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46章 青涩情书51

第1846章 青涩情书51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封行朗神情突然凝重,Nina连声解释:“我也不太清楚!应该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她肯定是不愿意看到封行朗跟严邦起冲突的。

    见Nina回答得遮遮掩掩,封行朗也没有多问什么。但却顿住了脚步,不再往营业区走去。

    “对了,你手机里应该有严邦的照片吧?”

    想着见不着严邦活人,照片也能管用,也就用不着费那事了。

    再则,有个神秘且诡异的贵客住在御龙城里,封行朗也不方便带着小儿子一起冒险。至少在分清这家伙是敌是友之前,封行朗还是决定小心行事。

    今时今日的御龙城,已经不是他封行朗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了!

    再加上一个失忆的,且对他极有攻击性的严邦,要说现在的御龙城如同龙潭虎穴也不为过!

    何况封行朗还带着一吃奶瓶的娃!

    “你……你要阿邦的照片做什么?”Nina软声问道。

    “我想他了……不可以?”封行朗冷幽默的上扬着声音。

    “……当然可以!”

    虽说Nina不相信封行朗是真想严邦了,但还是从自己的手机里翻出一张严邦跟儿子严无恙的亲子照片递送到封行朗的跟前。

    封行朗将儿子虫虫一直扭着朝生活区方向盯看的小脑袋掰正过来,指着Nina手机里的那张严邦的照片问向小家伙:“虫虫……大虫虫?”

    小家伙只是斜了照片上的严邦一眼,随即又转过身去,用小手指着生活区方向:

    “大虫虫……大虫虫!”

    小家伙一边急声嚷叫着,一边用力的挣扎着想下地自己走。

    从小儿子的神情和反应来看,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严邦并不是他口中的大虫虫,亦不会是小家伙所谓的干爹了!

    Nina有些莫名其妙于封行朗的言行举止,便疑惑一声:“大虫虫是谁啊?”

    “一个……缩头缩脑、狗彘不如的东西!”封行朗狠厉的喃答。

    “……”Nina微微一怔,“封大总裁该不会是在说阿邦吧?”

    “他还没那个档次!”

    冷哼一声后,封行朗便抱着不依扭动中的小儿子,朝御龙城大门走去。

    “封总,您不进去看看无恙了?”Nina追问一声。

    “无恙现在有亲爹亲妈宠着,我很放心!”

    封行朗没有回头,却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惹得封虫虫小朋友一声接一声的不满啼叫,然后对着亲爹紧勒着他的臂膀又打又咬。

    离开御龙城一段距离之后,封行朗给邢十四打去了电话:让他盯着严邦的一切行踪。尤其是他现在正会见的那个神秘贵客。应该就住在御龙城里!

    回到GK风投的封行朗,神情一直肃然冷清着。

    他在脑海里一直筛选着这么一个人物:是妻子认识并信任,而且还能跟严邦打成一片的家伙!

    以妻子的性格,应该不会将自己的亲生骨肉置于危险之中的。她能将小儿子丢给这个人一晚上,应该对他是足够信任的!

    可这个家伙又跟严邦搞到了一起……这就有点儿说不通了!

    难道妻子不知道失忆的严邦是很恐怖的吗?而且她还自己也亲自见识过严邦的暴行!

    又或者说……严邦恢复了记忆?

    这个可能性不太大!以严邦狗改不了吃屎的性格,恢复记忆后的他不可能不联系自己!

    封行朗冷不丁的想到了那个首先就被排除掉,但又时不时会联想起的那个人!

    封行朗将自己手机里的所有照片和视频都翻找了一遍,都没找到有关那个人存留过的印记。

    现在想来,那个狗东西也真够可怜的: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留下一丁点儿,哪怕只是一张照片的痕迹!

    其实也没有封行朗自我感觉的那么凄凉:至少他的心里,他孩子的心里,已经留下了那家伙的痕迹!不仅仅只是模样,还有他对他们一家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刻骨铭心!

    “Wendy,进来一下。”封行朗拨了内线。

    “你还记得GK有过一个叫丛刚的员工吗?”

    封行朗问向抱起在地毯上撒欢爬行封二公子的Wendy。

    “丛刚?不是封总您的近身保镖吗?”

    “嗯!就是他!他在GK应该有员工信息的,你去人事部查阅一下这个人的档案资料。”

    “好的封总,我这就去!”

    Wendy只能依依不舍的将古灵精怪的封二公子放回了地毯上。

    想到什么,封行朗又将电话打给了莫管家。

    “老莫,你去给我查一下雪落最近的通话记录。重点这是几天的。”

    “好的二少爷。”

    封行朗想到了妻子两天前把自己关进洗手间里所接听的那个电话。想来妻子最近几天应该跟那个所谓的干爹联系过!而且还不止一两回!

    而Wendy从人事部查到的结果,让封行朗大为失望:本是想找到有关丛刚资料照片的,却没想到GK竟然没有丛刚这个人的任何资料!难道自己那么多年就没给丛刚那家伙发过工资?

    好像记得自己有过几次大手笔,动辄就是上千万的现金支票……

    封行朗想把脑子里的丛刚描绘出来,可勾画了几笔,最终还是放弃了!然后便开始在办公室的犄角旮旯里寻找丛刚有可能会留有的照片痕迹。

    到是莫管家那边进展得相当顺利:一个小时后,莫管家便发来了二太太这几天的通话记录明细单。

    从那天晚上的时间和通话的长短来分析,封行朗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号码!

    竟然不是用伪基站更改后的手机号码?看来这家伙还真够胆大包天的!

    盯着那个手机号码静默了片刻之后,封行朗让Wendy拨去了电话。

    手机在响了好几声,以为对方不会接听时,却意外的被接通了。

    “喂,您好。我们这里有二十万起的绝版商铺出售,年利润可达百分之五十,请问您有这方面的需要吗?”

    甜美热情的职业推销套路,Wendy张口就来。

    “我到是对GK风投比较感兴趣!”手机里,传出低厉的嗤笑声,带着不屑的嘲讽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