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22章 青涩情书27

第1822章 青涩情书27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朵朵已经两天没能联系上林雪落了。

    原本袁朵朵想当天晚上邀请林雪落一家一起去观看女儿豆豆和芽芽幼稚园举办的童话剧表演的。

    当晚没能联系上,一早又没能联系上的袁朵朵,决定赶来封家亲自邀请。谁让两个心肝宝贝非要邀请她们的诺诺哥哥来参加呢!正好她也想来看看小高冷的封虫虫小朋友。

    而此时此刻封家,却乱成了一团。好像是林雪落离家出走了,封林诺小朋友追过去找妈咪了;而封行朗也跟着追过去找老婆孩子了!说真的,这一刻连袁朵朵都觉得林雪落够任性:竟然丢下两个年幼的孩子玩什么离家出走?!像这种不负责任且没头脑的行为,不只有她袁朵朵曾经才会做的么?没想到向来视亲骨肉当自己生命的林雪落

    竟然也会做?!因为封林诺小朋友心切于自己离家出走的妈咪,便没去学校请假;以至于那个过分负责的温清清小老师在打不通妈咪电话的情况下,竟然把电话打到封家来了。刚一开始,封家的安婶肯定的作答:诺诺上

    学去了,是他十四表舅送去学校的。

    先是十二哥,现在又来了一个十四表舅……温清清觉得这个十四表舅应该跟十二哥的邢十二是熟识的,便又将电话打去给了邢十二询问情况。最担心小家伙在上学的路上出什么意外。

    现在整个封家的人都知道二太太林雪落离家出走了。至于原因,只有封立昕心知肚明。

    于是,袁朵朵便给白默打了电话,让他帮忙一起寻找离家出走的林雪落她们母子。

    白默前脚刚到,河屯便带着邢十二他们赶来了封家。

    “十二,你去抱邢程!”

    言毕,河屯的目光狠厉的朝白默瞪了过来。因为他儿子的那些艳拍照片上,也有白默的身影。而且还是在白默的夜莊里发生的这一切!这不得不让河屯联想到白默跟严邦合谋下的图谋不轨!

    “白默,你敢坑我家阿朗……哼哼,胆子够大的啊!”河屯冷哼。

    听河屯这么一说,白默大概知道他所为何事了。对于封行朗流出的那些照片,他也是倍感愧疚的。便没有出言反驳河屯的话。

    “白默,你要是敢让我儿子一家不安生,你一家子恐怕也别想安生了!我到是挺合适让你的两个女儿给我当义女的!应该有四五岁了吧,这个年龄开始培养当杀手,正好合适!”

    “河屯,不许你动我两个女儿!”

    愧疚的白默或许什么都能忍受,河屯的谩骂也好,训斥也好,他都能忍;但唯独不能殃及他的两个心肝宝贝。

    “动了又如何?你斗得过我么?!”

    河屯冷斥一声,“你有胆做出坑害我家阿朗,破坏他家庭的事,就得提前做好你自己家破人亡的心理准备!”

    愤怒的河屯冲上前来,用仅剩一条残臂揪住了白默的衣领,“敢跟我斗,你它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你放手!”

    奔过来护夫的袁朵朵,被河屯身后的邢十七一把给推搡开。

    “河屯,你先松手!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封立昕上前来劝解,“白默是不会坑害阿朗的!这点儿我敢用性命担保!”

    看在封立昕的面子上,河屯这才在用力的一个推搡下把手松开了。

    “那些照片哪儿来的?”河屯厉声问向白默。

    既然最不能知道的儿媳妇林雪落都已经知道了照片的事儿,河屯也没必要再遮掩什么了。

    “夜莊有个少爷失踪了,应该是他偷拍的!”白默如实作答。

    “是你把我家阿朗引诱过去的吧?”河屯冷斥。

    “是,是我约朗哥过去喝一杯的。但我真的没让人偷拍那些照片。”

    “那勾一引我家阿朗的那些脏东西呢?应该是你安排的吧?!”

    “……”白默默了声。应该是默认的。

    “你让一群脏女人来调一戏引诱我家阿朗……你它妈究竟是什么居心?”

    河屯再次发飙,“现在雪落离家出走了,诺小子也跟着去找他妈妈了……你这是要让我儿子妻离子散呢?白默,你好大的胆子啊!我的愤怒你承受得起吗?”

    见河屯欲再次对白默施暴,封立昕立刻横身在河屯和白默之间。

    “河屯……诺诺他爷爷,你冷静点儿!这事白默也是受害者,那些照片上不也有他白默吗?我觉得行朗跟白默都是被人给算计的!”

    解围的,是被邢十二从婴儿房里抱出来正哈欠连天的封虫虫小朋友。

    看到家里杵着一堆的人,他本能的扭动着小身体想下地藏起来。

    “诺诺他爷爷,你要把虫虫带到哪里去啊?”

    莫管家知道河屯不会伤害他自己的亲孙子,但保不准河屯这个‘老彪子’不会做出什么惊心动魄的事儿。

    “我带邢程去找他妈妈!”

    河屯不满的哼声,“这个林雪落也真是,动不动就闹情绪玩离家出走!前天晚上竟然发疯到拿刀砍阿朗!!她这是要疯了吧!”

    “雪落那么爱行朗,她不会真砍的……只是闹点儿小情绪而已!”

    封立昕在吃惊弟媳妇林雪落所作所为的同时,也不忘给雪落开脱。

    “怎么没有真砍呢?她把阿朗胸膛上砍了七八厘米长的血口子……而且还当着我这个亲生父亲的面儿!!她这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虽说夸张了一点儿伤口的长度,但听得出河屯是真心疼了。“啊?雪落她……”封立昕有些无言以对,但还是硬着头皮为弟媳妇在说情:“也是行朗他自己私生活不检点……所以雪落她才会发那么大的火。也说明雪落是真爱行朗的。因为在乎,因为上心,所以才会生

    气的嘛!”

    “都是拜你所赐!等回来我再找你算账!”

    河屯狠厉的朝白默冷哼一声。便带着小孙子邢程要离开。

    “河屯,听行朗说雪落去了石郫县,那里离申城有十几二十小时的路程,虫虫他还小,经不起一路颠簸劳顿的。还是让小家伙在家里等着他妈咪吧!”封立昕上前阻拦。

    “你以为我舍得我亲孙子受苦受累呢?!还不是因为林雪落那个铁心肠的妈,生气了就拿刀砍自己的丈夫?指望她能看在两个孩子的面子上放过阿朗一马了!”

    河屯稍显无奈的哼声。看来林雪落这一回撒泼,算是能让河屯另眼相看了。“你放心,诺诺搞得定他妈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