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34章 青涩情书39

第1834章 青涩情书39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矫情了,也任性了,回到封家时,竟然还被人像老佛爷似的列队迎接,雪落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反思一下:自己其实并没有深度的惩罚到男人,却反而连累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和无辜的人跟着一起劳累担心。

    “雪落姐,你是不是真拿刀砍了封二少啊?”莫冉冉凑近过来好奇的问。

    “当然是真砍了!你以为我闹着玩儿呢!”

    雪落嘟哝一声后又紧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虫虫他爷爷来接小虫虫的时候,连你带白默一快给数落了!尤其是白默,那叫一个惨,被虫虫他爷爷教训得哑口无言不说,还被拎成个小鸡仔儿!要不是立昕哥阻止,估计白默会被打得半身不遂!”

    其实莫冉冉还是年纪轻了,有些为人处世之道,她是真没上心。当着儿媳妇的面说她公公的不是,即便是事实,也难免有挑拨的嫌疑。

    “那也是他白默活该!谁让他……”雪落欲言又止。

    “对了对了,封二少跟夜莊的那些女人风流的照片,真有那么劲爆吗?你有没有留几张让我也欣赏欣赏?”或许莫冉冉并没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大不了的。

    雪落瞪向莫冉冉,“封大太太,请照顾一下我这个受害者的感受行不行?”

    “别嘛!你不是都已经拿刀砍过封二少了吗?还没解气啊?”

    莫冉冉随即又朝雪落举起了大拇指,“雪落姐,还是你够威猛凶狠!让我就舍不得真砍我家立昕哥!一日夫妻还百日恩呢,你还真下得去手啊!”

    “……”雪落决定不跟莫冉冉这个‘长男人志气,灭女人威风’的怂女人一般见识!

    然后就是封立昕,再然后是莫管家和安婶。

    什么‘有话好好沟通’,什么‘拿刀砍人有伤夫妻之间的和气’,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表面上,都是斥责丈夫封行朗的不是,可雪落能听得出来,他们都在旁敲侧击的为丈夫鸣不平!

    关键自己也没下得去手真砍呢!是他封行朗觉得愧对老婆孩子,自己砍的自己好不好!

    即使申辩了,估计也没人相信!刀是她从厨房拿出来的,而且也做了砍人的动作。

    雪落唉声叹气的想:如果自己没给封行朗生下两个儿子,那自己的处境可想而知了!

    不过恃宠而骄是真有点的!

    要不是因为男人爱着她、宠着她,任凭她林雪落一哭二闹三跑的闹腾,怕是到头来自己的两个孩子只会多了一个温柔贤惠且善解人意的好后妈吧!

    以封行朗的智商和能耐,想让她林雪落净身出户,有的是办法!

    这话又说回来了,他封行朗在外面乱搞女人还搞出理了?怎么感觉他才像受害者似的?

    正准备给袁朵朵打电话告状来着,可袁朵朵的人已经亲自赶来了封家。

    “雪落,你跟诺诺虫虫都没事儿吧?”袁朵朵关切的问。

    “身体上是没什么事儿,可心灵上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都是拜你家白默所赐!”

    “对不起啊雪落……我真没想到白默他那么混账!”袁朵朵连声道歉。

    雪落怨怨的看向袁朵朵,“朵朵,你再不好好管教管教你家白默,他指不定会给豆豆和芽芽搞出个弟弟妹妹,或是后妈之类!”

    “那我也管不着啊!我只是个前妻而已!”袁朵朵自怨一声。

    “朵朵,你是真不想跟白默复婚呢?还真想逼着白默给豆豆芽芽找后妈呢!”

    “找不找女人,那是白默的私事儿!但我家豆豆芽芽只会有我这个唯一的亲妈!不需要什么后妈!”

    “行了,你就别横了!”

    雪落怒其不争的叹息,“你也就嘴巴上横横而已!要白默真娶回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怎么可能跟豆豆芽芽没有交集呢?!后续的麻烦是可想而知的!不是你嘴巴上说没关系就能没关系的!”

    两个女人的话题似乎有些跑偏了。

    袁朵朵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不太想讨论她跟白默的事,便言归正传。

    “雪落,你这砍也砍了,跑也跑了,可别再闹了!不然白默就罪大了!”

    “袁朵朵,你什么意思?感情你家白默犯的错,却成我的不是了?”

    这已经是第N个人在拐弯抹角的说她林雪落的种种不是了。

    “那也不能全怪白默是不是?你家封痞子要真的洁身自好,能被那些女人……给那个啥吗!”

    袁朵朵为白默说了句她认为的公道话,“说来说去,还是你家封痞子自己经不起诱一惑!”

    “袁朵朵!你究竟是来安慰我的,还是堵心我的?”雪落着实生气。

    “林雪落,我发现你越来越不可理喻了!真是的,你就恃宠而骄吧你!”

    为了各自深爱的男人,两个女人竟然互怼了起来。

    着急下楼的袁朵朵,跟上楼的封行朗差点儿撞个满怀。

    “……投怀送抱呢!”

    封行朗开了一句不算玩笑的玩笑。并不带多余的感情。

    可此时的袁朵朵却如同一只带刺的炸毛兽。

    “不好意思了封大总裁,像我这种良家妇女,你想都不用想的!你还是去玩夜莊里的那些尤一物去吧!”

    “……”

    自己这是又得罪谁了?这丫头说话怎么这么冲!八成是被白默和白老爷子给宠坏的!

    目送着袁朵朵气急败坏的下楼去了,封行朗微微暂顿之后,便继续着步伐进卧室去看看他的女人。

    女人站在窗前,左顾右盼的。像是在寻找某个人的身影。

    “看谁呢?袁朵朵那女人怎么像吃了火药似的?你们吵上了?”

    男人将窗前的女人拥进自己的怀中,温情的亲蹭着她的脸颊。

    “还不是因为你!”

    雪落怒目瞪向男人,“自己经不起诱一惑,还怪人家白默怂恿你?!”

    跟袁朵朵吵归吵,但道理雪落还是心知肚明的。

    “……”封行朗微微蹙眉:袁朵朵那家伙究竟是来灭火的?还是来火上浇油的?

    从怀里女人这怨怒的语气来看,应该是来火上浇油的!

    这白默是怎么管教自己女人的?怎么越来越咋呼?还敢跑来对他的女人兴师问罪?

    在这件事上,封行朗还真的无言以对,便低姿态的哀喃:“老婆,咱翻篇了好么?”

    手机铃声的作响,叫停了雪落对男人的谩斥。

    “是我的电话!”

    雪落奔到床头,拿起了正在作响的手机。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喂……”“现在说话方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