随便问问。”封行朗失落的叹息一声。

    邢十二抿唇想了想,“我虽然没有丛刚的照片……但有个人一定会有!我记得我看到过……”

    “谁?谁会有?”

    激动而起的封行朗,一把揪住了邢十二的手臂。“你……你这么激动干什么?颂泰都已经死两年多了……难道他又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