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24章 青涩情书29

第1824章 青涩情书29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混蛋封行朗的愤怒,和对亲爹的眷爱,其实并不冲突。

    小家伙很想问问邢十四:自己的亲爹伤成什么样儿了?要紧不要紧?

    但还是忍住了!谁让该死的亲爹自己有错在先呢!被妈咪拿刀砍了,也是他自己活该!

    只是……

    “老十二是越来越没用了!”

    小家伙还是怒怒的抱怨出了几句,“就知道谈恋爱!都快谈傻掉了!”

    “啊……对了,老十二跟你的那个小老师进展得如何了?”

    闲着也是闲着,邢十四难免会好奇的多问上几句。

    “不告诉你!除非你先告诉我:我混蛋亲爹都跟哪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玩了?还被人给偷拍了照片?”

    见邢十四对邢十二和小老师的话题感兴趣了,便决定好好的利用了一下这个话题。

    “就是夜莊那些服务男人的女人啦!说是白默给介绍的……”

    其实邢十四只是说出了他所知道的部分。但这后面一句话,就有偏向性和误导性了。

    “该死的大白白!他的皮又痒痒了吧!以为老老白打不动他了,他就要唯恐天下不乱啦!”

    小家伙厉厉的将心头的不满情绪发泄到了白默身上,“哼!等我回去申城之后,就带上老十二好好的去揍他一顿!”

    “为什么不带上我啊?”邢十四有些失落的问。

    “因为你是个胆小鬼!”

    小家伙毫不给面子的抨击了邢十四一句后,又哼声说:“像打架这种事,也就老十二最擅长了!”

    “……”邢十四久久的沉默。

    十几个小时,下高速,又上高速;再穿过那些忽上忽下的省道和颠簸破败又狭窄的县城水泥路。

    夜幕下,小家伙被崎岖不平的水泥路给颠睡着了。

    邢十四也成功的联系上了义父河屯。

    对于河屯的训斥,他向来都是全盘照收。

    “遇上阿朗了没有?”

    “还没……”

    “那你放慢速度,把十五照顾好。等着跟我们汇合。”

    “好的义父。”

    邢十四刚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以等待跟义父河屯汇合,就发现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从他左侧超车而过。

    “邢太子?”

    邢十四看到一闪而过的车牌着实眼熟。

    本能的想鸣笛,可看到酣睡在座椅上的小十五,还是改用了双闪示意。

    可前面的那辆雷克萨斯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在夜幕中一路呼啸而去。

    如果真是邢太子从他左侧超车而过,是不可能认不出他开的这辆防弹越野车的。这可是义父河屯专门为接送他的大孙子所定制的。

    邢太子应该已经知道他带着小十五离开申城找妈咪来了啊,他看到他们的车怎么可能不停呢?而且又不在高速上……真没理由不停车查看他亲儿子的啊!

    当然,当时的邢十四或许根本理解不了‘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或许并不是封行朗不想停车跟大儿子先汇合,而是他觉得即便他当时停了车,也改变不了小家伙执意要去石郫县找妈咪的决定!否则小东西也不会大费周章的搞这一出离家出走了!

    因为此时此刻,他依旧交不出小家伙的妈咪!

    也只有先搞定妻子林雪落,才能平息这一切!

    ……

    互联网销售模式,要远比左安岩他们想得困难重重。尤其是这种宰杀生鲜肉类。像石郫县放养的这种大规模的山羊出栏,一般都是运输到县城去的。可县城的价格低廉到连本都回不了,更别说利润了。远程运输的成本,也高得离谱。只能就地宰杀。可包装,冰库等等的,都成问题。

    从哪个环节下手,都是麻烦不断且困难重重。

    左安岩他们在合作社一直忙碌到深夜十二点多;原本想晚上一起留在合作社的雪落,被左安岩安排到村长家留宿。

    刚开始还哈欠连天的雪落,在跟着村长走了一会儿羊肠小路之后,到是没了睡意。

    然后就是止不住的想念自己的两个孩子。尤其是小儿子虫虫,还不到两周岁……是最离不开她这个妈咪的时候!可她却任性丢下自己的两个孩子离家出走了!

    可一想到此行竟然见到了活着的丛刚……雪落觉得决定此行真的值了!

    相当的值!

    要早知道来石郫县能见着丛刚,雪落会插上翅膀飞过来的!

    “丛大哥……你还在吗?好想再见到你……”雪落四下张望着。很想能再次见到丛刚。

    这一瞬间,雪落心头对丛刚的想念,竟然盖过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或许是因为她跟丛刚经历过多次的生死一线,所积累起来的感情,比亲情更亲;

    担心雪落受寒,村长给抱来了三条被子。冷是不冷了,但这重量也压得雪落够受不了的。

    实在困得不行的雪落,也不管这厚重的被子,以及床上时不时还能搁到自己肉的豆子之类的异物,倒头就睡着了。

    只睡了四五个小时的雪落,就被那只尽心尽职的公鸡用高亢的打鸣声给吵醒了。

    雪落眯开眼看了看窗外:天才刚亮,一切还笼罩在轻浅的墨色之中。

    着实困倦的雪落想缩回被子里再小睡一会儿时,却感觉到院落里那颗歪脖子的枣树下好像站着一个人。

    雪落的第一反应就是:难道是丛大哥?他又来现身了?

    雪落立刻翻身下了床,套上自己的外衣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一看究竟。寻思着这回可不能再让他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给跑掉了!

    刚要开口叫唤的雪落,在看到枣树下男人的背影时,便默声了。

    天气是寒冷的,可内心却被此人的到来而慰烫了。

    男人依树而立,挺拔且高大的身姿,还真有种玉树临风的俊逸感!

    听到身后有响声,男人缓缓的转过身来,目光温润且柔情的看向正注视着自己的女人。

    “还没解气呢?”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沙哑。透着远道赶来的疲乏。还有因熬夜开车而血丝满染的眼眸。

    其实从男人出现在自己眼帘的那一刻,雪落便已经原谅了这个男人。

    男人包容了她的任性,选择一路追随她而来。

    薄薄的晨光照在男人的英俊脸庞上,别样的含情脉脉。

    见女人注视着自己久久的不肯开口说话,封行朗缓步上前,握住女人微显寒意的小手,慢慢的捂住,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心脏上:“这里,只装了唯一的林雪落……再也装不下其它的女人了!只此一生,只爱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