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98章 青涩情书3

第1798章 青涩情书3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时的封行朗监听得相当专注。

    甚至能数出小家伙每走一步的节拍和用时。

    不得不说,邢十二弄来的这东西,科技含量相当的强势。连小家伙细微的喘息声都能听得到。

    “砰砰砰……”

    封虫虫小朋友停在一扇紧闭的房门外。门是紧锁着的,任由小家伙如何的拍打都纹丝不动。

    封行朗查看了一下小东西的定位,是在二楼的顶西拐角处。而那扇门在封行朗的记忆中一直是紧锁着的。可为何小东西锲而不舍的一直在拍打那扇门呢?

    难道说,那扇门曾经在某个时段打开过?

    一系列的联想涌了上来:比如说儿子盖好的被子;再比如说儿子打的小饱嗝;还有儿子念念叨叨的大虫虫……应该是个活物才对!

    封行朗的机警度还是相当敏锐的。可此刻在专注的监听之下,却削弱了不少。

    当然,如果在某个大巫面前,他的那点儿小机警程度,完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一股袅袅的幽烟飘扬过来,带上了微微的药草气息。

    侧身躺着的封行朗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四周空气中的成分有所改变,依旧该怎么呼吸就怎么呼吸着。

    就连幽暗处的那声似有似无的叹息声,他都没能察觉到。

    困意在瞬间便层层叠叠的袭来,封行朗还没呼吸几下,就觉得自己的眼皮泛重得快睁不开了。

    这破地方加破沙发,有这么好睡吗?

    封行朗揉了揉越发困乏的双眼,想提起精神继续监听儿子的动静时,却还是被层层叠叠的困意给俘虏了,最终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只骨节分明且稍显粗粝的手缓缓的探了过来,很轻巧的就从封行朗的耳际取下了那枚隐形耳塞;送至自己的耳际听了两三秒之后,又送了回来。

    本是要重新塞回封行朗耳朵里的,可探过来的手微微静顿之后,最终只是放在了他的耳边。

    这张脸依旧俊逸,透着棱角分明的清冽感;将他的英俊染上了一抹邪肆。

    沉睡中的封行朗,少了平日的戾气和诡诈,却多了些许的柔和之美:浓郁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还有那色淡如水的唇……

    果真是自己死了也不得安生呢!即便下了十八层地狱,也能被他骂得上窜下跳!

    九十九次刷脸,是不是可以引申为:他对他的需要?又或者是他对他的怀念?

    可最后一步的尊严……可还是没能守得住!

    八十六次的刷脸,离最终的九十九次……好像还差得不少!

    这将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典型么?似乎感觉自己的这种行为,还是幼稚了那么一些!

    是付出?是讨好?还是谄媚?又或者是另类的舔着脸?

    这样的自问,又得上升到‘一个人活着的价值是什么’的高度了!

    有些东西,既然花了两年多时间都没能想明白……那还想它做什么呢!

    就当它是一种生态平衡吧!

    不是常言有说:一物降一物的么!或许用在他跟他这里,也是适用的!

    骨节分明的手指探了过来,在离封行朗高挺鼻梁上方两厘米处静顿住了……神出鬼没的,蜷起的手指还是落了下来,在封行朗的鼻梁上一刮而过!

    算是报仇了么?!

    还是给他的见面礼?

    二楼传来的拍门声,打断了这样的静默;卫衣人立刻飞身朝楼上飘浮而来。

    “大……大……大虫虫。”

    捕捉到那抹幽影,小家伙欢天喜地的飞奔过来,小嘴巴里一直的念念叨叨。

    几天前。

    新奇的仰视;

    居高临下的俯视。

    小家伙的眼眸里满带着惊奇的光亮,那神情那模样,以及对猎物的好奇欲,跟封行朗何其的神似。

    “嗨,你叫虫虫?”他问。

    小家伙吧唧了两下小嘴巴,算是应了他的问话。随后缓缓的踱步过来,轻轻的举起小手拍了拍他,应该是在判断这个幽影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他附身,温润着眉眼盯看着对他好奇不已的小家伙。

    “我们还真有缘呢!你叫小虫虫……我叫大虫虫!”

    他探过自己的大掌呈现出握手的友好状态,“很高兴见到你!”

    小家伙举起自己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他的大手里,兴奋的哼哼两声。

    “记住了,我叫大虫虫。”

    两分钟后,在那扇原本一直紧锁的房间里,传出了耐心且细致的教导声:

    “林雪落……mama……”

    “大大……大大……大虫虫。”

    “mama……林雪落……是你mama……mama……”

    “大……大大……虫虫……”

    “mama……小虫虫的mama……林雪落!是生下你的那个女人……叫mama!”

    “虫虫……大大……虫虫。”

    “……”

    封行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的事。

    睁开眼皮的那瞬间,他顿时一惊。想快速的从沙发上蹦起身来,却疲软困乏得厉害。

    自己竟然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天呢,自己真够犯混的!

    条件反射的去摸索自己的耳际,却发现那个隐形耳塞掉落在沙发上,便立刻捡拾起来重新塞回自己的耳朵里。

    从隐形耳塞里传出的监听声,让封行朗亢奋不已。

    “mama……mamama……mama……mama……”

    那是小儿子奶声奶气的叫唤声,而且一直不停的重复着。

    “虫虫……虫虫你会喊妈妈了?我家虫虫会喊妈妈了!虫虫你在哪里?”

    亢奋过度的封行朗本能的冲上楼去寻找小儿子的下落。

    “虫虫……虫虫……快应亲爹一声!”

    一听到亲爹的嚷喊声,小家伙撒腿就跑。

    大虫虫是十分钟前消失不见的。小家伙一直在寻找。可还没等他再次找到大虫虫,现在就要被亲爹给先逮住了。

    在有定位的情况下,小短腿的封虫虫小朋友,是铁定跑不过大长腿的亲爹封行朗的。

    在三楼的拐角处,没来得及拐弯差点儿叩墙上的小家伙,瞬间被亲爹封行朗拎离了地面。“虫虫……快叫妈妈……你妈咪要是听到你会叫她妈妈了,指不定要高兴成什么样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