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29章 青涩情书34

第1829章 青涩情书34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憋了一肚子的窝囊火。

    连吴县长盛情款待的午餐都没有留下吃,只跟左安岩交待了几句后,便闷声离开了。

    打包好的一只整羊雪落也没要,而是让邢十七送去给村长一家。

    封行朗给足了妻子在石郫县的面子;可雪落不但没能高兴,反而窝了一肚子的火。

    “行朗,你后来干嘛同意追捐那一千万呢?!GK的周转资金还是从银行贷的款呢!你当什么冤大头啊!”雪落忍不住埋怨一声。

    “亲夫还不是想讨你开心嘛!”

    让女人意识到他这个亲夫赚钱不容易就已经足够了。

    “可我一点儿也不开心!你看看那个吴县长的嘴脸……我都懒得提起他那个人!”

    雪落郁郁的朝村口的方向疾步走去,“这分明就是逼捐嘛!”

    “……”林小姑娘,你现在才知道呢!这反射弧得有多长?

    封行朗和河屯落在了后面。

    “阿朗,你公司资金方面真周转不开啊?爸爸手头上正好有些闲钱……”

    “逗我老婆玩呢……你也信?”

    封行朗悠哼一声,加快步伐跟上前面的妻子。

    “……”这小子,可真够滑头的。这点儿到是很像他母亲苏禾。

    “大虫虫……大虫虫……”

    雪落刚踏上房车,就听到小儿子一个劲儿念叨着‘大虫虫’。

    在看到上车的妈咪之后,蹦哒着想从邢老五怀里挣扎下来。人高马大的邢老五竟然被锲而不舍的小家伙扭出了一身的汗。

    听到儿子喊‘大虫虫’,雪落下意识的朝四周环看了几眼。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身影。

    这一刻的雪落,俨然已经相信:儿子口中的‘大虫虫’应该就是喊的丛刚无疑了。想必丛刚早就见过小儿子封虫虫了呢!一定是见过面的!

    雪落接过小儿子连亲了好几下,压低声音细喃:“虫虫是不是见到大虫虫了啊?妈咪昨天也有见到大虫虫呢!不过虫虫跟妈咪都要保密哦!”

    雪落的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感觉此次的石郫县之行,是来得最有价值的一回。

    要知道丛刚还活着,她铁定会早早的就跟男人吵上一架然后跑来这里!

    为什么非要跟那个男人吵上一架才能跑来这里呢?看来自己的爱心行为并不是那么的纯粹啊!

    想想那一千五百万,要真能给强子他们盖上一所希望初中,也算是有所值了。

    上车后,看到被逼捐的妻子似乎心情还不错,封行朗便从邢十七怀里接过一直闷闷不乐的大儿子,开始他煽情又泛滥的父爱情深。

    刚开始林诺小朋友还很抗拒。可后来却经不住亲爹封行朗讨好式的又亲又哄,便勉为其难的让他把自己抱进怀里。

    在房车启动之前,气氛还是安宁的。可河屯接下来的一句问话,让气氛瞬间复杂了起来。

    “小虫子口中的‘大虫虫’究竟是谁啊?怎么老听小家伙这么念叨?”

    如果‘大虫虫’指的是他哥哥封林诺,但小家伙手指的方向完全不对;而且平常没有哥哥林诺在时,他也会时不时的念叨。看起来也不像是在叫他亲爹封行朗,亦不是邢十二等人……

    雪落立刻捂住了小儿子一直指向车窗外的小手,含糊其词一句:“估计虫虫是在叫他自己吧!”

    “原来是这样啊……”河屯微微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这小东西什么时候才会叫我这个爷爷呢!我可盼着呢!”

    “义父,你也太心急了!虫虫弟弟连我亲爹和我这个哥哥都还不会叫呢!”

    言外之意就是:你得排在我跟我亲爹之后老远了!

    “大虫虫……”

    小家伙又嚷嚷了一声,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来来回回的在车窗外扑捉寻觅着什么。

    “知道了,知道了!妈咪知道了!”

    雪落亲吻着儿子的小脑门,喃喃耳语:“妈咪知道你的大虫虫了!妈咪还要让你给他当干儿子呢!高不高兴啊?妈咪知道你一定会高兴的,是不是?”

    听儿子一直叫唤着‘大虫虫’,封行朗也下意识的朝车窗外寻望过来:那个狗东西的鬼魂,该不会阴魂不散的跟到石郫县来了吧?!还飘得真够远的!

    早知道当初就不会执意的让自己的小儿子取乳名叫虫虫了!

    ……

    原本袁朵朵也是要质问白默的,可看到白默一副萎蔫又沮丧的神情时,竟然欲言又止了。

    即便白默真跟别的女人做了什么男爱女欢的事儿,她一个前妻也无权过问的。

    只是影响到封痞子和雪落的夫妻感情,以至于雪落离家出走,那就罪大了。

    “白默,河屯说……说你让什么女人去勾一引封行朗,还被偷拍了照片,究竟是不是真的啊?”

    事关雪落夫妻和睦的事儿,袁朵朵不得不多问几句。

    “我是真的不知道有人会偷拍!”白默有些懊恼。

    “那……那你让女人去勾一引封行朗……是真的了?”

    袁朵朵自然而然的理解成:白默默认了前面的半句。

    “白默,你怎么能这么浑呢?封行朗是有妇之夫,你们即便想玩儿,也不是那种玩法啊!多伤夫妻感情呢!”袁朵朵是领教过白默某些无厘头的行为。

    “朵朵,要不我们追去石郫县帮着我朗哥找回林雪落吧?”白默求问于袁朵朵。

    “不用!有诺诺和虫虫去了,雪落会看在两个孩子的面子上回来的!”

    袁朵朵还是懂雪落的。知道雪落舍不得自己的两个孩子。不过的确有那么点儿恃宠而骄的意味儿。

    “朵朵……我好难过!”

    白默突然就沮丧的偎依过来,抱住了副驾驶上的袁朵朵。

    袁朵朵的感情还是敏感了一些,稍显慌乱的缩了缩自己的上身,“那以后可别再做这么混蛋的事了!”

    “嗯!”白默像个听话的孩子。

    “对了朵朵,”白默担心的从袁朵朵怀里抬起头来,“你说河屯会不会真把我家豆豆和芽芽给偷走,去训练她们当杀手做他的义女啊?”

    “不会的!再说了,这不还有封行朗在吗!他会让他的儿媳妇白芽芽去当什么女杀手么?河屯只是吓唬你而已!他做不了他儿子和他孙子的主!”

    “啊?你还真想把我家芽芽嫁给封林诺那小子呢?”白默一脸的嫌弃。“这只是个借口罢了!等豆豆芽芽长大了,怕是你想操心都操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