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39章 青涩情书44

第1839章 青涩情书44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多年来,莫管家养成了一个习惯:要等封家两位少爷都回来之后,他才会回自己的房间休息。除非两位少爷交待过他们晚上不回。

    莫管家等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戴着老花眼镜翻看着一本书。

    晚上快十点的时候,莫管家起身想去GK风投接回封家二公子。孩子还小,他担心小家伙在休息室里睡不好的。也会扰了二少爷的休息。

    莫管家刚刚起身,就听到院落里传来了引擎声。应该是二少爷回来了,他便加快步伐出门迎接。

    回来的的确是封家二少爷。开车的是邢十四。一般办公太晚或太累的时候,封行朗都不会自己开车。

    “二少爷,您回来了……”

    “嗯!老莫,你怎么还没睡呢?不是跟你说过:以后不用等我的!”封行朗疲乏的应声。

    “虫虫呢?”

    迎上前的莫管家,没能在二少爷怀里,或是车内发现本应该睡熟的封家小公子。

    “虫虫?不是跟雪落和你们一起留在家里的么?”封行朗疑惑莫管家为何有此一问。

    “啊?虫虫没跟你在一起?二太太回来说,她把虫虫丢给你的啊!”莫管家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什么?雪落说把虫虫丢给我了?怎么可能?我在GK忙了一天,也没见着她和虫虫呢!”

    封行朗知道莫管家不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更不会拿封家子嗣的行踪开玩笑。

    “可……可虫虫不在家里啊!二太太回来的时候,没带回虫虫!”莫管家神经绷紧。

    “老莫,究竟怎么回事儿?你该不会是想说:虫虫不见了吧?”

    封行朗的困乏瞬间消退,整个人随之机警起来。

    随后,莫管家简明扼要的将今天发生的事给二少爷汇报了一遍。“你是说:雪落一早想带虫虫出门,被你给拦下了……后来虫虫自己跑出去了,你们都去找了;然后雪落先找到了虫虫,并带着虫虫离开了?雪落晚上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带回虫虫,而是说她把虫虫丢给我了

    ?”

    “就是这样的。二少爷,要不你进房间去问问二太太吧……可别是因为二太太一时还没消气,就跟你赌气把虫虫给藏起来了。”

    虽然这么揣摩二太太的心思和行为实属不妥,可莫管家更心切封家的子嗣。

    关键在于,二太太最近的言行举止,的确太任性矫情了。又是砍人,又是玩离家出走,逼得大家满世界的去找她回来。

    “雪落回来的时候……情绪怎么样?”封行朗一边翻找手机里的号码,一边询问。

    “挺正常的。不像是弄丢了虫虫,更像是……”莫管家欲言又止。

    莫管家知道二少爷问话的意思:如果虫虫真丢了,二太太不会这么淡定从容的一个人回来封家的。

    “不急!老莫,你先上楼找找,诺诺的房间和团团的房间都找一下。三楼主卧我来找。”

    随后,封行朗将电话打给了Wendy,询问她总裁夫人今天有没有过去GK;并让她通知安保,寻看这一天的监控录像。

    得到的答案就是:安保没发现总裁夫人跟小公子有进出过GK风投。

    而整个封家也没有找到封二公子的身影。

    封行朗不得不再次返回三楼的主卧室,静眸盯看着睡得恬美的女人。

    这女人的心,应该不会那么大的:自己的孩子如果真丢了,她不可能睡得如此安稳踏实!

    也就不排除这是女人跟自己闹出的恶作剧!

    这是还没解气?还是上回艳拍门的后遗症?

    可她会把小儿子虫虫藏到哪里去呢?应该是一个她觉得很安全的地方,所以她才能睡得如此的安心。

    河屯的浅水湾?那里的确够安全。

    稍稍顾虑了一下,封行朗还是让邢十四回了一趟浅水湾。如果小家伙真在河屯那里,这大晚上的惊动一群人总不太好。

    可半个小时后邢十四给来的消息却是:封虫虫并不在浅水湾!是真不在!

    封行朗更为紧张起来:妻子究竟会把小儿子藏到哪里去呢?

    除了河屯那里,其它还能有什么地方是妻子感觉是安全的藏身地点?

    夏家?不太可能!

    那如狼似虎、阴晴不定的母女四人,就不担心小儿子被她们虐待?

    白公馆?还是有可能的。

    白公馆有那么多的保姆和阿姨,即便加上豆豆芽芽有三个孩子,也能照顾妥当的。

    已经快深夜十二点了,放下不下的封行朗还是给白默打去了确认电话。

    “朗哥,这么晚了……有事儿?”

    从白默含糊不清的吐词判断:他应该已经睡下了。

    “你人在哪儿?”

    “家里啊……怎么了朗哥,出什么事了吗?”

    “虫虫在不在你那里?”

    “虫虫?没有啊!虫虫又不见了吗?”白默惊得个全醒。

    “虫虫真不在你那里?你确定袁朵朵和豆豆芽芽的房间里也没有吗?”封行朗越问越急切。

    “真没有!我带着豆豆,朵朵带着芽芽,我们睡在同一个房间里呢!小虫子是不是又不见了?该不会是嫂子又离家出走了吧?”

    “行了,那你接着睡。”

    没等白默把话说完,封行朗便挂了电话。

    小儿子不在河屯那里,也不在白公馆里,封行朗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更安全的地方。

    已经到了不得不叫醒妻子的时候了。

    封行朗选择了更为温情的方式:把酣睡中的女人给吻醒了。虽说这样的吻并不是很舒服。

    “封行朗你干嘛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被扰醒的女人是怒的。因为雪落真的又困又累。眼皮子都睁不开。

    “雪落,咱家虫虫呢?”

    男人附身过去,温柔的托起犯困的女人。

    “在他干爹那里!”

    雪落喃哼一声,翻了个身继续她的好梦。

    “干爹?什么干爹?咱家虫虫什么时候认的干爹?他是谁?”

    封行朗急声追问。双臂带上力道掰过女人侧过去的身体,让她正视着自己。

    这一问,到是把困乏中的雪落给问醒了。还好自己只说是干爹,没把丛刚给交待出来!差点儿就没能守住她跟丛刚之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