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37章 青涩情书42

第1837章 青涩情书42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虫虫小朋友还真像一条大毛虫子一样,在丛刚的怀里撒娇似的蠕动蹭哄。

    满是好久没见的深深眷恋;将一个婴幼儿黏人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

    “天呢,我家虫虫真的是太喜欢你了呢!”

    雪落是真的有感而发,“跟他亲爹也没见这么亲昵过呢!”

    似乎不太会表达情感,丛刚并没有亲吻怀里的小家伙,只是在小家伙的脑门上用手指轻弹了一下。

    “看来这个干儿子,我不收也得收了!”

    深深的凝视着怀里神似封行朗的小东西,意味深长的自喃自语:“其实当什么不重要,要的只是这份相惜的感觉!”

    “那就这么定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家虫虫的干爹了!”

    没听清楚,也没太上心丛刚刚才的那句自喃,便直接给拍板了下来。

    小儿子能找到丛刚这样的神奇又有能耐的人物当干爹,是雪落求之不得的。

    也更是一种感激之情。小儿子还怀在她肚子里的时候,丛刚已经成了她们母子的救命恩人了。

    “对了丛大哥,那个Lia呢?她,她是你女朋友吧?”

    女人的心思总会这般的细腻又敏感。或许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但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也算是对丛刚的一种关心。

    “离开了!”

    比较含糊模棱的作答。

    抬眸看到雪落脸上的诧异之色,丛刚又缓声补充,“我跟她之间,只是利益关系。利益关系结束了,便就结束了!”

    “……哦。”雪落有些机械化的哼应了一声。

    虽说觉得丛刚对那个叫Lia的女人有些绝情了,但这样听似绝情的话,其实对两个人都好。而丛刚根本不像心软的男人那样容易被女人感化。

    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注定会是一场痛苦的经历。

    “丛大哥,你怎么会住在御龙城里的啊?”

    雪落挺诧异丛刚竟然会把他们的见面地点约在御龙城里。而且从房间里的布局和摆设来看,应该住过几天了。

    “只是暂住几天。”丛刚温声作答。

    “那……那你可要小心点儿。”

    雪落没有询问丛刚具体的原因。想必他决定住在御龙城里,一定有他自己的打算。因为丛刚向来都不是个会冲动的人。

    雪落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憋着的话说了出来,“严邦他,他失忆了。上回还拿刀抵在行朗的脖子上呢。你……你要小心。”

    “放心吧,无论是曾经的严邦,还是失忆的严邦,对我都构不成威胁的。”

    丛刚的目光一直关注在窝在他怀里的小家伙身上;小家伙不安分的乱哄乱蹭着,像是在考验丛刚的耐心一样;而丛刚一直温柔以对。

    “那……那就好。但也不能轻敌了。”

    雪落是相信丛刚能力的。但还是善意的提醒了丛刚一句。

    “对了丛大哥,你怎么会离开那么久?是去养伤的吗?”

    雪落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眼前的丛刚,“你救行朗的那一次,一定伤得很重吧?行朗一直惦记着你,还时不时的带着诺诺和虫虫去启北山城看你……等你!总算是把你给盼回来了!”

    丛刚微微蹙眉,“我不是为封行朗受的伤!这次回来,我只是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处理!”

    其实丛刚想表达的应该是:我不是为他封行朗而回的!

    似乎从丛刚的言辞之中,雪落感觉到了他的疏远。

    “丛大哥,你什么时候才会跟行朗见面呢?他要是知道你还活着,肯定会高兴坏的。”

    雪落试探性的问道。她也想将这个喜悦传达给自己的丈夫。毕竟丈夫的内心因为丛刚的死一直愧疚难安着。

    “我跟他……应该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丛刚微微顿息,“而且我也不想跟他见面!”

    “为……为什么啊?你……你这是在生行朗的气吗?”雪落诧异又难受。

    “不为什么!只是个人的喜好!”丛刚应得风轻云淡。

    “丛大哥,你是不是讨厌我家行朗啊?他是不是又做了什么让你反感的事?”雪落忧心的问。

    “算是吧!其实我跟封行朗之间,也只是利益关系!现在利益关系结束,我跟他也结束了!”

    丛刚说得淡漠,听得雪落心间一阵阵揪疼。

    “我不信!”

    雪落的眉眼有些泛红起来,“丛大哥,我知道你为我们家付出了太多太多,也知道我跟行朗不能再要求你太多……其实丛大哥你误会了,我跟行朗就想感谢你,不会有其它要求的!”

    “不用感谢我!封行朗曾经救过我一命,我跟他之间,已经两讫了!谁也不会再欠谁的!”

    丛刚说得冷漠。似乎冷漠中还带着一丝急切的辩解。

    “丛大哥,你……你别这么说……我好难过的。”

    雪落是真难过了。轻嗅着自己泛酸的鼻子,眼眶红红的。

    “我跟封行朗之间虽然利益关系已经结束,但我跟你……”

    这样的表达听起来好像挺有歧义的。

    讲真,丛刚是一个情感单纯的人,不太擅于表达男女之间细微的言辞。

    “丛大哥,我……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大哥。长兄如父的亲人。”

    雪落支支吾吾的说明着自己对丛刚抱有的看法和感情。

    “你想多了!”

    丛刚的唇角淡过一丝风轻云淡的笑意。

    这什么笑意啊?怎么感觉像是她林雪落自作多情了呢!

    “对了,把小虫留下,明天早上我会送他回去。”

    丛刚的这番话,不仅跨度有点儿大,而且还相当的不容置疑。

    听起来只是陈述,而并非在跟林雪落商量。

    “啊?要把虫虫留在你这里过夜啊?可,可行朗要是问起来,我该怎么说啊?”

    丛刚提出来的这个要求,其实挺唐突的;雪落一时间还真不太好作答他。

    关键小儿子也不是她林雪落一个人的……

    “怎么,你做不了主?”

    丛刚的这一反问,无疑有激将的意味儿。

    “那好!今晚虫虫就留在你这里!”

    显然,雪落被丛刚的一句‘你做不了主’给激将住了。

    “那封行朗要是问起……”丛刚拉长着声音。

    “放心,我摆得平他!”雪落信誓旦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