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28章 青涩情书33

第1828章 青涩情书33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阵势,恐怕是不捐也得捐,捐也得捐了!

    如果不捐,还真连村子都走不了的!

    也许村里的人依旧纯朴,但那些坐办公室的乌纱帽们就并非那么纯良了!

    连雪落都感觉到了不舒服:哪有这样的啊!比道德绑架还严重!

    “诺诺,你留在车里照顾妈咪和弟弟!十七,你跟我下车去合作社走一趟吧!”

    封行朗拧了一下有些困倦的眉宇;知道邢十二的桀骜不驯,封行朗便选择了听话且好驾驭的邢十七。

    “阿朗,我跟你去!十二,你留在车上守着雪落和孩子!”

    河屯应该是担心这帮野蛮人伤害他的宝贝儿子。其实他们才是村民眼中的野蛮人。

    尤其是从前面越野车里下来的邢老五,那高大魁梧的体魄,简直就像凶神恶煞似的。

    “让十四和十七守着吧,我跟您下车!”

    在照顾河屯方面,邢十二还是尽心尽职的。在他眼里,义父河屯永远都会排在第一位。

    “诶呀,封总……封总!您大驾光临我们石郫县,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呢!我仅代表石郫县的全体村民,对您表示由衷的感谢!感谢您的爱心,感谢您的慷慨解囊呢!”

    封行朗刚一下车,便有一个地中海头型的中年油腻男人就迎了上前。

    “行朗!等等我!”

    雪落将窝的她怀里吃着奶瓶的小儿子丢给了从越野车里过来的邢十四,“十四,你照顾着诺诺和虫虫,别让他们乱跑!”

    “妈咪,等等亲儿子!”

    林诺小朋友也跟着从房车里蹦哒出来,“老十四,好好照顾我弟弟!这里风沙大,虫虫不能下车的!”

    房车里有空气净化系统,可让小家伙自由的呼吸。而房车外的环境,走上半个小时,那头发里都能抖下沙尘来。

    “呃……呃呃……”

    见亲爹亲妈和亲哥哥都下了车,在房车里呆腻了的小家伙用小手指着前面的小矮棚子嗷嗷的直哼哼。

    “这些人也真是,竟然用车堵我们的路!”

    邢十四也忍不住的朝跟在他身后上车的邢老五抱怨起来,“这是要留我们吃午饭么?怕是这一顿饭没有个几千万是吃不下来的!”

    “那还不简单!瞧我的!”邢老五下了车,先是左右观察了一下,便用双手抬动起堵在房车前的那辆桑塔纳的引擎部分,径直侧挪开了半个车身,然后又从车后挪动了半个车身;他用他的蛮力,硬生生的把堵在前面的那辆桑塔纳给

    挪到了路基侧下面。

    而左边的那辆面包车那更不在话下,邢老五三两下就把面包车给挪到了路基下面。

    连邢十四都惊愕了:要论蛮力,还真没有哪个义子能是邢老五的对手!

    早知道老五一个人能搞定,也不用让邢太子被逼下车了。

    邢十四也没闲着,将小家伙丢回婴儿床后,便将房车给调了个头;一并调好车头的,还有那辆越野车。

    等邢十四调好两辆车的车头再次进来房车时,便看到小家伙站在车窗的皮椅上,一个劲儿的拍打着车窗,嘴巴里念叨着:“大虫虫……大虫虫……”

    邢十四下意识的朝车窗外看了一眼,就几个围观邢老五徒手挪车的村民和小孩儿在。

    “哪个是大虫虫啊?”

    邢十四以为小家伙口中经常念念的大虫虫,应该是一个泛指。感觉逮谁都是大虫虫的感觉。

    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小家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爬下了皮椅,朝那扇开着的车门冲了过去;却被后面赶上车的邢老五兜抱了个正着。

    “哇呀,小虫虫这么喜欢五哥抱你呢!”

    以为小家伙是对自己投怀送抱来着,邢老五乐得眉开眼笑。

    “大虫虫……大虫虫!”小家伙着急的嚷嚷,用小手指急急的指着车门外。

    “要大虫虫哥哥让我们留在车上!我们不能下车的!”

    邢老五以为封虫虫口中的大虫虫指的是他哥哥邢十五。

    见邢老五答非所问,而且也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便着急的一口咬在他的下巴上。

    “嘿,又咬我?你尽情的咬吧,五哥让你咬个够!”

    ……

    原本雪落只想捐资个五百万的。尤其是在听到丈夫说GK风投的周转资金还是向银行贷的款。

    可那个县长竟然有嫌少动机:一个劲儿的在跟封行朗诉苦。又是村民的生活如何的水深火热,又是孩子们上学如何的艰难困苦;总之,就是变相的在嫌捐资的款项太少。

    这捐款,还有带这么讨价还价的呢!雪落真的是憋足了一肚子的气。

    连一旁向着石郫县孩子们的左安岩都感觉到了尴尬。

    河屯几次要插话,都被封行朗给制止住了。

    最终,封行朗看在妻子的面子上,又追捐资了一千万;那个油腻的县长才勉为其难的接受。

    “吴县长,这笔一千五百万的捐资,我想让左队长当监理人。用做初中校区基建。”

    “要建一所初中,这点儿钱……它也不够啊!”

    吴县长皮笑肉不笑的神情,看着雪落就难受。

    “石郫县才多少适龄初中生呢?!怎么会不够呢!”雪落忍不住的项了吴县长一句。

    见雪落动怒了,左安岩连忙跟着打起了圆场,“只要我们发动村民一起参加学校的基建,在工钱方面会省下不少的。捐款是一件众人拾柴火焰高的事儿,封总前后已经为石郫县捐资了六七千万了……”

    “上回的李总,就是那个香港富商,人家一次性捐资了一个亿呢!”

    说话的是吴县长身边的助理。

    “那你们再去找那个香港富商吧!我们这点儿资金就不在吴县长面前丢人现眼了!”雪落真被气了一鼻子的灰一肚子的气。

    见财神爷生气了,吴县长这才又是赔礼又是道歉。

    不过雪落生气归生气,但还是在捐资附件内容里写明了善款要用做的用途,以及善款的监理人。

    整个过程,封行朗表现出来的只是一个惧内的听话老公形象。

    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连话都很少插嘴的。一切由爱妻全权做主。对雪落而言,这堂课真够深刻的。只是学费有那么点儿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