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01章 青涩情书6

第1801章 青涩情书6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我还是觉得:现在的严邦,并不是邦哥想要的严邦!”白默咽了咽。

    “或许……或许猿猴也不想变成人类……但他们又不得不进化成人类!”

    封行朗的举例到是挺通俗易懂的,“既然我们阻止不了这样的改变,那不如敞开胸怀接受这样的改变!也只能接受!不是么?”

    听着封行朗的这些大道理,白默似乎平静了很多。他嗅了嗅发酸的鼻子,久久的沉默。

    “行了,与其去操心别人的事,还不如回去多陪陪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呢!”

    封行朗敛眉浅睨着郁郁寡欢中的白默,“还有很多更有意义且更有价值的事等着你去做!比如说:跟袁朵朵造个儿子之类的!你们白家三代单传,老爷子肯定盼着曾孙子呢!”

    或多或少,封行朗还是懂白老爷子的。从某种程度上讲,白老爷子也是个封建老顽固。继承香火之类的老思想,白老爷子也是有那么点儿的。

    但盼曾孙归盼曾孙,但一点儿都不妨碍白老爷子爱狠了曾孙女豆豆和芽芽。

    “朗哥,今天晚上……我想跟你在一起!”良久,白默才咬唇开了口。

    “……”封行朗眉宇微拧,“你跟我在一起……恐怕是造不出儿子的!”

    “谁要跟你造儿子了?!我就是想跟你聚聚!”

    白默有些无语封行朗的调侃。看起了情绪依旧很消极黯淡。

    “那可不行!我还要回家陪老婆孩子呢!”

    封行朗风轻云淡的哼声。说真的,就他跟白默两个人,还真没什么好聚聚的。跟一个老不想长大的巨婴,能聊到一起去就奇怪了。

    “今晚你必须属于我!”

    来气的白默开始犯犟起来,他一把抢过办公桌上的手机,翻找出通话记录给林雪落打去了电话。

    “喂,行朗……”

    “嫂子,是我,白默!”

    “白默啊?你跟你朗哥在一起呢?”

    “嗯!嫂子,今天晚上你把朗哥借给我,明天一早就送他回去。”白默提出了他的无理要求。

    “啊?把你朗哥借给你?”雪落怔了一下,“你……你要他干什么啊?”

    “我心情不太好,想跟朗哥聚聚。”

    白默嗅了嗅鼻子,有些沙哑的说道。

    “那好吧!记得别尬太多的酒哦,你朗哥胃不太好!”

    雪落还是答应了白默的恳求。但又不放心的多叮嘱了几句。

    “知道了嫂子!明天一早就把朗哥还给你!”

    “那行……让你朗哥接个电话吧。”

    “嗯……好。”

    手机被递送到了封行朗的手中,“你还真答应了呢?我还急着赶回去听虫虫喊我亲爹呢!”

    “今晚你就陪陪白默吧!记得别喝太多酒!我会教虫虫喊你亲爹的。说不定你明天一早回来时,咱家虫虫就能给你惊喜了呢!”

    ……

    夜莊。

    纸醉金迷。

    顶级的钻石包间里,被晃眼的灯光和熏天的酒气所笼罩。醉眼朦胧得看不清这个世界。

    白默和封行朗不约而同的一起堕落着。更像是多日压抑情绪的一种宣泄。

    几个会来事的‘金枝玉叶’投怀送抱着,将气氛渲染是更加色彩斑斓。

    “封二爷……小女子想你想得肝肠寸断……不信你摸摸我这心,都快为你想碎了!”

    那个自称夜玉叶的女人,扯开自己一侧的细带,抓住封行朗的手,直接按压在了她的‘心’上。

    男人的劣根性,在这一刻被彰显了出来。

    酒气微醺的封行朗,配合着女人狠狠的蹂挤着她的‘心’,“嗯,果然很碎!”

    “哈哈哈哈……这个会来事儿!”

    白默爆笑而起,“今晚把二爷伺候好了,本公子大大的有赏!”

    画面在几个夜莊红牌金枝玉叶的带动下,越发的活色又生香。

    无论是白默,又或是封行朗,他们玩归玩,但必要的度,他们还是会守的。

    只不过今晚玩得有些疯狂:那些本就少之又少的布料,被扯得七零八落的;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能够亢奋不已,更别说酒气熏天的白默和封行朗了!

    “朗哥……我跟你讲……邦哥问我要度假山庄的产权……不给!”

    喝多了的白默半个人都窝在女人用身体堆垒起来的沙发上,连话都说不太利索了。

    “我偏偏……不给!就不给!”

    封行朗的胸膛上多了一只妖娆的小手,顺着他的肌肉纹理正仔细的度量着。

    “为……为什么?你……你不是那么孝顺严邦的吗?为……为什么不给?”

    四下翻涌的酒液,像是在炙烧着封行朗的胃,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可似乎又吐不出来……

    “曾经的邦哥……已经……已经没了!现在的严邦……变了!变得让我讨厌!”

    白默打了个饱嗝,咬过小手喂过来的葡萄,“嗯……讨厌!”

    “你……你它妈……这是在自寻烦恼!你……你整天围绕着严邦过日子……你它妈是不是傻啊!严邦又它妈不是……不是你亲爹!”

    醉意见浓,封行朗感觉自己口干舌燥的厉害,也越发的口齿不清。

    “就……就是!严邦又……又不是我爹!从今往后……我管它妈的P呢!不管了……不管了!”

    白默捞起镶金大理石桌上的红酒杯,又跟着一饮而尽,“朗哥,接着喝!不喝就……就认怂!”

    “怂……你妹!你见过老子有认怂的时候?就……就凭你?”

    封行朗感觉自己的整个脑子都像是泡在了酒里,“直接吹……谁它妈认怂,就爬出去!”

    ……

    浅水湾的早晨,晨光正和煦。

    早起沿着海滩跑步的邢老五,被一个信封给砸中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被一个装着一块鹅卵石的信封给砸中了脑袋。

    疼是有点儿疼的,好在邢老五的脑袋也绝对的够硬。

    “谁它妈的砸我?”

    邢老五骂人的中文学的还是挺溜的,“老十七,你又皮……皮痒痒了吧!!”

    掉在沙滩上的信封里,好像洒出了几张东西,邢老五躬身捡了起来。

    “哇……哇哇哇……真……真特么带……带劲儿!”

    邢老五的眼眸瞬间放亮,本就厚实的嘴唇撅成一个夸张的‘O’字。

    “哇塞……邢太子这身材……啧啧啧……”

    邢老五一边称赞,一边继续翻看,等他看到最后一张时,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哈哈哈哈……光……光P股耶!好看……带劲儿!”似乎还没看够,邢老五又将那些照片重新翻看了好几遍。无意识的翻过最后一张照片时,发现最后一张照片的反面写着两行中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