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792章 守候温柔68

第1792章 守候温柔68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邢十二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腼腆,或是害羞;

    而是认认真真的打量着眼前的小老师,目光几乎带上了扫描仪似的功能。这到挺出乎雪落意外的。

    这样太过锐利的盯视,无疑会让对方感觉到不舒服;但邢十二接下来的话……

    “你长得这么丑……我们生出来的孩子能好看吗?!比十五丑的孩子,我是不会喜欢的!”

    “……”雪落简直无语凝噎。

    说真的,她是万万没想到邢十二跟人家小老师第一次见面就聊生孩子!

    关键他竟然还说人家长得丑?!

    以为小老师会愤然大怒,对邢十二痛斥一番;却没想小老师先是一愣,随后便轻淡淡的笑了笑:

    “其实吧,我对我父母给的容貌,还是挺满意的!”

    看起来小老师并没有生气,而是不卑不亢的作答着邢十二对她的嫌弃,“再说了,第一次见面,你就肤浅的以外貌来评判一个人……是不是有点儿不礼貌哈?”

    当小老师说出这几句话后,雪落便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

    或许是因为她的职业素养,或许是因为她本性就温婉善良,小老师的话满带着礼貌的自信,还有对不良态度的小小劝戒。

    邢十二实在是太需要这样的人来调一教他了!

    “……”

    以为小老师会被自己的这番极不友好的话说哭的,可邢十二却被这个小老师反教训了一通。

    “抱歉……真抱歉!我弟弟他顽劣了一些,是他口无遮拦……抱歉啊温老师!”

    雪落连声替邢十二道歉。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小老师的。不但脾气好,而且还胸怀宽广;关键人家长得也不丑好吧!

    “我眼里从没有坏孩子!”

    小老师微微一笑,示意雪落自己并没有生气,“他有你这个好姐姐宠着,难怪会有点儿小任性呢。”

    “纠正一下:她不是我姐……她是我喜欢的女人!”

    邢十二抢过了小老师的话,惋惜的叹息起来,“只可惜她被人先下手为强了!有资格给我生孩子的女人,必须长成她这样才行!像你这么丑的……免谈!”

    还免谈?你这么自负真的好吗?!

    不得不说,邢十二这番话听着真的很气人。感觉人家小老师像是要舔着脸缠着他生孩子一样!

    小老师还是有些小难堪的。毕竟邢十二是个成年男人,不是那些八九岁的孩子。

    “抱歉,我的容貌……让你失望了。祝你早日找到你喜欢的。”

    说完这番话,小老师便尴尬的起身离开了。

    要不是教导主任好言相求,她是不可能出来相亲的。更没想到会遇上邢十二这么个男人。

    “诶……温老师……真的很抱歉……温老师……”

    没追上小老师的雪落,随即便转过身来呵斥一脸无所谓的邢十二。

    “邢十二,你怎么能这样?人家小姑娘招你惹你了,你竟然那么说人家?再说了,人家小姑娘长得哪里丑了?你都什么审美啊?!”

    “我一看她就肯定生不出比十五和小虫虫还好看的孩子来!所以,只能免谈啰!”

    邢十二堆笑起一张隽秀的脸庞看向雪落,“林雪落,这下你可以把小虫虫给我当义子了吧?”

    “你想得美!免谈!”

    那么好的小姑娘都被邢十二给气走了,雪落能有好脸色就奇怪了。

    “林雪落,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邢十二着急起来,“说好陪你来相亲,你就会让小虫虫当我义子的啊!”

    “我就说话不算话来着!你能把我怎么样?!我气死你!气死你!”

    其实雪落更被邢十二气得够呛,“还陪我来相亲?邢十二,你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此时此刻的林雪落,身份已经大不相同了。她不仅成了河屯的儿媳妇,而且还是两个小公子爷的亲妈咪!这样的身份,足以让邢十二不敢把她怎么着!

    “林雪落!你怎么能这么耍无赖呢!”

    邢十二总算是见识了一回:这女人翻起脸来,真的比翻书还快!

    “我就耍无赖来着!怎么着啊?我气死你!气死你!”

    以幼稚对幼稚!雪落觉得自己不要反气一下邢十二,她真会被邢十二给死气的!

    “……林雪落!我真想揍你!”邢十二气得握拳。

    “邢十二,你可要想好了再揍哦!”

    原本想继续激将邢十二的雪落,还是委婉的一些,“你要真敢揍我,别说让我家虫虫给你当义子了,就你敢打他亲妈的行为,怕是他会记恨你一辈子了!”

    毕竟邢十二身手狠厉,要被他气不过真打了,不残也得废。

    “我,我可以不打你!但你也不能出尔反尔吧?”

    邢十二松开了自己的拳头。即便是气急败坏了,他也不可能真揍林雪落的。

    “你先去给温老师道歉……这是她的联系方式!”

    雪落将一张便签塞到邢十二的手中,“记住了,千万不要再惹人家小老师生气了!多好的小姑娘……遇上你这个花岗岩的脑袋,也真够倒霉的!”

    ……

    书香门第,秀而不媚,清而不寒。

    这样的家庭,到是跟邢十二一直以来的生活环境有些大相径庭。

    因为河屯不是个爱舞文弄墨之人,舞刀弄枪更适合他;所以他手下的那些义子们,也没一个是好读勤学者。大多都是不学无术之流!

    洗手间传出的水流声,让邢十二顿住了脚步;百无聊赖之际,他便开始翻看起书架上的书。

    什么《基督山伯爵》、《三剑客》、《儿童心理学》……

    《堆垒素数论》?

    《从杨辉三角谈起》?

    什么鬼?!

    邢十二看得眉头直皱!感觉自己的脑仁完全不够用!

    听到洗手间传来开门的响动,邢十二斜眼睨了一下,正了正自己的上身,摆出一副孜孜求学者的好学姿态。

    “你……你……你怎么跑进我家里来了?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在看清正翻看着自己图书之人竟然是白天相亲的邢十二时,温清清整个人都惊愕了。

    刚沐浴好的她,有着清水出芙蓉似的美好。像一束清纯美好,只可远观却不能亵玩焉的带露花朵。

    “我,我,我,是爬,爬,爬墙……进,进,进来的!”

    邢十二故意学着小老师惊恐万状的腔调,回答她的质疑和问话。“你……你……你真的爬……爬墙进……进来的?怎……怎么可能!我……我家可是住……住在十六楼的啊!”