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27章 青涩情书32

第1827章 青涩情书32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封林诺小朋友看到相互偎依在一起等在村口的亲爹和妈咪时,他才深深的意识到自己的混蛋亲爹究竟有多坏、多混蛋了!

    这家伙竟然抢在他前面跑来这里讨好妈咪了?

    没可能的啊!这一路上也没遇到自己的混蛋亲爹呢!看到妈咪被他温情的揽着肩膀轻拥入怀,小家伙生气得直哼哼:不难看出,妈咪已经原谅混蛋亲爹了啊!这个不争气的妈咪啊,一定又被混蛋封行朗的花言巧语给蒙骗忽悠傻掉了!该不会是早已经忘掉自

    己是因为什么才生气的跑来这里的吧?

    唉!真是个好骗又好哄的傻妈咪!

    “诺诺……虫虫……”

    房车的体积过大,只能停在村口。雪落便赶忙的冲下眺望等待的小山坡迎了过去,一路不停的唤叫着她两个孩子的乳名。

    “虫虫,我们的傻妈咪又被混蛋亲爹给搞定了!”

    林诺小朋友气馁的叹息一声,“唉,太不争气了有没有!”

    “嗯!这我同意!你妈咪的确有点儿不争气!”

    答话的是邢十二。而且还是没有瞧见义父河屯脸色之前的邢十二。

    半睡半醒中的封虫虫小朋友听到妈咪的叫唤,有些不情愿的睁开惺忪的睡眼,四下打量起窗外陌生的环境:天空到是够蓝,只是这四周怎么土里土气的。哪儿哪儿都是灰不溜秋的。

    “十五,怎么说话呢?难道你不希望自己的亲爹亲妈和好啊?”

    河屯温声轻斥了自己的爱孙一句,随后便瞪向一旁起哄的邢十二。

    “老十二,你发现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是当我这个义父不存在么?”

    邢十二立刻蔫了声。但还是朝小十五偷偷做了个‘我支持你’的暗动作。

    “诺诺……虫虫……”

    亲了一下大儿子之后,雪落便急忙从婴儿床里抱起了还睡眼朦胧的小儿子封虫虫。

    “虫虫,你怎么也来了啊?妈咪都担心死了!”

    雪落亲吻着小儿子睡得暖嘟嘟的脸颊,满眸的慈爱和温情。

    “你要真担心两个孩子,以后就别动不动就闹情绪瞎跑!”河屯顺势接话来训斥了雪落一句。

    “我的女人用不着你管!”

    紧随雪落上车的封行朗,将河屯训斥妻子的话给怼了回去。

    吃瘪了的河屯只得愤意的狠蠕了几下嘴角,也没接话。一副只要他们小夫妻俩过得好,自己受点儿委屈也值的屈尊降贵模样。

    房车里的气氛似乎有些尴尬了。

    “义父,你就知道偏袒你坏坏的宝贝儿子!”

    敢在河屯面前顶嘴的,也只有封林诺小朋友了,“是你坏儿子做错了事在先,你怎么还批评起我妈咪来了呢!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看到那一脸含笑,且趾高气扬瞄着自己的混蛋亲爹,小家伙各种的不爽。

    “封林诺,有关你逃学又撒谎的事……我看我们得好好谈谈了!”

    封行朗岔开话题。想将大儿子那嚣张的气焰给压下去。

    “封行朗,你不要太嚣张了!傻妈咪原谅你了,两个亲儿子还没原谅你呢!”

    不跟他这个亲儿子低姿态的承认错误已经够嚣张的了,现在还想恶人先告状的打压他?

    “大人之间的事儿,用不着你个小P孩子瞎操心!”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面容随之严肃了起来:“封林诺,你一个学生,三天两头的逃学,还忤逆长辈,真的好么?”

    当时的雪落本想向着儿子反击丈夫几句的,可丈夫后面教育儿子的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便没有开声当着儿子的面去驳斥他做为父亲的威信。

    “那还不是因为你先把妈咪气走了,所以我才要逃学的么!”小家伙得理不饶人的反驳着。

    “这都不是你做为一个学生三番两次逃学的理由!”

    封行朗提高声音呵斥着一而再忤逆顶嘴的大儿子。似乎他想一下子hold住小东西!因为他知道现在要是hold不住,以后会麻烦不断的。

    “混蛋封行朗,你太嚣张了!自己做错了事不认错,还以大欺小的教训我这个无辜的大儿子!”

    小家伙从皮椅上一跃而起,气得直哼气。

    “封林诺,你这三天两头的逃学,可是要被留级的!怕是到时候你丢不起那个脸呢!”

    封行朗避重就轻的打压着小家伙的嚣张气焰。

    他知道妻子也对儿子三天两头的逃学颇有不满。事关儿子的学习,当妈咪的雪落向来都十分重视。

    “留级就留级!也好过你欺骗老婆孩子在外面玩女人!!”

    小家伙终于怒不可遏的嚷嚷起来。

    儿子曝出这句话来,身为亲爹的封行朗应该很生气才对。至少也会恼羞成怒;但封行朗却冷静从容得很。因为他知道有人会替他接力教育小东西的。

    “诺诺!不许没大没小!那些事……都不关你的事!你亲爹已经跟妈咪解释过了。是误会!”

    雪落呵斥住了儿子‘犯上作乱’的言语。也清楚这种事是不适合让年幼的儿子知道的。

    “妈咪,你都被混蛋亲爹给忽悠傻掉了!”

    见妈咪也帮着混蛋亲爹,孤立无援的小家伙委屈得直呼气。

    “赶紧动身回去吧!再不走……怕是要走不了了!”

    封行朗看了一眼窗外,开口催促着。

    “啊?那你们先回去吧,我还得帮忙左大哥处理互联网销售的事宜呢!”

    当时的雪落并没有听明白丈夫的言外之意,她还心牵着石郫县那群已经可以出栏的山羊销售情况。

    “看来这回我不捐点东西,是真走不了了!”

    封行朗微微叹息一声, 讳莫如深的哼喃:“我刚刚才从银行求爷爷拜奶奶贷出的一个亿周转资金,怕是要保不住了!”

    河屯刚要开口,便被封行朗犀利的瞪来一眼,他便咽回了想说的话。

    其实这番话,封行朗是说给妻子林雪落听的。

    捐款肯定是要捐款的,只是想让妻子知道:他赚点儿奶粉钱真的很不容易!

    “那……那我给左大哥打个电话,就说我们先走了。”

    要让丈夫把从银行贷出的资金捐赠出来……雪落当然舍不得这种打肿脸充胖子式的捐资。

    封行朗哼声淡笑,“晚了……你没看到县长大人的车,已经把我们的房车给堵严实了么!”

    一听说石郫县来了个大财神爷,而且还是主动送上门来的,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错过呢?

    县长大人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直接把本就不宽敞的村口给堵住了。逼捐的意味相当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