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25章 青涩情书30

第1825章 青涩情书3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或许自己的内心早已经原谅了这个男人,但嘴巴上却是说不得的。

    雪落被动的被男人揽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拥抱,细细密密的亲吻着她的额头和稍显凌乱的柔发。

    雪落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此时却无声胜有声。

    她只是被动的偎依在男人怀里轻轻浅浅的低泣着;好似她依旧委屈着。

    不说话,不作答,便是此刻对男人最好的回应。

    自己矫情也矫情了,任性也任性了,可女人的自尊还是容不得她林雪落张口说出那句原谅的话。

    雪落在这一刻能原谅这个男人,不仅仅是对男人所作所为的感动,也因为丛刚的那番话。

    丛刚说封行朗是被人下套摆拍的,她便信了!她从不会怀疑丛刚,他说是那就一定是。

    还有就是:丛刚还活着的喜悦感,足够把她心头那些乱七八糟的不愉快给冲击得一干二净。

    一想到丛刚还活着,雪落就满心的欢喜。好像她的人生瞬间也跟着光明了很多一样!

    真的是太好太好了!

    雪落不清楚自己对丛刚为什么会如此的眷恋,总觉得有丛刚在她身边,她便能万事安然。

    感觉丛刚就像她的至亲一样,每每都能想起,也每每无法忘怀。

    其实要真嫁给丛刚了……也不错的!不过更多是亲情的眷顾!

    因为爱情那东西,一次就够够的了!

    天啊……自己竟然在丈夫的怀里在想着嫁给另外一个男人?!

    封行朗紧紧的拥抱着怀里乖顺的女人。本以为女人再次见到他,还会闹会吵,却没想女人竟然会如此的温顺,这到让封行朗更为愧疚了。

    良久的拥抱,让穿着单薄的女人汲取着自己身上的温度。轻哄着女人的耳际和颈脖,落下细细密密且深浅不一的细吻。有那么点儿小别胜新婚的甜蜜感。

    “雪落,老公知错了……你怎么惩罚我都行!千万别不要我了……还有诺诺和虫虫!”

    温情的耳语在女人耳际轻漾着,嘶哑而粘稠,带着湿意的温度。

    雪落依旧没有开口作答男人什么;寻思起一些事,雪落抬起手来开始解男人衬衣上的纽扣。

    精健的胸膛上,那足有五厘米长的刀口很是抢眼。

    雪落使坏的用手指浅浅的按压了一下,“呃……”疼得男人一声吃疼的闷哼。

    “活该!”

    低低的咬着字眼,这是女人开口对他说出的第一句话。

    “我是活该……辜负了爱妻对亲夫的一片赤诚之爱!亲夫罪不可赦呢!”

    见女人终于肯开口跟自己说话了,封行朗紧蹙的眉宇也放松了一些。接下来便只是时间愈合的问题了。

    “您是封先生吧?外面凉,请进屋来坐!”

    村长是认识封行朗的。更知道封行朗给他们县捐资了好大一笔钱。合作社的羊圈就是他出资建成的。他已经在门口静等了好一会儿。只是这小俩口又亲又抱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分开……

    听到村长的声音,雪落立刻难为情的推搡开了紧抱着她的男人。这里如此纯朴的民风差点儿被自己给侵染了。随后便低着头朝自己休息的卧室跑了进去。

    封行朗的到来,让村长家一早便忙碌得烟雾缭绕。怕财神爷吃不好,一家人给他准备丰盛的早饭:粉汤羊血、豆花泡馍、腊肉夹馍……还有一些看不出模样的汤汤水水。

    雪落真不习惯那腥浓的羊血味儿,可却看到男人吃得到是挺爽口的。还真不忌口来着。

    “婶子,别忙了。他吃不了那么多的。”

    见村长婶子还在忙碌,雪落有些难为情的劝阻。

    “不忙不忙!封先生可是我们村的大恩人呢!我们难得招待他一回!”村长婶子到是忙得挺起劲儿的。

    “行朗,你着急赶回去吗?”

    雪落不想让男人留在村长家惹麻烦,“要不我们一起去趟合作社吧?左大哥他们遇上麻烦了。”

    “不急不急!封先生连夜开车太辛苦了,还是让他留着休息一会儿呗!”

    村长看得到封行朗眼里因连夜赶路熬出的血丝。

    “不着急往回赶!诺诺和虫虫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封行朗接声说道。

    “啊?诺诺和虫虫都来了?他们都怎么来的啊?这里这么偏僻,而且路程又遥远,你怎么能让他们也跟着来呢?”

    一听两个孩子都来了,雪落急得从板凳上直接蹦起身来。

    “你亲爱的大儿子是自己逃学过来千里寻母的;你亲爱的小儿子是被河屯带来的……他们来找他们的妈咪,那是他们的权力!我怎么能剥夺呢?!”

    封行朗心切的叹息,“就担心虫虫还那么小,这一路颠簸……”

    “封行朗!你这个亲爹是怎么当的啊?”

    雪落着急的埋怨起男人来,“我不在家,你怎么连两个孩子都照顾不好呢?”

    “他们想要他们的妈咪;”封行朗一把紧握住妻子的手,“我也想要我的老婆……”

    “别吃了!快别吃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雪落心焦的催促,“石郫县的山路不好走,可别让诺诺和虫虫招罪了!”

    “不着急的!他们都已经在路上了!也就慢上个两三个小时就应该到了!”

    封行朗到是不反对让两个小东西这一路颠簸劳顿的来找他们的妈咪。

    也好让‘任性’的女人意识到:她这般放任的行为,对两个孩子来说,是极度不负责任的。

    “那,那我们去县城接他们!对了,对了,你的手机呢?我先给诺诺打个电话。”

    雪落急得有些慌乱起来。两个年幼的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她真舍不得两个小家伙受这份苦累。

    “手机没电了。”封行朗淡淡的应声后,便又开始埋头吃他的粉汤羊血。

    听男人这么一说,雪落拔腿就朝门口奔去。

    “雪落,你去哪儿呢?”封行朗立刻放下筷子追了出来。

    “我去合作社找左大哥他们借手机给诺诺打电话!”

    “我……我有手机诶……就是信号不太好!”

    老村长的喊话,着急的雪落压根就没能听得到。再则,这老村长的老人机信号不是一般般的不太好。偶尔能打通,还得扯着嗓子吼才行!

    封行朗真的低估了一个母亲心切自己孩子时所爆发出的巨大能量:

    雪落竟然一口气从老村长家跑到合作社的。而且专挑那些坑坑洼洼崎岖不平的捷径。一直追到了合作社门口,封行朗这才捞住了一路狂奔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