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02章 青涩情书7

第1802章 青涩情书7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很明显,照片反面的那两行龙飞凤舞的潦草中文字,邢老五是认不出的。

    即便能艰难的认出其中的几个字,那也是半猜半蒙。

    这些照片要不要送去给义父河屯啊?

    从邢老五那撅嘴又东张西望的神情来看,他应该是舍不得的。

    邢太子全身半赤半光的带劲儿照片,如此难得一求,要是给义父河屯看到,他肯定会没收掉的。

    可这照片后面的两行中文字,又代表什么意思呢?!

    在一通艰难的抉择之后,邢老五决定让照片后面的那两行中文字先送去给邢十七瞧瞧。也只有邢十七他稍稍的有把握能hlod住。当然,这只不过是邢老五良好的自我感觉。

    邢十七的中文要比邢老五好上几个台阶;但对潦草字的识别度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

    “起价一百万……每张!价高者得!”

    邢十七认了好一会儿,才勉勉强强的将这两行中文字给念出了一半来。

    等邢十七翻到照片的正面时,整个人都惊讶成好奇宝宝了:“是……是邢太子的赤体照耶!这……这P股,比他的脸还白!”

    邢老五一把便将照片夺了过去,“有我一百万……这些照片我要了!”

    “……”邢十七惊奇的嘿笑还固化在脸上,“不是一共一百万……而是每张起价一百万!竞拍,懂么?”

    “什么拍?”邢老五一边将照片揣进自己的衣兜里一边问。

    “竞拍!价高者得!意思就是说:有很多人出价,最终获得者是出价最高的那个!”

    邢十七很笼统的解释了几句。但大体的意思还是说清楚了。

    邢老五还是没理解竞拍的意思。觉得照片已经在他自己手上了,怎么可能还有让别人拿回去的道理。

    “不好!不是只有我们拿到了邢太子的赤身照片,应该还有其它人……我们必须立刻去汇报给义父!万一这些照片被居心叵测的人拿过去,那就糟糕了!”

    虽说邢老五有十万个不愿意,但事关邢太子,他还是让邢十七将那些照片拿去给义父河屯了。不过他自己却偷偷摸摸的藏了两张,留作纪念。

    河屯在邢十二的督促之下正在健身房里做着力量训练。虽说已经年过花甲,但依旧不是太过显老。腱子肉还能分辨。

    当河屯看到邢十七递送过来的照片时,那浓眉瞬间戾气的敛起。

    “阿朗这孩子怎么胡来啊?这些脏女人从里烂到外,他也能玩得起兴?!”

    感情河屯这愤怒源于对照片金枝玉叶的不满!

    那是不是说,要换成什么干净的女人,他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总之,河屯就是个护犊子的典范!被人很好的利用这一点,也是他咎由自取。

    邢十二凑过头去瞄了几眼,瞬间就幸灾乐祸的上扬起了眉宇:邢太子这是玩女人被抓住把柄了啊!

    而且还不止一个女人……这封行朗的肾,有那么好么?!

    “这照片哪儿来的?”河屯厉问一声。

    “是,是老五哥捡的。”邢十七如实作答。

    “去把老五叫过来!”

    无心继续锻炼的河屯,用毛巾干擦了几下脸,便愤愤的离开了健身房。

    被叫进来的邢老五,已经回过自己的房间藏好了那两张照片。他当时想得很简单:反正义父河屯又不知道信封里一共有几张照片。

    “怎么回事儿?你怎么捡到阿朗的照片的?”河屯燥意的问。

    “是个信封,里面还塞了一块鹅卵石。砸中我的头,挺疼的。”

    想起什么来,不太会用中文表述的邢老五直接飚起了西班牙语,“那张光P股的照片反面有中文字。”

    河屯立刻从一堆照片中翻找出了那张光P股的照片,后面果真也了两行中文字:

    【起价一百万每张底片,价高者得。每三小时出价一次,请谨慎出价!】

    “这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让我竞价阿朗的这些照片?”河屯蹙眉问。

    “我觉得此人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这些照片,不止义父您一个人收到了!要想不让邢太子的这些照片的底片给泄露出去,您就得出最高价给买回来!”邢十二的解释简单明了。

    其实河屯也是能读懂这两行中文字所要表达的意思。但就是不太清楚谁会做这种无聊透顶的事儿。

    “老十二,如果有人敢过来联系,就出一千万买下这些照片的底片!然后追踪过去,看看是谁吃饱饭撑着了!敢消遣我河屯的儿子!”

    不就一百万一张底片么?河屯也不是差钱的人,这一共才八张照片,也就千儿八百万的小事儿。

    “义父,上面不是说价高者得么,我觉得一千万怕是解决买不下这些照片的底片!”邢十二补充一句。

    “那就出价两千万!总之,不要让阿朗这些乱搞的照片流出去!尤其别让雪落和十五他们知道。”

    看来,河屯还是稍稍顾及儿媳妇林雪落感受的。毕竟这个叫林雪落的女人已经给他儿子生下了两个孩子!亦是他河屯的两个亲孙子!寻思林雪落在佩特堡吃了不少的苦头,河屯还是心怀愧疚的。

    “可我们并不知道这个人将邢太子的这些照片还送去给谁了?也就是说,我们还不知道谁在跟我们竞价!”

    “除了我这个当爸爸的,阿朗的这些照片还能送去给谁?也就只有我在乎阿朗!什么价高者得?雕虫小技而已!”

    河屯嗤之以鼻。似乎也没太上心儿子的这些赤体的照片会有什么太大的负面影响。或许唯一让他愤怒不满的,就是这些照片上的女人太脏太烂。

    又或者说,如果换成了哪家的名媛闺秀,河屯指不定会护犊子成什么样儿呢。

    ……

    出乎河屯的意料,还真有其它人也收到了这些照片。

    封立昕就是其中的一个。

    封立昕刚到办公室,就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多了个信封。打开一眼,瞬间就横眉怒对。

    “行朗这个臭小子,自己多大年纪了,怎么还跟个混混似的瞎胡搞!!”

    等封立昕翻看到第四张时,简直不忍直视:封行朗的那只手啊,正……正……

    封立昕真够无力形容的。

    这些照片要是让弟媳妇林雪落看到……那得多伤她的心呢!

    从照片上的环境来看,封立昕分辨出应该是白默的夜莊。联想到今天早晨封行朗被送回封家时那酒气熏天的模样,封立昕就气得直咬牙。如此的生活不检点,这下被人下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