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12章 青涩情书17

第1812章 青涩情书17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不是因为有义父河屯在,邢十二就差补充上一句:我全力支持你!

    河屯只是一个凶狠的眼神儿,邢十二的蔫了气。不再起哄,也不敢起哄。

    雪落噙着泪,目不转睛的盯看着眼前赤光上身的男人;就这么任由泪水从自己的面颊上蜿蜒汇聚,然后伤心的滴落。

    封行朗的心,是疼的。

    他想上前来抱住哭泣中的女人,可女人那眸中的抵触之意,还是让他止了步。

    “雪落,是我错了……我不该贪杯,不该肆无忌惮的任由那些女人跟自己暧昧。我的确够混蛋的!”

    男人将自己的胸膛贴近过来,“要是砍我一刀能让你心里好受一些,我真的很乐意接受的。”

    雪落咬了咬牙,将手中的菜刀握得更紧了一些。

    “这养不教父之过!雪落,你要砍就砍我吧!”

    见雪落有要砍的迹象,河屯立刻拦身在了儿子封行朗的跟前。这一回,河屯到是没夺刀,而是父爱泛滥的选择了要替自己的儿子挡刀。

    “河屯!这里没你什么事儿!给我闪一边去!”

    封行朗侧肩推搡了河屯一下,“我以前没你这个生物学上的父亲,现在更不会有!”

    封行朗的冷漠反呛,让河屯这种护犊子的行为表现得吃力不讨好。

    “封行朗!我恨你!可我更恨我自己!”

    雪落泣声低吼,“不知道被你羞辱了多少回,可我还是恬不知耻的深爱着你!我就是天底下最不要脸的女人!既便被你再怎么的践踏我的自尊,我还是爱你……”

    “雪落……”

    男人心间一疼,上前一步想拥抱住哭泣中的女人。

    “别过来!”雪落厉斥一声,再次将菜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就你封行朗曾经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我跟你离上一百次婚都不够。可我真的舍不得诺诺和虫虫的成长没有父亲的陪伴……更舍不得他们两兄弟失去我这个

    母亲!他们还那么小……”

    雪落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雪落,对不起!我错了……你砍我吧!”

    封行朗扑身上前,一把扣住妻子拿刀抵着她自己脖子的手腕,反抵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然后用力的带动着妻子的手,让刀刃沿着他的肌肉纹理割开了一条四五厘米长的血口……

    “不要……不要!不要!”

    看着男人的血从皮肤里一点一点儿的溢出,雪落心疼得无法呼吸。

    雪落自己知道下不去手真砍这个男人,也更知道有河屯和邢十二在,她根本行不了这个凶!

    婚姻是需要经营的。她的目的只是为了让眼前这个行为偶尔放浪的男人更珍惜他们的小家,她这个妻子,还有他们的两个孩子!

    无疑,雪落这回选择当着河屯的面对丈夫封行朗施暴,那是暴力和煽情并存的行为。

    既能表达出自己对放浪男人所作所为的愤怒;更能表达出她爱这个男人,她要他惜爱他们现在所拥有的且得来不易的小家。

    可没想到男人会真的受罚。而且还以这种倒逼她的方式!

    “阿朗……阿朗!快住手!快住手!”

    河屯冲上前来想用他仅剩下的一条手臂来阻拦……邢十二的动作比他更快!

    毕竟五六厘米的血口子,也够林雪落解恨的了!

    其实以邢十二的身手,在封行朗握住林雪落的手将菜刀反抵在他自己的胸膛上时,邢十二便能及时的夺下这把菜刀!

    可邢十二却没有那么去做!

    而是愿了林雪落的愿:砍了封行朗这一刀!

    其实女人真正的心思,邢十二又怎么可能猜得透呢!

    以他的情商根本读不出:林雪落并不是真想砍自己的丈夫,而是想通过这样过激的方式让丈夫感受一回自己的内心,引导丈夫更为惜爱他们的家!

    在邢十二夺下那把菜刀,趁河屯正查看他儿子的伤口时,原本懵怔伤感中的雪落这才意识到自己接下来还有已经安排好的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便立刻趁乱跑出了别墅。

    “雪落……雪落!”

    见妻子跑了出去,封行朗也不管不顾自己还流着血的伤口,奋力的推开河屯和邢十二之后追了出去。

    可还是慢了一拍:在他追出别墅的客厅时,外面的院落里已经没有了妻子的身影。

    “雪落……雪落!”封行朗急声嚷喊着。

    “我看到林雪落哭着跑出去了!”

    作答封行朗的,是一直守在别墅外院落角亭里的邢老五。

    听邢老五这一说,封行朗立刻拔腿朝院落外追了过去。

    像这种情况下,向来憨厚的邢老五所说的话,他人都是相信的。

    “傻老五,你怎么不拦住林雪落啊?”接着追出来的是邢十二。

    “义父没让我拦她啊!”

    这话回答的相当有邢老五自己的性格特点。一点毛病都没有。

    “傻老五,你早晚有一天会被自己给笨死的!”邢十二没好气的厉厉一声。

    “你们还愣着耍什么嘴皮子啊?赶紧去追雪落和阿朗呢!”

    担心儿子伤情的河屯也跟着追了出来,“阿朗还受着伤呢!”

    河屯坐上了邢十二开出来的防暴车,火速的冲出了浅水湾,去追自己受伤的儿子和儿媳妇去了。

    在看到邢十七和邢十四也跟着追出去之后,邢老五才压低声音对着他身后的花圃低低的说道:

    “林雪落,他们都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慢慢的,从半人高的花圃里站出一个娇小的女人来。

    果然是林雪落。她根本就没跑出浅水湾,而是在邢老五的帮助下,藏身在他身后的花圃里。毕竟她一个弱小女子,是跑不过封行朗以及河屯他们那帮家伙的。

    “林雪落,我已经帮你撒谎骗我义父了……那照片的事,你能不能替我保密啊?”

    因为邢十五平日里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所以撒起谎来,可信度还是相当高的。

    “还没完事呢!要等你把送我到启北高速的入口处才算完事!我们之间才能两清!”

    “啊?你去那里干什么?是要离家出走么?”邢老五皱眉问。

    “那就不管你的事儿了!只要你把我送去那里就行!”

    “那你会不会不安全?或者想不开啊?我刚才听到你跟邢太子吵得很大声呢!”

    “放心吧,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全满世界都是!我不会为他伤心难过的!不值得!”“……”邢老五愣了一下:林雪落这话风明显不对啊!刚刚还在里里哭鼻子说深爱邢太子呢,怎么一出门就出尔反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