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48章 青涩情书53

第1848章 青涩情书53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小姑娘,这已经翻篇的事儿,你又拿来翻来覆去的说,是不是会影响到我们夫妻感情?”

    封行朗的眉宇依旧温润,“再说了,亲夫也是被人下了套……也是受害者!”

    丈夫说他自己是受害者,雪落是不信的。但丛刚也说过同样的话,那才是她原谅丈夫的关键因素。

    “你那边翻篇了,我这边还没有呢!”

    雪落哼气一声,随后又软声了下去,“但如果你肯帮我从河屯那里把老五捞出来免受责罚,我这边也能翻篇了!”

    封行朗微微扬动了一下眼眸,淡淡的轻蠕着唇角,没接话。

    “封行朗,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婆生气,也不想有所行动、有所表示了吗?”

    雪落再次偎依过来。不满的低声咕哝。但态度明显变好了很多。

    “如果你还不解恨,可以再砍我一刀的……也是我罪有应得!”

    封行朗的兴致不太高,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儿。看到男人一副神情颓废的模样,雪落有些急切起来,“封行朗,你觉得我这个当妻子的是真心要砍你那一刀的吗?如果我不以那样的方式找回我做为妻子的自尊,那我还有什么脸面留在封家给诺诺和虫虫继

    续当妈?又有什么脸面给你封行朗当妻子?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出轨的丈夫毫无尊严的践踏自己的感情,最后来个家破人亡吗?”

    妻子的这番申辩,到是让封行朗心疼起了这个坚韧要强的女人。

    与其说女人是在给她自己找台阶下,倒不如说是在极力的挽回他们的婚姻和家庭。

    封行朗上前一步,将含泪的妻子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里,久久的沉默。

    “老公,你帮我去捞一下老五呗!河屯最听你这个亲儿子的话了……有你出马,易如反掌!”

    雪落在男人怀里蹭了蹭,“老五已经因为我挨了一顿河屯的打,我真的好内疚……行朗,如果你肯帮我去捞出邢老五,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

    封行朗斜目睨向一脸欣然的女人,“该不会是……有了吧?”

    其实当时的封行朗就这么一说;他也知道女人因为身体的原因,很难受孕。

    配合上动作,封行朗抚上了女人的肚子,柔情似水又爱意绵绵。

    “我就告诉你虫虫的干爹是谁!怎么样,这个条件够给力的吧?”

    看着妻子那满满的小兴奋模样,封行朗微眯起眼眸,“你就这么认定:我很想知道?”

    一种欲拒还迎的引导。

    “你肯定想知道!但你现在肯定还不知道!”

    这一刻的雪落,纯属于那种一得瑟就缺心眼,“因为你玩不过他!哈哈哈!”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狠实的蹙了蹙:这女人竟然如此肯定他还没调查出来?

    “怎么,不想让我替你捞人了?”男人冷哼。

    “不要……”雪落撒娇的柔喃,“等你捞出邢老五,我就告诉你虫虫的干爹是谁!”

    “先给点儿提示嘛!”见女人乐此不疲,男人上扬着腔调追声问。

    “嗯……这个人你认识!只能先提示这么多了!”雪落到是挺机智的。

    自己认识?

    “我跟他……很熟?”封行朗顺话追问。

    “要是不熟,我会让他给我家虫虫当干爹嘛!”

    雪落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多了,便连忙催促道:“好了好了,你别再问了!你先去把邢老五捞出来,回来我再告诉你!”

    其实这一刻的雪落,俨然学会了先给男人开空头支票。因为她根本就没打算告诉封行朗有关丛刚的消息。

    ……

    封行朗‘听话’的去了浅水湾。

    其间一直思考着妻子的话:自己不但认识那家伙,而且还跟那家伙很熟?关键那家伙在妻子的心目中还是无比的有安全感!甚至于超过了他这个丈夫!

    肯定不会是失忆且神志不清的严邦!

    再则,即便是失忆前的严邦,妻子也不会喜欢他那股彪呼呼的劲儿!

    白默么?还没达到那个档次!

    其实封行朗心中是有人选的。只是还不能确定罢了!毕竟希望有多大,失望就会有多大。

    守在别墅门外的,改成了邢十七。看着也就只有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儿,消瘦身影在夜幕下很显孤寂。

    “邢太子……”邢十七唤了一声。

    “其实你不用在外面守着的!你义父又丢不了!”封行朗温和道。

    “邢太子,这么晚您来……”

    “本来没事的,现在有事了:替你把老五捞出来守门!”

    这顺水人情做的……很显高情商。

    “阿朗?”对于儿子的突然到访,河屯还是很欣喜的,“吃晚饭了没?陪爸爸一起吃点儿?”

    “嗯,好。”

    封行朗很给面子的哼声应好后,便言归正传,“我想先见见邢老五。这人你打也打了,就翻篇吧!”

    “老五被关在地下室呢!那里湿气重,我让十二把他叫出来你再问话吧!”

    在河屯的心目中:自己儿子才是真儿子,其它的义子只能是义子。

    “不用,我去地下室接他出来!你让人准备晚饭吧,清淡点儿,最近胃火大。”

    岂止胃火大啊,心肝脾胰肾,没有一处不上火的。

    “好好好,我这就让厨子加餐!”

    能留下儿子吃顿晚餐,河屯的心情瞬间明媚了起来。

    邢十二替封行朗开启了地下室所有的壁灯后,只是依身在智能门外,并没有跟着封行朗一起进来。

    “邢太子请小心慢行!要是磕着碰着了,我们这群当义子的轻则挨打受罚,重则陪葬了!”

    “我会小心的!即便不为自己,也会为你们着想的!”

    作答邢十二不满抱怨的,是封行朗的冷幽默。

    地下室潮湿霉变的气味中,又添几丝血腥的味道。

    听到封行朗声音的邢老五,整个人都亢奋了。第一反应竟然是整理了一下自己血染的衣物,而且还抹了几把脸。

    用铁栅栏分割的小黑屋并没有上锁。即便不上锁,料他邢老五也不敢逃出去。

    封行朗走了进来,在简易的板床上坐了下来。

    邢老五有些局促,立刻起身相让。

    封行朗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憨傻的邢老五,俊眉浅敛了一下。

    “说老实话,如果是邢十二藏了我女人,并协助她逃离申城……这我相信!但你不会!”

    邢老五抬眸歉意的盯看了封行朗一眼,随之又黯然了下去。“只有一种可能:我女人手上有你什么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