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47章 青涩情书52

第1847章 青涩情书52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用的是免提,封行朗自然也能听到。只是这样的嗤声嘲讽,实在是刺人耳膜。

    很显然,Wendy远不如Nina那般老练,在对方说出这番示威讥讽的言语时,她本能的看向总裁大人封行朗。

    封行朗接过手机刚要开口,手机里却传来被挂断的嘟嘟声。

    这个男人的声音对于封行朗来说,是陌生的。换句话说,仅凭音质是分辨不出的。

    他竟然对GK风投感兴趣?呵,要真只是这样,那事情就简单多了。

    只是他接近自己的老婆孩子又意欲何为?

    这个人会不会就是严邦所会见的那个贵客呢?自己什么时候又树敌了?

    看来这个敌人还跟严邦正沆瀣一气着!

    似乎严邦在封行朗心底那点儿仅存的兄弟之情,也在慢慢的消磨殆尽!

    或许严邦死了,封行朗还能时不时的想起他,念及他曾经的恩情;可现在的严邦,无疑是在自我毁灭他们之间的手足之情。

    封行朗突然感觉自己的心,真的好累。便疲乏的闭起眼眸静默。

    可现实却不让他安宁:封虫虫小朋友爬坐在了他的劲腿上,一声又一声的嚷叫着‘大虫虫’;见亲爹不搭理自己,小家伙直接上手去扒亲爹正休憩的双眼。

    封行朗也没恼火,睁开双眸静静的注视着小嘴巴里直嚷嚷着大虫虫的小儿子,温情的笑了笑。

    “那虫虫得想告诉亲爹:这个大虫虫究竟是谁?”

    “大虫虫……”小家伙用小手指了指办公室的双拼门。示意亲爹带他出去找。

    “亲爹很累!不想出去陪你找大虫虫!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学会忘掉那家伙!我才是你亲爹!有且只有一个!唯一的!”

    小家伙似乎听懂了亲爹如此不近人情的话,先是眼巴巴的盯看了亲爹几秒,然后立刻爬了下去,自己撒腿朝门外跑去。

    遥控上锁后的办公室门,并不是一个才不到两周岁的婴幼儿能打得开的。封行朗也没上前来哄骗,只是静静的看着小家伙又是手拍又是肩顶。

    看来,被人丢进怪圈里的,并不只有他封行朗;任性又刁蛮的妻子,古灵精怪的小儿子……这一切都只因为小儿子口中的大虫虫,也就是妻子口中小儿子的干爹惹的?!

    封行朗想纠正这一切!也必须纠正过来!

    ……

    明天是周末,雪落给温清清打了邀请电话:名义上是要让温老师给自己的大儿子补习功课;实则是想成人之美,撮合邢十二和小老师!

    刚开始,温老师是推脱的。她说以封林诺同学的智商,要应付期末考试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可在听林雪落说道:要是她不方便来学生家补习功课,她可以让邢十二带着封林诺登门拜访时,她立刻答应了。邢十二竟然会有这样的姐姐?也就不奇怪他的言行举止是那么的‘出类拔萃’了!

    跟温老师通完电话之后,雪落又随之将电话打给了邢十二。有种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感觉。

    “十二,鉴于你那么喜欢我家诺诺和虫虫,为了感谢你对诺诺和虫虫这么多年来的悉心照顾,明天来我家吃顿饭呗!”

    感觉这林雪落是真够闲得发霉的。

    “你一顿饭就想把我给打发了?”邢十二感觉这礼轻不说,人意更轻。

    “会有惊喜等着你的哦!记得打扮帅气一点儿!”雪落这个局外人看起来要比邢十二还要激动。

    “什么惊喜?你该不会是想让小虫子给我当干儿子吧?”邢十二异想。

    “等来了你就知道了!”

    寻思起什么,雪落叮嘱一声:“对了十二,这回先别让你义父知道!等下星期我再邀请你义父和邢老五他们!”

    终归是要让他们见见邢十二的小女朋友的。

    “老五可以忽略不计了!他要被义父关三个月的禁闭!下个星期肯定是出不来的!”

    “什么?老五被你义父关禁闭了?为,为什么啊?”雪落急声问。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替你打掩护出逃呗!”

    邢十二长叹一声,“你们这些当太子、太子妃的,想一出是一出,可苦了我们这群当差的!昨晚老五挨了我义父一顿好打,几乎皮开肉绽……”

    “你义父也太过分了吧?”雪落怒声,“不行,我得去把老五救出来才行!”

    “行了林雪落!你就别来我义父面前火上浇油了!你砍了邢太子,我义父还没消气呢……”

    “那我让封行朗过去捞人!”

    ……

    任由小家伙怎么闹腾,封行朗都温柔的坚持着他的冷处理模式。

    胳膊拧不过大腿,封虫虫小朋友最终只能乖乖的跟着亲爹一起回了封家。

    “行朗,行朗……”

    雷克萨斯刚在封家院落里停稳,雪落便迎上前来,“你怎么才回来啊?不是让你找点儿回来的吗?”

    “怎么,想亲夫了?”封行朗温润一笑。

    “嗯,想了……”

    雪落娇喃一声,顺势偎依在他男人的肩膀上。那小鸟依人的示弱模样,很能让男人滋生保护欲。

    “mama……mama……大虫虫!”

    封虫虫小朋友立刻张开臂扑向妈咪。应该是想让妈咪带他去找大虫虫。

    可雪落却没有接抱过小儿子,而是亲昵的在丈夫的胸膛上无规则的画着圆圈。

    “亲爱的老公,求你帮我个忙呗……”林雪落求人的姿态还是相当到位的。

    被妻子如此的需要,封行朗的眉宇微微上扬了起来,“那小姑娘先说来听听!”

    “求你去你义父……不,你亲爹那里帮我捞个人呗!”急切之下,雪落都口误了。

    “捞人?捞谁?”封行朗眯眼问。

    其实这一刻封行朗最想听到的就是:去捞小儿子的干爹大虫虫!

    “邢老五!他被河屯关禁闭了不说,而且还被毒打了一顿!”

    因为自己才连累了邢老五,雪落一脸的愁容和忧伤。

    “他啊……”封行朗哼了哼,“那是他纯属活该!”

    “别啊!”

    雪落急声,一把揪住了朝封家客厅走去的丈夫,“行朗,你就帮帮我呗!河屯他只听你的话!”

    “不帮!”

    男人温声拒绝,“我要是把邢老五捞出来,那岂不是表明他做对了?”

    “错的是我!行了吧?我向你认错!我不该抛夫弃子的离家出走!我应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自己的丈夫在外面玩别的女人!”

    这一说,就说多了。应该说,雪落心头的怨气还没能彻底的消除,所以才会话赶话的说出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