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17章 青涩情书22

第1817章 青涩情书22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请沿当前道路行驶。一公里后右拐,上申北高速。”

    小家伙读着手机上的地图提示信息。

    邢十四按照小家伙的提示行驶着,从后视镜中瞄了一眼认真且肃然神情中的小十五,眉头轻蹙。

    看来,这小东西是认真的。连吃的东西都给准备好了。这趟行程应该是有备而来的。

    “十五,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邢十四平和着声音问。

    “等上了高速再告诉你!你给我好好开车!”

    见邢十四听话的拐上了申北高速,小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小家伙,这才拿起安奶奶给打包的早点大口大口的欢吃起来。

    “表舅,我先吃了。我让安奶奶也给你打包了一份儿。一会儿到了服务区,你再吃哦!”

    小家伙还是相当体贴的。连邢十四的路粮也不并给带上了。

    “十五,我们究竟要去哪里啊?”

    邢十四问得苦口婆心,“要是离申城太远,万一遇上了危险,那可就麻烦了!”

    “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小家伙咬了一大口鸡蛋培根卷,“即便真有什么小危险,我们也摆的平!”

    “这都听你的话上高速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我们究竟要去哪里了吧?”

    其实当时的邢十四也在猜测:小家伙是不是要去找他的妈咪林雪落?

    关键他知道自己的妈咪在哪里吗?

    “去找我妈咪啦!”

    果然,正如邢十四所预料的那样;“我妈咪一个女生在外面乱跑,我实在放心不下啦!”

    “那你知道你妈咪在哪里吗?”邢十四紧声追问。

    “当然知道啦!我妈咪早上刚刚给我打了电话呢!”

    “啊?林雪落给你打了电话?”邢十四着实一怔,“她有说她在哪里吗?”

    “嗯!”小家伙哼应一声。

    “那就是说,你妈咪是安全的?”邢十四似乎放心了不少。“截止早上为止,我妈咪应该是安全的。不过那又破又穷的地方危险实在太多了,老村长家的破窑洞里一不小心就能掉下块泥巴或是什么虫虫来!还有隔壁肥大婶家的山羊,都是放养着的,上次我就差点儿

    被那些笨羊顶到P股!村子里的泥巴路,一下雨就像烂泥塘一样……”

    小家伙对石郫县的影响还真够糟糕的。感觉除了穷,就是脏。还有脏乱差!

    “窑洞?你妈咪去了有窑洞的地方?那是个什么地方啊?”邢十四震惊的问。

    随后又喃喃的自问自答:“该不会又是那个叫石郫县的地方吧?”

    邢十四没去过石郫县。但三年前,封行朗在赶去石郫县找林雪落母子的时候,从山路上滚下了峡谷,还摔断了左脚;也是从那个时候,人手不够的义父河屯才让他正式‘出道’,去照顾断腿的封行朗。

    “你怎么知道的?你也去过那里?”小家伙好奇的问。

    “我没去过,但听说过。你亲爹还在那里摔断了腿。”邢十四应答一声。

    当时的邢十四用更多的脑容量在考虑:自己要怎么把这个消息汇报给义父河屯呢!

    ……

    让封行朗稍感意外的是:大儿子林诺竟然乖乖的跟邢十四上学去了,并没有跟他这个混蛋亲爹没完没了的闹腾。

    在跟安婶通完电话之后,封行朗便把审视的目光看向第一目击者邢老五。

    “老五,你真看到林雪落跑出浅水湾了?”

    这话不同的人问了邢老五不下十多次了。

    “我是看到林雪落往浅水湾大门口跑来着……后来你跑出来之后,我就光顾着看你了。”

    后半句还真是实话。当时封行朗跑出来时,邢老五看得那是相当仔细。因为当时的封行朗是赤着上身的,胸膛上还有四五厘米长的血口子,格外的X感撩人。

    “也就是说,你根本就不确定林雪落究竟有没有真跑出浅水湾……对吧?”

    封行朗的面部神情冷下了几个点,肃然得像是要吃人。

    见封行朗有动怒的迹象,邢老五抿了抿自己厚实的嘴唇,没敢接声。

    不过他还是继续执行着林雪落当时的警告:只要自己死不承认就行!

    “还不赶紧给我出去找人?把浅水湾里的所有别墅里里外外都给我找上一遍!”

    见邢老五一副木呆木呆的样子,封行朗也审问不下去了。

    当时的封行朗是真的没怀疑到:妻子林雪落竟然会跟低智商的邢老五合谋来戏耍高智商的自己!

    “那我出去找了……”

    邢老五拉长着声音。刚要出门时,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血红着双眼熬了一夜的邢太子。

    “邢太子,你先吃点儿东西睡会儿吧。林雪落不会有事的。”

    要是这话是邢十二说的,封行朗会起疑心;可说这话的是平日习惯犯蠢的邢老五,封行朗也没有多想什么。

    “滚!赶紧给我去找人!” 封行朗暴躁的厉吼一声。

    再次走出别墅的封行朗,紧盯着别墅外那条通向浅水湾大门的路:他跟邢十二试了好几回,已经确定以妻子的奔跑速度,是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从他视线范围内跑出去的。

    如果没有袭击者或绑架者,那妻子就很有可能先藏身在浅水湾里,等他们都出去追出去之后,再压后离开的。

    果真是这样,那妻子又跟自己玩的是哪出呢?

    消失不见?然后让自己和两个孩子满世界的寻找她?

    可即便妻子真跟自己玩了一出‘声东击西’,又或者是‘调虎离山’,可监控室里的硬盘……

    如果妻子真有同谋……那会不会是近水楼台,且负责监控系统的邢老五呢?

    如果真是邢老五,那妻子失踪的那些疑点,不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吗!

    可邢老五为什么要帮助妻子逃离呢?没理由的啊!

    动机又是什么呢?难道他也看自己的行为不爽,为妻子愤愤不平来着?

    正当封行朗拔腿想追过去找邢老五再审问一遍时,邢十二打来的电话让他更加焦头烂额。

    “封行朗,不好了……那个温清清打来电话说:十五今天早晨没去上学!”

    “什么?诺诺没去学校?”

    封行朗感觉自己都快神经错乱了,“不是邢十四送他去学校的吗?”

    “可老十四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定位行驶轨迹显示到一家加油站后就消失了!我现在正赶去这家加油站……”

    “好!我马上赶过去!”失踪的妻子还没找到,现在儿子又丢了。这都是在故意惩罚他封行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