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800章 青涩情书5

第1800章 青涩情书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喜极而泣,附身过来连亲了小家伙好几下。

    “虫虫真棒……谢谢你叫我妈妈!妈妈好开心好开心!”

    雪落生生的哽咽住了。这几个月来,她没有一天不在担心小儿子的健康问题。看到小家伙一次又一次的带给自己惊喜,她真的好激动好幸福。

    这声迟来的‘mama’,真的把雪落高兴狠了。

    封行朗被女人惊喜和微泣的呼唤声叫醒。

    “行朗……虫虫会叫妈妈了!虫虫刚刚叫我妈妈了!我亲耳听到虫虫喊我妈妈了!”

    女人饱含着激动且幸福的热泪,她实在太想跟自己的丈夫分享这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了。

    看着喜极而泣的女人,封行朗探过温热的长臂,将妻儿揽进自己的怀里,贴上了自己的热脸和唇。

    “虫虫,也喊你爸爸一声……好不好?baba……爸爸……”

    雪落想也让自己的男人,自己孩子的父亲亲身感受这份快乐。

    可小家伙嘬了嘬自己的小嘴巴,懒洋洋的喃喃了一声,“……mama。”

    “爸爸……baba……”

    “……mama。”

    “Baba……Baba……”

    “……”小家伙便不肯开声了。这回是连妈妈也懒得喊了。

    “我不急的。让虫虫多叫你妈妈几天。虫虫先叫你妈妈,那是理所当然的。你怀上他那么的不容易,而且十月怀胎又那么的辛苦……太伟大了!”

    封行朗当然是盼望的。但相比较于妻子之前每日的忧心忡忡,他到是不那么着急。

    “相比较你含辛茹苦的母爱而言,我这个亲爹也就只爽了一两个小时而已。”

    男人幽默诙谐的腔腔,染上了轻色的意味儿。

    想想男人此言虽色,但还真算那么回事儿。

    “也是!你就忙活了几秒钟,可我却怀了虫虫十个月呢!”

    雪落娇哼一声,也就欣然接受了儿子先叫她妈咪这样的大奖励和大欣慰。

    “林小姑娘,什么叫忙活了几秒钟?”

    封行朗眯眸跟自己的女人调起了情,“你亲夫有那么弱吗?至少一个小时的好么!”

    此几秒,非彼几秒。雪落口中的几秒,那是不带前面部分的。也就是最终的那几秒而已。

    “好,你厉害!”

    雪落又娇羞的敷衍了男人一句“全天下你最厉害!这下行了吧!”

    “林小姑娘,你这很敷衍呢……请注意你的态度!”

    男人的眉眼带起了邪魅之意,“看来我今晚必须好好的证明一下我的实力!”

    “臭不要脸!”

    雪落娇媚一声,便抱紧怀里的儿子欢快的下楼去报喜了。

    整个早餐时间,都在争执着让封虫虫小朋友先叫谁。

    “虫虫,接下来可以叫我哥哥了哦!最后再叫混蛋亲爹封行朗!”

    “叫完诺诺哥哥之后,可不可以叫我团团姐姐?团团姐姐也可以排在叔爸后面的!”

    “虫虫你随意叫……只要把你臭老爸排最后,小妈就得劲儿了!”

    “大冉冉姐姐,能不能不要欺负我叔爸啊?我叔爸也盼着虫虫弟弟能早天喊他‘Papa’呢!”

    “不能!我就要欺负你叔爸!谁让你叔爸那么横,又对我这个嫂子没礼貌来着!而且他还欺负我立昕哥!是可忍孰不可忍!”

    “叔爸没有欺负我papa!叔爸一直都很爱我papa的!”

    “团团,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哦!封行朗只是你叔叔,能比你亲爸爸重要吗?”

    见女儿跟团团争执起来,莫管家接声轻斥,“冉冉,怎么说话呢?一家人,相亲相爱最重要。不许这么挑事教育孩子!”

    “爸……我到底是不是您亲生的啊?怎么感觉封家两兄弟才是你亲儿子啊!”

    莫冉冉对于一直向着封家两兄弟,而且骨子里有很严重主仆尊卑有别思想的父亲很是无语。

    即便自己已经是封家的大少奶奶了,可父亲根本就不认同似的,感觉她这个女儿就像个暖房的小妾。

    “诶呀老莫,这下可真露馅了!”

    封行朗随即便起哄了起来,“当了这么多年的瓶盖爹,要不你还是把事实真相告诉冉冉吧!”

    “封行朗,你也太会挑拨离间了吧?我长得那么像我爸,会不是亲生的?!”

    对于封行朗故意的挑事,莫冉冉睡间就进坑了。

    一家人总是这般的其乐融融,让莫管家和安婶越发的欣慰。

    可哄笑过后,封行朗似乎又莫名的却上心头。

    总觉得这生活,还是少了点儿什么。

    毕竟封行朗不是那种只会围绕着老婆孩子打转的男人!

    ……

    白默赶来GK风投时,整个人都是蔫儿的。

    或许他的忧郁,跟封行朗内心的郁结,本质上是相同的。

    白默也不说话,就蔫蔫的坐在封行朗对面的大班椅上;那好看的唇形被他咬得血印斑斑的,很有忧郁王子的范儿。

    封行朗也不着急开口,只是时不时的从显示屏上敛收点余光扫向对面萎蔫的白默。

    就白默那点儿小心思,又岂会是封行朗猜不透的。等他酝酿好了,自然会自己开口了。

    封行朗很有耐心的在等待着。

    感觉这些日子,他的人生一直在做着这种看似无聊的等待。封行朗是想急也急不起来,似乎挺能打磨他的戾气。其实也是一种言不出口的无奈感。

    “朗哥……我们……我们真的不能回到过去了吗?”

    酝酿了好一会儿的白默,终于还是带着沙哑之声艰难的开了口。

    “有新的开始,不好么?” 封行朗反问一声。

    “这个开始……真它妈糟糕透了!我一点儿也不喜欢!”白默满是哑涩的沮丧感。

    “默三儿,你才多大点儿年纪啊,就这般接受不了改变?这猿猴都能进化成人类了,还有什么改变是接受不了的呢?!”

    封行朗有一些听似无厘头的道理在说服着沮丧的白默。

    害怕改变,害怕失去……这是大部分人正常不过的本能反应。

    白默的这种沮丧感,封行朗或多或少也会有那么点儿的。只不过封行朗伪装隐藏得很好。

    “朗哥,我想给邦哥重新请新医生……可他们都在拒绝!包括邦哥他自己!”

    白默嗅了嗅鼻子,“朗哥,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还是应该随波逐流的接受邦哥失忆的事实?接受邦哥的改变?”

    “你能有这样的觉悟,不是挺好的吗!”封行朗浅出一丝疲乏的笑意,“朗哥倍感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