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09章 青涩情书14

第1809章 青涩情书14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便宜他了……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已经想到了什么‘不便宜他’的方法?

    邢老五总觉得林雪落的笑容怪怪的。那笑声听着就让冷嗖嗖的。

    邢老五也没敢多问什么。只是觉得女人奇怪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奇怪。

    不过他还是觉得林雪落是斗不过邢太子的。毕竟邢太子是五大三粗的男人,林雪落也就百来斤的样子吧,不经骂更不经打。

    邢老五着实小看林雪落今时今日的地位和能耐了。

    要她林雪落真想动武,怕是连河屯都扛不住!

    调整好呼吸之后,雪落才进去了别墅的大门。

    微带消毒药水味的医疗室里,河屯高大的躯体坐躺在舒适的功能沙发上。

    “雪落,你来了……小家伙,快到爷爷这里来!”

    在看到邢老五怀里抱着的小孙子邢程之后,河屯的病也好了大半。连连朝小东西招手。

    “爸,您这么老当益壮,怎么说生病就生病了呢?是不是被谁给气病了的啊?”

    雪落装着若无其事的跟河屯闲聊着,“你说行朗也真是,爸您生病了,他都不来看您一下!”

    别说河屯了,连一旁的邢十二听着脸上肌肉都一抽一抽的。

    “爸没事儿!阿朗他忙,别因为这点儿小事耽误他的工作!”

    河屯依旧是胳膊肘往他儿子那边拐的。即便他宝贝儿子犯了再大的错,他都能护犊子到底。“也是!行朗这要是忙起来,连我跟两个孩子都顾不上的。这不,就在几天前,他还跟白默去夜莊喝得酩酊大醉彻夜未归呢!我人轻言微,说什么他又不听……爸,您可要替我做主好好说说你宝贝儿子!他

    从小缺爹教育,他自己都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还跟个小流氓似的瞎混!”

    雪落这番话,啪啪的直打河屯的脸。

    不仅打了河屯的脸,连丈夫封行朗的脸也给一起打了。

    而河屯却又发作不得。

    “行,改天有空我说说阿朗!让他得空了多回去陪陪老婆孩子,别在外面瞎胡闹!”

    河屯只能顺着雪落的话意作答。端正一个父亲该有的正义凛然形象。

    “还是爸您刚直不阿!对儿媳妇比对自己的亲儿子都好!”

    雪落的这些话,又是一通打脸河屯。听得河屯的老脸一阵一阵的干巴巴扯笑。

    “虫虫,快到你爷爷这里来……爷爷要为我们母子三人作主了!快来谢谢爷爷!”

    从表面现象看来,雪落一脸笑嘻嘻的。根本不知道丈夫封行朗的艳拍事件。

    “小虫虫快来……快让爷爷好好疼疼!”

    只剩一条手臂的河屯,想伸出唯一的手臂去抱自己的小孙子,却发现唯一的手臂上还输着液。

    “老十二,快给我把这东西给扯了!”腾不出手来抱小孙子的河屯,燥意的直嚷嚷。

    看着河屯那初显老态龙钟的模样,雪落不由得暗叹一声:这人呢,终归有老去的那一刻!

    不过对于河屯来说,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年轻时的嗜血凶残,狂妄自大;到老了后的刚愎自用,可怜又可悲。更是他自己的咎由自取。

    “义父您安着……我把小虫虫抱来给你疼!”

    一看到邢十二朝自己走来,小家伙撒腿就朝幽暗的拐角处直奔。

    “虫虫你慢点儿跑……小心磕着!”雪落无奈的换喊一声。

    “虫虫这孩子,还真有点儿小皮呢!不太爱说话,却又很讨人喜欢!让人看着忍不住想起十五小时候……太像他奶奶苏禾了!”

    河屯悠悠的哀叹一声,“看来,我是真的老了!不中用了!”

    这一说,到是把雪落听得五味杂陈的。

    再如何的对河屯不满,他也只不过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

    原本雪落今天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撮合邢十二和温老师的。本是要跟邢十二说,让他去学校接大儿子封林诺放学的,可现在雪落也懒得说了。

    “爸,改天我让行朗带着两个孩子一起来看您!您先好好休息着!”

    这浅水湾,她是真心不想继续待下去了。

    便找了个借口,说是要赶去学校接诺诺和团团,便带着还没玩够的小儿子离开。

    ……

    轻轻拍抚着怀里玩累了眯着眼要睡的小儿子,雪落的内心波澜轻涌。

    自己是不会跟那个男人离婚的。都把他从一个桀骜不驯的混痞状态,调一教成了爱妻宠子的顾家男人了,雪落又怎么舍得把这个男人拱手让给别的女人去坐享其成呢!

    可即便离婚了,又能怎么样呢?

    是要让两个孩子缺少她这个妈咪的陪伴呢?还是缺少那个混蛋亲爹的陪伴呢?

    又或者是让那个混蛋男人给自己的两个年幼的孩子重新找个后妈来虐待他们呢?

    还是自己给两个年幼的孩子重新找个后爸呢?

    雪落深知,如果真走到离婚那一步,自己肯定无心再去谈恋爱了,只会守着自己的两个孩子相依为命这一生了!

    雪落知道那个男人不会真爱上那些风花雪月中女人的。

    可曾经的劣根性还是在酒精的作用下被重新放大了出来!

    讲真,雪落是真想剁了男人的那只手!

    或许那个劣根的男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做为一个有妇之夫,做为两个孩子的父亲,竟然伸手去摸别的女人,那是一件多么恶劣的事!

    即便是应酬,即便要逢场作戏,那也得有个度不是么?!

    雪落清楚男人只是玩玩而已,但带来的恶劣后果,却让她这个妻子愤怒又伤怀!

    深呼吸再深呼吸,雪落突然间觉得:不应该,也没道理让她一个人来承受这些愤怒和伤感!

    要承受大家一起承受!除了两个年幼的孩子!

    这么想着,雪落的气息不由得变急促起来。连窝在她怀里的封虫虫小朋友也感受到了,便睁开困乏的睡眼喃喃的轻叫一声:“mama……”

    小儿子这声软绵的叫喊声,让雪落瞬间平静下自己烦躁的心绪。她低下头来亲了亲小儿子软嘟嘟的小脸蛋。“乖乖睡吧!在你跟诺诺哥哥长大能独自之前,妈咪永远是你们兄弟二人最坚实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