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40章 青涩情书45

第1840章 青涩情书4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不告诉你!你这么聪明,你到是猜啊!”

    听到男人问得如此急声,雪落反而更不肯作答了。

    也有他封行朗如此紧张的时候!看着心里就觉着敞亮。

    尤其是在雪落被N多的人拐弯抹角的训斥教育之后。雪落越发彰显出自己任性的一面。

    男人犯下的错,到头来自己却成了被众人批判的对象?

    他们不是都说自己‘恃宠而骄’么,那自己就顺着他们的意,好好的恃宠而骄一回啰!

    “林雪落,你这是在跟我赌气么?”

    封行朗隐忍着怒火,将晾给他后背的女人再次兜抱进怀里,“拿我们孩子的安全当赌气的筹码……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我怎么拿虫虫当赌气的筹码了?我一个当亲妈的,会置自己的孩子于危险之中吗?”

    想到什么,雪落瞬间就染怒了起来,“到是你这个当亲爹的,会狠心置自己孩子的生死于不顾,去接住自己旧情人的孩子!”

    雪落说的这个梗,封行朗是心知肚明的。那是河屯给他出的选择题:在儿子诺诺和团团之间二选一!

    当时见儿子落地的身下是海洋球,封行朗就条件反射的接住了后半秒掉下来的侄女封团团。却没想到女人会对这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到今天!

    “林雪落,你够了!过去的事,你老抓着它不放有意思吗?”

    其实这也是封行朗心头的疼点。要当时儿子身下的海洋球只是迷惑他的假象,万一儿子真摔出了什么三长两短,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他自己!

    “我到是想忘掉来着,可有些事就是永远扎在心间的倒刺,一触就疼!”

    勾起伤心事的雪落,变得越发的多愁善感。她知道这样赘述过去很不好,但今晚的她是真的有些伤怀。都不知道从何而起的伤感。

    男人默了一会儿,将怀里的女人拥抱,然后将自己的唇贴在女人的额头上,细细的轻蹭。

    “老婆,不闹了好吗?老公犯的错,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牵连咱们的孩子好不好?”

    封行朗深嗅着女人的香气,“告诉老公,虫虫究竟在哪儿?我这个当亲爹的,真的好担心他。”

    雪落嗅了嗅有些泛酸的鼻子,想挣扎开男人的怀抱,却被拥得更紧,吻得更密。

    “虫虫明天早上就会被送回来的。他的安全你绝对放心……”

    感觉到男人睨向她的狐疑目光,雪落又补充上一句:“要比在我们身边还安全。”

    “老婆……你就这么放心那个所谓的虫虫干爹呢?”

    封行朗锐利的眼眸微眯起来,“虫虫的干爹究竟是谁?我怎么觉着这莫大的申城,就没有人能有资格做我儿子的干爹呢!”

    “他比谁都有资格!”

    雪落赏了傲娇的男人一记白眼,“甚至比你这个亲爹更有资格!”

    “林小姑娘,你这么说……就很过分了吧?我到是还真想见识一下:谁它妈的会比我这个亲爹更有资格当虫虫的爹!”

    见男人的言语越来越粗俗戾气,雪落也懒得跟男人继续争辩什么了。

    “要么,你选择相信我:明天早上虫虫就会被送回来;要么,你自己去找!”

    雪落推搡了男人一下,“你再吵着我睡觉!不然,我还会离家出走的!而且还会把你封行朗的两个亲生儿子一起给带走!”

    “林雪落!你……”

    男人急呼着怒气。

    这闹不完的情绪呢?!

    “还有第三种选择:你可以打死我!但打死我也不会说的!”

    丢下这番狠话之后,雪落便又钻回温暖的被窝里准备继续睡觉。

    问是问不出什么了!感觉女人应该是有备而来的!

    不过女人跟他赌气归赌气,应该不会把她自己亲骨肉的安全置身于危险之中的。她应该没那么彪!

    女人口中的干爹……究竟是谁呢?

    会被女人如此的认可?竟然说他要比他这个亲爹还更有资格当虫虫的爹?

    真不相信这混账话是自己的妻子说出口的!

    是继续盘问?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女人?

    睡意全无的封行朗没有继续逼问女人什么,而是怅然的走出了三楼的主卧。

    听到微带愠怒的关门声,雪落抬头朝卧室门方向瞄了一眼,一阵困意袭来,雪落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便接着倒头酣睡了。由男人怎么闹腾去!

    在走廊里默站了一会儿,封行朗便朝大儿子林诺的房间走了过去。

    正长身体的小家伙睡得很绵实,完全不知道亲爹和妈咪在为弟弟虫虫争吵之事。

    大儿子会不会知道有关那个干爹的事?寻思着女人即便离家出走了,也不忘跟大儿子保持联系,就这一点,封行朗觉着大儿子知道的可能性会很大。

    “诺诺……诺诺……醒醒……亲爹想问你个话。诺诺……”

    着实舍不得打扰儿子的好梦,可事关小儿子的下落和安全,当爸爸的封行朗真的是坐立难安。

    “亲爹?你,你回来了……是要跟大儿子睡觉觉么?又被妈咪赶出来了?”

    小家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说道。

    “诺诺,你知不知道……你妈咪最近给你弟弟虫虫瞎认了个什么干爹?”封行朗问得柔声。

    “干爹?什么干爹?是我……是我义父么?”

    很显然,林诺小朋友还处于混沌的困意之中,没能完全清醒过来。

    “你义父?河屯?你妈咪让虫虫认河屯当干爹?她脑子进水了吧?”

    自己的大儿子叫自己生物学上的父亲义父,自己的小儿子再认河屯当干爹?

    那岂是一个乱字了得!

    简直就是脑残!

    “什么干爹啊?关我义父什么事?虫虫弟弟的干爹怎么可能是我义父呢?我义父是我跟虫虫弟弟的亲爷爷啊!亲爹,你傻了吧?”

    被吼醒的小家伙怔怔的看着乱发脾气的亲爹封行朗。

    封行朗回咽着自己的怒火,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诺诺,你虫虫弟弟今天被你妈咪带出门后就没带回来。你妈咪说她把虫虫丢给了虫虫的干爹……亲爹担心虫虫的安危,所以才来问你。打扰亲儿子休息了,很抱歉!”

    “那,那妈咪现在人呢?你问妈咪了没有?”小家伙总算是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问了!你妈咪死活都不肯说出那个人是谁!现在正在主卧呼呼大睡呢!”封行朗对于妻子如此任性的行为真的很无语。感觉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宠溺这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